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秦腔《打金枝》《大拜寿》  

2011-11-05 11:58:32|  分类: 秦腔晋剧蒲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腔《打金枝》《大拜寿》

秦腔《打金枝》《大拜寿》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剧情介绍:《大拜寿》又名《打金枝》、《满床笏》、《望月楼》、《郭嗳拜寿》、《解甲封王》,秦腔传统剧,其中有同名折子戏《打金枝》、《进宫背舌》、《男绑子》流行演出。汾阳王郭子仪寿诞,众家子携妻子前来拜寿,唯六子郭嗳只身前来,席前被嫂弟戏谑。郭嗳气愤回宫,砸坏宫门红灯,殴打妻子明皇之女金枝。金枝进宫背舌,郭子仪绑子上殿。明皇眷念郭家保国功绩,提升郭嗳官职,遂令公主回府赔情。此剧系小生、小旦、须生、净角行当齐全唱做工并重戏。

秦腔《打金枝》易俗社李淑芳http://www.56.com/u11/v_NDk3NDM4MDc.html

 陕西秦腔打金枝全本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g5ODQ5MDY4.html

第一场庆寿

堂侯(引):天上神仙府,地下王侯家。(白):今是王爷与夫人寿诞之日,命我设席挂画,安置已毕,王爷,夫人来也。

(郭子仪,郭夫人上)

郭子仪(诗):天增岁月人增寿,

郭夫人(诗):春满乾坤福满门。(同坐)

郭子仪(诗):二十年间战不休,

郭夫人(诗):保主江山除君忧。

郭子仪(白):位列王侯爵禄厚,

郭夫人(白):荣华富贵乐悠悠。

郭子仪(白):老夫汾阳王郭子仪。

郭夫人(白):妾身赵氏。

郭子仪(白):我命中家孩儿清早朝王谢恩,怎么还不见回来?你我先拜祖先。堂侯!

堂侯(白):有!

郭子仪(白):打扫祖先堂。(拜祖,同上又同下)

郭夫人(白):王爷转上,待妾身拜过。

郭子仪(白):慢慢慢着,你我同是年大之人,望空一拜。

(同拜)

(诗):白马金钩挂两廊,

郭夫人(诗):设席挂画在中堂。

郭子仪(诗):昔日大战昆仑首,

郭夫人(诗):朝王回来笏满床。

郭子仪(白):好一个笏满床。夫人请坐。(同坐)

(内白):众位少爷下朝!

堂侯(白):待我与你传。禀王爷,夫人,众位少爷下朝!

郭子仪(白):命他们一个个执笏进府。

堂侯(白):有请众位少爷。

众兄弟(白):爹娘在上,孩儿拜过。

郭子仪(白):(同声)我儿少礼。

郭夫人(白):(同声)我儿少礼。

众兄弟(白):爹娘恩宽。

郭子仪(白):众家孩儿你们下了朝了?

众兄弟(白):(同声)下了朝了。

郭子仪(白):圣上怎样传旨?

众兄弟(白):(同声)圣上赐来寿衣寿幛,免爹爹三日不朝。

郭子仪(白):真乃是圣明天子。

郭夫人(白):有道的明君。

堂侯(白):宴齐。

郭子仪(白):堂侯看酒,郭暧我儿祭天。

郭暧(白):酒来!(除郭暧,众兄弟同儿媳拜寿)

大郎(白):(同夫人)爹娘在上孩儿跪献三杯。

郭子仪(白):(同声)我儿孝心有了,站起来,哈哈哈!

郭夫人(白):(同声)我儿孝心有了,站起来,哈哈哈!

(以下众兄弟均照样拜毕同饮酒)

(内白)传传传!

堂侯(白):站了,站了!待我与你传!禀王爷,夫人,八位姑爷随带八位姑娘前来拜寿。

郭子仪(白):讲话向外相传,大堂口现有寿衣寿幛,叫他们望着寿幛拜寿,拜寿已毕,东庭书院设席,内中军奉陪,外中军元堂侯令。

堂侯(白):是!下边听着:大堂口现有寿衣寿幛,叫你们望着寿幛拜寿,拜寿已毕,东庭书院设席,内中军奉陪,外中军元堂侯令。

(内白)传传传!

堂侯(白):站了,站了!待我与你传!禀王爷,夫人,满朝文武和太学士李白与王爷拜寿来了。

郭子仪(白):讲话向外相传,大堂口现有寿衣寿幛,叫他们望着寿幛拜寿,拜寿已毕,西花阁设宴,八位姑爷陪客。

堂侯(白):是!外边听着:大堂口现有寿衣寿幛,请你们望着寿幛拜寿,拜寿已毕,西花阁设宴,八位姑爷陪客。这般时候也轮着我与王爷夫人拜寿了。王爷

夫人在上,老奴拜上王爷夫人,多福多寿,万寿无疆。

郭子仪(白):你乃年大戴岁之人,廊下另设一席,畅饮几杯。

堂侯(白):谢王爷夫人。(堂侯举酒盘跪暧前)三少也举杯奉敬,

郭暧(白):酒来!爹娘在上,孩儿郭暧举杯奉敬。

郭子仪(白):我儿的孝心。

郭夫人(白):堂前有酒。

郭子仪(白):阖家太平。(唱):今本是老夫寿诞期,

郭夫人(唱):众孩儿拜寿在筵席。

郭子仪(唱):好一个有道的唐君主,

郭夫人(唱):赐来了寿幛和寿衣。

郭子仪(唱):我有七子并八婿,

郭夫人(唱):富贵寿考世间稀。

郭子仪(唱):老夫要学张公艺,

郭夫人(唱):那张公九世不分居。

大郎(唱):今本是爹娘寿诞期,

二郎(唱):我兄弟七拜在筵席。

四郎(唱):咱都是成双成对的,

五郎(唱):惟有三哥是独自一。

六郎(唱):休怪为弟取笑你,怕老婆人儿无面皮。

众(白):哈哈哈……

郭暧(白):好恼!(唱):郭暧听言心生气,众哥弟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自有本宫独自一。背地里怨声唐昭仪,你不来拜寿为怎的?在宫下怎样叮咛你,你偏偏叫我丢面皮。怒而不息出府去,我要和公主辨是非。(下)

堂侯(白):三爷回来,三爷回来!禀王爷夫人,三爷怒气出府。

郭子仪(白):不好!(唱):奴才一怒出府去,

郭夫人(唱):诚恐进宫惹是非。

郭子仪(唱):叫夫人快速打探去,

郭夫人(唱):待妾身前去看仔细。(同下)

第二场打金枝

秦腔《打金枝·醉打李淑芳

(四彩女引公主上)

昭仪公主(白):侍儿们带路!(唱):头戴翡翠双凤齐,身穿五彩锦绣衣。八宝罗裙腰中系,轻挪莲步往前移。父王当今为皇帝,我本是金枝玉叶驸马妻。公公就是那郭子义,他三子郭暧是御女婿。汾阳王今日寿诞期,众哥弟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单丢下附马独自一。他叫我过府拜寿去,我想此话无道理。自古皇朝有纲纪,那有个为君拜臣的。侍儿们将红灯高挂起,等驸马回宫来再摆宴席。

郭暧(唱):酒席筵前生了气,要与贱人见高低。手捶胸来脚踏地,怒发冲冠锁双眉。低头来在宫门里,一对红灯挂的奇。不见红灯不生气,见红灯叫我恼心里。气恨恨将灯打落地,看她把我能怎的。未吃酒假装有醉意,见了公主论是非。

(进门,生气站一旁)

昭仪公主(唱):一见驸马上了气,不知和谁惹是非。那家文武得罪你,后宫院我对父王提。

郭暧(唱):我未和谁惹闲气,当朝驸马谁敢欺。我今有言来问你,你且与我说来历。今是我父寿筵期,众哥弟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惟有本宫独自一。在宫下怎样叮咛你,你不去拜寿为怎的?

昭仪公主(唱):驸马讲话无道理,听我把话说来历。自古皇家有纲纪,那有为君拜臣的。休怪你妻取笑你,你本是牧牛放马的。

郭暧(白):好恼!(唱):骂声昭仪太无理,

(郭子仪郭夫人:带校尉上)

郭子仪(白):校尉们!一同进宫。

郭暧(唱):本宫把话说来历。你父江山从何起?是我郭家挣下的。动不动你讲君臣礼,难到你不是郭家妻。我的父寿辰你全不理,还说我是牧牛放马的。凭着你的金枝女,把我全没在眼里。越说越恼越生气,打了你看你能怎的。我今宫下打了你,看你父活剥了我的皮。(打介)恨不得一拳打死你!

(郭子仪郭夫人带校尉上)

郭子仪(白)(见状气介)哈哈!嘿嘿!校尉们!将奴才绑了!(校尉绑介同下)

郭夫人(唱):奴才做事太无理,气的老身好着急。走上前来忙施礼,公主不必泪悲啼。奴才大胆得罪你,老身与你双屈膝。我儿郭暧不成器,莫和奴才较高低。

昭仪公主(唱):婆婆莫跪你请起,(扶夫人起)哎!婆婆呀!媳妇把话说来历。你的儿子太无理,将我拳打又脚踢。辞别婆婆出宫去,见了父王诉委屈。

郭夫人(白):(拦挡)公主去不得!

昭仪公主(白):婆婆说是撒手!

郭夫人(白):去不得!

昭仪公主(白):撒手!(推夫人倒地)苦呀!(下)

郭夫人(唱):公主执意出宫去,倒叫老身操心里。王爷绑子上殿去,唐天子未必斩女婿。(下)

第三场背舌

秦腔打金枝-背舌》陈仁义郭明霞余巧云

秦腔《打金枝-背舌》李淑芳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随上些!(唱):孤坐江山非容易,

皇后(唱):全凭文武保社稷。

唐王(唱):安禄山造反兵马起,

皇后(唱):十万里江山好危急。

唐王(唱):多亏太白学士李,

皇后(唱):才搬来大将郭子义。

唐王(唱):老皇兄费尽千条计,

皇后(唱):为国家出尽了汗马力。

唐王(唱):有为王回长安满心欢喜,

皇后(唱):当殿上才把他官职来提。

唐王(唱):封他为汾阳王作官朝里,

皇后(唱):金枝女许郭暧是他儿媳。

唐王(唱):今本是郭皇兄寿辰之喜,

皇后(唱):赐寿礼和寿幛还有寿衣。

唐王(唱):君妃打坐深宫里,

皇后(唱):侍女们取来象牙棋。

(两人下棋)

昭仪公主(唱):可恼驸马太无理,在宫院无故把我欺。把头上翡翠打下地,在身上扯破龙凤衣。怒气不息进宫里,那是父王龙母,哎哎哎!我见了父王龙母哭啼啼!

唐王(唱):见得皇儿泪悲啼,

皇后(唱):无辜伤心为怎的?

唐王(唱):是那家姨母得罪你?

皇后(唱):进前来对你父王提。

昭仪公主(白):哎!父王龙母!(唱):金枝女在宫中珠泪悲啼,

唐王(白):不要啼哭。

皇后(白):缓缓的讲来。

昭仪公主(唱):尊父王和龙母且听仔细!

唐王(白):想是父王将儿惹下了,对你龙母去讲。

皇后(白):阿……是呀,想是你父将儿惹下了,你来对龙母讲说。

昭仪公主(白):哎!龙母!(唱):我父王不曾惹了我。

皇后(白):你父王并未惹下我儿,想是龙母我将儿惹下了,去,对你父王讲说。

唐王(白):是呀!想是你龙母将我儿惹下了,上前来对父王讲说。

昭仪公主(白):哎!父王!(唱):我龙母也未曾将儿欺。

唐王(白):父王和龙母都未曾惹了我儿,那个大胆的将我儿惹下了?不要啼哭,缓缓的讲来。

昭仪公主(唱):当朝驸马叫郭暧,

唐王(白):嗯!郭暧不郭暧,他敢将我儿怎样?

昭仪公主(唱):他吃酒带醉回宫里。

唐王(白):这是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我想驸马招亲以来,言的明白,并不会饮酒。皇儿今天进得宫来却怎么讲下饮酒二字呢?

皇后(白):是呀!你我君妃不得明白,问过皇儿才是。

唐王(白):(同声)这是皇儿!

皇后(白):(同声)这是皇儿!

昭仪公主(白):父王,龙母!

唐王皇后(白):(同声)驸马招亲以来,言的明白,他并不会饮酒。今天皇儿回得宫来,却怎么讲下饮酒二字呢?

昭仪公主(白):父王龙母,驸马原来不会饮酒,自从招亲以来,你儿宫中有酒,他今天也吃哩,明天也尝哩。这吃着尝着嘛……

唐王(白):(同声)怎么样?

皇后(白):(同声)怎么样?

昭仪公主(白):他就大喝起来了。

唐王(白):哦!怎么说驸马原来不会饮酒,自从招亲以来,因我儿宫中有酒,他今天也吃哩,明天也尝哩。这吃着尝着嘛……他就大喝起来了。

昭仪公主(白):正是得。

唐王(白):我且问你,驸马饮酒不饮酒,他将我儿敢怎么样?

昭仪公主(白):父王龙母!(唱):今本是他父寿辰期,众哥弟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单丢驸马郭暧独自一。

唐王(白):你众家哥弟都去拜寿,他们都成双成对,怎么只有驸马是一个人,我儿你向哪里去了?

皇后(白):是呀!我儿你向哪里去了?

昭仪公主(白):儿我在哩。

唐王(白):你在哪里?

昭仪公主(白):儿我已在宫下收拾得整理整齐的。

唐王(白):想必前去拜寿?

皇后(白):噢!想必是前去拜寿?

昭仪公主(白):儿我……

唐王(白):怎么样?

昭仪公主(白):儿我才没去!

唐王(白):这么说你没去?噢!你原来才是进宫辈舌来了!

皇后(白):捣起事非来了!

唐王(白):哼!你公父今天寿辰,你不前去拜寿,却进宫翻起事非来了,真道的该打才是!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你我打坐一旁,莫要睬她!

昭仪公主(白):哎呀父王!(唱):尊声父王莫上气,听儿把话说仔细。盘古至今一贯理,哪有个为君拜臣的。(白):父王!依孩儿心中思想,咱乃是君他乃是臣,君与臣吗……就拜……就拜不得寿!

唐王(白):皇儿讲话差也!论起国法莫要说起,论起家法人家是你的公父,你是人家的儿媳,理应拜寿,却怎么说拜不得呢?

昭仪公主(白):拜不得!

唐王(白):拜得!

昭仪公主(白):拜不得!

唐王(白):拜得!

昭仪公主(白):(哭)拜不得呀!

唐王(白):莫要哭,就是个拜不得,你看好不好?

昭仪公主(白):(笑)好!

唐王(白):好了对你龙母说去,父王我不爱听,该打才是!(作打势)(退到皇后处)

昭仪公主(白):龙母!依儿心中思想,咱乃君他乃臣,君与臣吗……就拜不得寿。

皇后(白):皇儿讲话差也!论起国法莫要说起,论起家法人家是你的公父,你是人家的儿媳,理应拜寿,却怎么说拜不得呢?

昭仪公主(白):拜不得!

皇后(白):拜得!

昭仪公主(白):拜不得!

皇后(白):拜得!

昭仪公主(白):(哭)拜不得呀!

皇后(白):莫要哭,就是个拜不得,你看好不好?

昭仪公主(白):(笑)好!

皇后(白):好了对你父王说去,龙母我不爱听,该打才是!(作打势)(退后又前进)

昭仪公主(白):龙母,你对我父王讲去,就说拜不得寿。

皇后(白):我不去。

昭仪公主(白):你去些!

皇后(白):我不去。

昭仪公主(白):你,你,你去,你去……(哭)

皇后(白):好好好,你莫要哭了,我去我去,把你就惯成了!万岁!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皇儿说来拜不得寿,你也就说上个拜不得。

唐王(白):这是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皇儿不懂得道理,难道你也装糊涂不成?

皇后(白):妾妃焉能不知,只是皇儿哭得要紧,你说了拜得她又啼哭。

唐王(白):好好好!就算个拜不得,叫她往下讲来。

皇后(白):皇儿过来,你父王说来拜不得寿。

昭仪公主(白):你看怎样?我说是拜不得,你总是说拜得拜得,你看,还是个拜不得!

唐王(白):本来就拜得么。

昭仪公主(白):哎呀父王!(唱):他进宫不施君臣礼,将儿拳打又脚踢。

唐王(白):怎么?他还敢打我皇儿?

昭仪公主(白):正是!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你看驸马当真了不得了,竟然打起皇儿来了!你去看是青伤还是红伤?若有伤痕,定要将驸马杀了!剐了!与我儿出气。

皇后(白):待我去验,驸马当真了不得了,竟然打起皇儿来了!皇儿往前站,叫龙母看驸马将我儿打得什么伤痕。

昭仪公主(白):龙母,儿有伤哩还验看什么呢!

皇后(白):龙母我一定要验。

昭仪公主(白):怎么你一定要验?龙母你附耳来(耳语)龙母,儿才没有伤。

皇后(白):怎么你没有伤?你父王若问,该用何言答对?

昭仪公主(白):你就说有伤哩。

唐王(白):这是梓童!命你去验皇儿的伤痕,或是青伤,或是红伤却怎么慢慢腾腾的不见回话呢?

皇后(白):皇儿说他有伤哩,想必是有伤哩。

唐王(白):怎么说皇儿说他有伤,想必就是有伤。难道你就没有验看吗?

皇后(白):我就没有验。

唐王(白):哈哈!我把你个老不中用的!

皇后(白):中用的上前。

唐王(白):闪开!待我去验。皇儿过来待父王验看,驸马将我儿打的是什么伤痕,若是有伤,父王立刻登殿将郭暧杀了剐了,好与我儿消气。

昭仪公主(白):父王儿有伤哩,我龙母方才验过了,你还验啥呢?

皇后(白):这哇!我何时可验来!

唐王(白):你龙母验了父王我不信,还要亲眼验看。

昭仪公主(白):怎么一定要验?

唐王(白):一定要验!

昭仪公主(白):一定要看?

唐王(白):一定要看?

昭仪公主(白):一定要验的时节你就与我看看看!

唐王(白):(看)哎呀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驸马当真了不得了,他将我皇儿身上打的嘛……

皇后(白):怎么样?

唐王(白):才没有伤。

皇后(白):哼!国王家的女儿,进宫辈起舌来了。

唐王(白):翻起是非来了。

昭仪公主(白):哎父王!(唱):他言说父王江山从何起,尽都是郭家东挡西杀南征北剿汗马功劳争下的。

唐王(白):(背语)好一郭暧这就不是!你夫妻争吵,为何提起孤家的江山来了。(向昭)往下讲来。

昭仪公主(白):父王,依孩儿心中思想,咱这十万里江山乃是先君爷家留下来的,他郭家挣了个什么呢?

唐王(白):皇儿讲话差也,父王这十万里江山,原是人家郭家汗马功劳挣下的,父王和你龙母才能安然而受之。

昭仪公主(白):哼!留下的!

唐王(白):挣下的。

昭仪公主(白):留下的!

唐王(白):挣下的!

昭仪公主(白):(哭)留下的么!留下的……

唐王(白):好好好,就是先君爷留下的,你看好不好?

昭仪公主(白):(笑)好!

唐王(白):好了对你龙母讲说,父王我不爱听。

昭仪公主(白):龙母!依孩儿心中思想,我父王这十万里江山乃是先君爷家留下来的,他郭家挣了个什么呢?

皇后(白):皇儿差也,你父王这十万里江山,原是人家郭家汗马功劳挣下的。

昭仪公主(白):哼!留下的!

皇后(白):挣下的。

昭仪公主(白):留下的!

皇后(白):挣下的!

昭仪公主(白):(哭)留下的么!留下的……

皇后(白):好好好,就是先君爷留下的,你看好不好?

昭仪公主(白):(笑)好!

皇后(白):好了对你父王讲说,龙母我不爱听。(欲打)

昭仪公主(白):(退而又进)龙母,你对我父王去说。就说是留下的!

皇后(白):这话我说不了。

昭仪公主(白):嗯!你去!

皇后(白):我不去。

昭仪公主(白):你去!

皇后(白):我不去!

昭仪公主(白):你你你去……(哭)

皇后(白):好好好我去,你在莫要哭了,万岁!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皇儿说这十万里江山,是先君爷家留下的,你就说是留下的。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我今天看出你母女的意思来了。

皇后(白):看出是么意思来了?

唐王(白):你母女二人打的是通通鼓,展的是顺风旗。

皇后(白):妾妃焉有不知,只是娃哭得要紧么。

唐王(白):好!就是先君爷家留下的,叫他往下的讲来。

皇后(白):皇儿过来。

昭仪公主(白):龙母。

皇后(白):你父王说来,咱这十万里江山,是先君爷家留下的。

昭仪公主(白):你看,你看怎么样!我说是留下的,你总是说争下的,这到底还是个留、留、留下的……!

唐王(白):这本来就是人家争下的。

昭仪公主(白):哎父王!(唱):请父王杀附马与儿出气,你不杀小郭暖儿我不依。

唐王(白):这个!(唱):皇儿宫中表心意,可笑驸马没道理。你夫妻争吵呕了气,为何将王的江山提。他言说王坐江山非容易,本是他郭家南征北战东荡西杀汗马功劳争下的。王这里坐延年辇上殿去,定要把郭暧斩首级。

皇后(白):万岁!(唱):劝万岁莫要心生气,听妾妃把话说仔细。汾阳王今日寿诞期,七子八婿摆筵席。一对对小夫妻都去贺喜,惟有那三子郭暧独自一。皇儿撒娇不肯去,驸马焉能不着急。兄弟妯娌闲言语,说的老三红面皮。回宫与儿论道理,她必然说话没高低。说什么纲纪君臣礼,大言大语把人欺。说的驸马生了气,争吵几句难免的。你休听皇儿一面理,她撒娇任性翻是非。漫说驸马还有理,即就是有罪也斩不得。万岁江山谁保你,少不了郭家父子定社稷。你今不当为别的,全当为的咱自己。消一消火来压一压气,那个岳父大人斩女婿。只有你坐车辇上得金殿去,将驸马莫要杀……

唐王(唱):王我将他剐了?

皇后(唱):将他的官职……

唐王(唱):王我把他的官职革了?

皇后(唱):再往上连升三级。

唐王(唱):梓童讲话没道理,他不该把王爱女欺。越思越想越生气,我定要把郭暧……(偷看昭仪)千刀剁万刀剐活剥了皮。

昭仪公主(白):哎哎哎!这怎么当真要杀驸马哩呀!哎父王!(唱):走上前来扯龙衣,父王莫忙听仔细。驸马吃酒上了气,儿不该进宫诉委屈。龙母说的有道理,夫妻争吵是常有的。劝声父王消消气,斩坏了驸马……

唐王(唱):与我儿就把气出了!

昭仪公主(唱):儿我该怎的?

唐王(白):哈哈哈……(唱):孤要斩郭暧是假意,她母女果然着了急。寡人立刻上殿去,再叫梓童听仔细。将皇儿领奔后宫里,一霎时与驸马加官进级。

皇后(白):好呀!(唱):听罢言来深施礼,叫皇儿随娘到后宫里。(下)

唐王(唱):转回头来叫长隧,后宫院与王换龙衣。第四场绑子(二幕前)

郭子仪(内唱):汾阳王绑劣子满腔生气,(郭子仪,校尉带郭暧上)校尉们!

校尉(白):有!

郭子仪(白):押上走!(绕场,见郭暧)唉!奴才……(唱):骂一声郭暧儿招惹是非。曾不记父平日叮咛与你,谁似你竟这样不分高低。想从前安禄山曾把兵起,他要夺唐室的锦社稷。带人马杀到了长安城里,把一个唐天子赶奔蜀西。李太白荐为父领王旨意,率领着众三军前去杀敌。有为父用尽了千方百计,才斩了安禄山儿的首级。万岁爷见人头龙心欢喜,把为父调进京官上加级。父封王儿封侯同在朝里,又把那金枝女与儿作妻。招东床那一件不如儿意,谁叫你回宫去惹事生非。臣欺君犯灭门非同儿戏,打金枝犹如同来把君欺。小奴才你一死祸由自取,连累我年迈人也受委屈。

郭暧(白):哎爹爹呀!(唱):爹爹不必心生气,听儿把话说仔细。今日是爹爹寿辰期,众哥弟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单丢你儿独子一。儿回宫说她两三句,她笑儿是牧牛放马的。儿本是堂堂男子体,

郭子仪(白):呀呀呸!什么堂堂男子体!

郭暧(唱):岂能与她把头低。要娶娶个庶民女,也免你儿受委屈。国王家女儿无道理,撒娇任性把人欺。见红灯才能进宫去,无事不敢到宫里。见面先施君臣礼,夫妻话儿然后提。一句言语不如意,她就立刻皱双眉。儿不愿再受这样气,不能时常把头低。爹爹押儿上殿去,不怕万岁斩首级。任他刀杀或剑劈,那怕他把儿活剥皮。

郭子仪(唱):奴才讲话有道理,倒叫老夫没说的。儿呀你不怕死?

郭暧(白):儿不怕死!

郭子仪(唱):不怕死随父上殿去,(二幕启)或儿死或儿活看儿的造化高低。九龙口里双屈膝,跪倒了罪臣郭子仪。

唐王(唱):有为王抬头用目观,品级石跪倒了皇兄子仪。为王忙离龙位里,上前来将皇兄急忙搀。论国法该行君臣礼,论家法你是我女儿亲戚。从此后见为王莫行大礼,你和寡人并肩齐。亲手儿端过红朱蛟椅,咱君臣对面坐把朝事提。为王打坐龙位里……

郭暧(白):绑坏了……

唐王(唱):耳听殿角喊委屈,明知他是郭门婿。佯装不知问来历,问皇兄绑的谁家子。你与寡人说仔细!

郭子仪(唱):奴才郭暧臣的子,打了公主把君欺臣替万岁传旨意,刀斧手!(唱):把郭暧推下斩首级!

唐王(唱):慢着!(唱):刀斧官儿休无礼,寡人言来听心里。为王当殿无旨意,那一个敢斩御女婿。你们一个一个下殿去,与儿升官戴帽换朝衣。(换衣)在项上挂一柄金如意,你与寡人保社稷。一面金牌交与你,文武臣不敢把儿欺。满朝文武休提起,即就是儿的父汾阳王。他为大、儿为小也不能把儿怎样的!(接牌)

郭暧(白):爹爹你看!

郭子仪(白):便宜了你个奴才!

唐王(白):儿呀!(唱):话虽如此要牢记,生身父还要孝顺莫可欺。

郭暧(白):儿知罪了。

唐王(唱):既知罪莫跪你快起,再叫皇兄听心里。他少年夫妻伤和气,你我少管闲是非。亲翁莫恼下殿去,改日与你摆筵席。

郭子仪(白):臣遵旨!(唱):好一个有道唐天子,不斩我儿还加级。一来是爱的金枝女,二来是为的王社稷(深施一礼下殿去)再叫我儿听仔细,万岁他有爱婿意,不斩我儿还晋级。从今后不能太任意,再莫要宫下惹是非。慢说是庶民百姓为儿女,唐王爷也是一样的。

郭暧(白):儿我记下了。

郭子仪(唱):我儿一定要牢记,回府去再对夫人提。(下)

唐王(唱):见得皇兄下殿去,再叫郭暧听心里。寡人今年五十一,只有一女甚爱惜。谁家都有儿和女,将心比心一样的。儿的姐妹出嫁去,被人打骂你依不依?

郭暧(白):儿臣知罪了。

唐王(唱):既知罪随父后宫去,对你龙母说仔细。(同下)

第五场面和

(内唱)后宫门外下了车(唐王携郭暧上)

唐王(白):梓童,梓童……这她向哪里去了……梓童!

皇后(白):(携公主上)万岁!

唐王(白):皇儿呢?

皇后(白):现在身后,我且问你驸马呢?

唐王(白):在王身后,乘你我君妃在此,叫他夫妻见上一礼,就算把事情了解了。

皇后(白):如此我叫皇儿。

唐王(白):我叫驸马。

皇后(白):这是皇儿!

唐王(白):这是驸马!

皇后(白):(同声)来来来,你二人见上一礼,将前事岂不丢搭过手了。

唐王(白):(同声)来来来,你二人见上一礼,将前事岂不丢搭过手了。

昭仪公主(白):儿不与他见礼。

唐王(白):(同声)来来来,见上一礼。

皇后(白):(同声)来来来,见上一礼。

昭仪公主(白):儿不与他见礼!

唐王(白):(同声)哎!见上一礼。

皇后(白):(同声)哎!见上一礼。

昭仪公主(白):谁和他见礼!

郭暧(白):谁和你见礼!

唐王(白):(同声)哎、哎、哎!

皇后(白):(同声)哎、哎、哎!

唐王(唱):他两个扭东又列西,回头来骂声儿昭仪。

昭仪公主(白):父王!你说你将驸马杀了剐了,怎么又领进宫来气、气、气!气孩儿来了……

唐王(白):哎!奴才呀!(唱):听父王把话说仔细,今本是你公父寿诞期。兄弟们拜寿在筵席,他都是成双成对的。为何丢驸马独自一,儿呀你听了父的好言语。快与你公父拜寿去,少年夫妻伤和气。岂能时常记心里,再敢任性太执意。从今后莫要回宫里。

昭仪公主(白):儿我就不想回来了。

唐王(唱):再强辨我便要……来打你--

昭仪公主(白):苦呀!(哭)

皇后(白):哎!(护掩)

唐王(唱):看起来还是你惯大的,说罢了女儿劝门婿。再对驸马把话提,从今后宫门红灯免挂起。

昭仪公主(白):哎呀父王,宫门上的红灯就免得的。

郭暧(白):哎呀父王!就免得。

昭仪公主(白):免不得!

郭暧(白):免得!

唐王(白):哎!免得免不得,就糊里糊涂的免了吧!(唱):君臣礼儿也再休提,

昭仪公主(白):哎呀父王!宫门上的红灯你都免了,留下这个君臣之礼吗……可千万免不得,孩儿我还要仗你老人家的这个老势呢!

唐王(白):噢?怎么你还要仗父王我的老势呢?

郭暧(白):父王,宫门上的红灯你都免了,留下这个君臣之礼吗……也就免得!

昭仪公主(白):免不得!

郭暧(白):免得!

昭仪公主(白):免不得!

唐王(白):哎!免得免不得,就糊里糊涂的免了吧!(唱):免去了红灯君臣礼,出宫进宫是一样的,从今后再休伤和气,也免父王操心里。一样都是儿和女,父王和你龙母疼女也爱女婿。

郭暧(白):父王,孩儿我记下了!

昭仪公主(白):哎!就说你没有父王?那是我的父王、把人家的父王抢着叫父王呢,真没见过。

唐王(唱):夫妻和好要牢记,再休把王的社稷提。相亲相敬是正理,休要争吵惹是非。

郭暧(白):孩儿记下了。

唐王(白):梓童!

皇后(白):万岁。

唐王(白):孤我看今天这事有些难办,你我二人以在下面用茶,任凭他俩个打架。梓童!说是你随着我来。

皇后(白):万岁前行。(公主拉住)

唐王(白):梓童随上些。

皇后(白):万岁前行。(公主拉住皇后不让走)

唐王(白):哎!你怎么慢慢腾腾地。说是你前行!哈哈哈……(同下)

郭暧(白):观见父王龙母都已走去,我不免乘此机会与公主上前见得一礼。那是公主,那是唐君瑞,咦,啊,哈哈哈……,本宫这厢有礼了。(不理)想必是她没有听见,本宫二次上前有礼。这是昭仪,公主!这,啊!哈哈哈……(长随上)

长随(白):驸马请来用茶!

郭暧(白):不用打下去。(长随下)这是昭仪,公主!这,啊!哈哈哈……本宫二次与你施礼了!(又不理)(长随拿垫子上)

长随(白):驸马请用!

郭暧(白):不用!打下去!(长随下)来么来么尽然臊起本宫的摊子来了。公主,本宫与你施礼了,礼来,礼到。(还是不理)嗒嗒嗒!休走本宫的皮拳下来了!

昭仪公主(白):住住住了!方才在宫下没有打够,如今撵到公里打来了,要打的时候你就与我打打打!打死吧!

郭暧(白):瓜呆子,本宫我才舍不得打你呢!(俩人和好。亮相)

剧终

秦腔 宋上华 康正绪 何振中主演的 打金枝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rxLaSB3DaI/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g60iaaH5_w/

秦腔《打金枝》《大拜寿》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秦腔《大拜寿》

秦腔《大拜寿》全本 上集 西安易俗社演出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kyNjY2MTI=.html

秦腔【大拜寿】全本 下集 西安易俗社演出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kyNzc1NTY=.html

郭子仪(内唱):汾阳王绑劣子满腔生气, 

            (郭子仪,校尉带郭暧上) 校尉们!

校 尉(白):有!

郭子仪(白):押上走!(绕场,见郭暧)唉!奴才…… 

      (唱):骂一声郭暧儿招惹是非。

              曾不记父平日叮咛与你,

              谁似你竟这样不分高低。

              想从前安禄山曾把兵起,

              他要夺唐室的锦绣社稷。

              带人马杀到了长安城里,

              把一个唐天子赶奔蜀西。

              李太白荐为父领王旨意,

              率领着众三军前去杀敌。

              有为父用尽了千方百计,

              才斩了安禄山儿的首级。

              万岁爷见人头龙心欢喜,

              把为父调进京官上加级。

              父封王儿封侯同在朝里,

              又把那金枝女与儿作妻。

              招东床那一件不如儿意,

              谁叫你回宫去惹事生非。

              臣欺君犯灭门非同儿戏,

              打金枝犹如同来把君欺。

              小奴才你一死祸由自取,

              连累我年迈人也受委屈。

更多剧种、更多剧目、更多名家、全本大戏、精彩片段好戏连台《打金枝》130部

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14090584.html

好戏连台025《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685830919/

黄梅戏《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64573308/

评剧《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533710549/

黄梅戏《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64573308/

河北梆子《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56343523/

豫剧《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50639603/

吕剧《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51761147225/

秦腔《打金枝》《大拜寿》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485117174/

京剧《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47301083/

晋剧《打金枝》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1046512491/

  评论这张
 
阅读(9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