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山东吕剧戏曲艺术片04《三娘教子》  

2011-06-17 15:09:11|  分类: 山东地方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吕剧戏曲艺术片04《三娘教子》

山东吕剧戏曲艺术片04《三娘教子》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明代,儒生薛广,往镇江营业。家中有妻张氏,妾刘氏、王氏。刘氏生一子,乳名倚哥。又有老仆薛保。薛广在镇江,适遇同乡人,以白金五百两,托带回家。不料其人吞没白金,购一空棺,停厝荒郊,以为薛广灵柩,回乡报知张氏等,举室嚎啕,使薛保运回灵柩安葬。后家渐衰落,张、刘不能耐贫,先后改嫁。三娘王氏深鄙之,誓与薛保茹苦含辛,抚养倚哥,送之入学,己则织布以易升斗之栗。倚哥在学堂被同学讥为无母之儿,气愤回家,遂不认三娘为母,语语挺撞,三娘怒不可遏,将刀立断机布,以示决绝。幸薛保竭诚劝导,母子始和好如初。薛广在镇江生意衰败,后丛伍,官至兵部尚书。十几年后薛倚金榜题名,新科状元。父子相认团圆一家,荣归故里。而此时薛倚的大妈、亲妈又丢弃自己的家都来认丈夫和状元儿子,三娘劝张氏回家照顾老伴,劝刘氏也回家照顾老伴和几岁的孩子。并告诉她们:欲尝甜瓜自己种,自种苦瓜自己尝。映证了古人一句话:小人常戚戚,君子坦荡荡。演绎了一场令人感动的真实故事。

山东吕剧戏曲艺术片04《三娘教子》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京剧《三娘教子》

领衔主演:迟小秋 朱 强

导演:孙元喜

 京剧剧本《三娘教子》全折http://qinghonghua.blog.163.com/blog/static/356394200771211933275/

《三娘教子》是出传统骨子老戏,又名《双官诰》。近些年来上演的《三娘教子》大多是“教子”这一折,很少有人唱全本的《三娘教子》。此次程派演出全本《三娘教子》,迟小秋把程派寓刚于柔、幽咽委婉的特点把握得恰到好处,将优美的程派唱腔展现得淋漓尽致,并将唱腔重新设计,和原来的风格统一贴切。整出戏以情动人,以情感人,深受广大观众好评。

剧情简介:

明代,薛家三兄弟长兄去逝,留寡妻张氏,二弟薛奇有妻刘氏生子倚哥,三弟薛衍妻王春娥为人贤惠忠厚,宽于待人。薛奇出外经商,薛衍进京赶考,张刘二氏为图家财,假说薛衍赶考途中丧命,逼春娥改嫁,此时得知薛奇经商途中船遇风浪不幸身亡,刘氏惊痛命家人薛保运回灵柩安葬。张刘二氏趁机席卷家财变卖房产,刘氏抛弃亲子,先后改嫁,王春娥立志守节,抚养孤儿倚哥,一日倚哥在学中被讥为无母之儿,受气回家,不听春娥教训,春娥怒,以刀断机布以示决绝,薛保从中劝解,倚哥幡然悔悟,自此三娘含辛茹苦与薛保三人相依为命,苦渡一十三载终将倚哥抚养成才,得中状元。薛衍历尽艰辛沙场建功,得任兵部侍郎,并与倚哥叔侄相见,荣归故里,痛斥张刘二氏春娥以德报怨,晓以是非,赠与银钱,令其安分度日,至此春娥、薛衍、倚哥、薛保一家欢聚。

(王春娥上。)

王春娥(引子)守冰霜贞节为本,效寡居教子成名。

(念)可叹儿夫丧镇江,每日织机度日光。但愿我儿龙虎榜,留下美名万古扬。

(白)奴家,王氏春娥。配夫薛广,去往镇江贸易,不想命丧镇江,多亏薛保搬尸回来,可恨张、刘二氏,见儿夫一死,一个个另行改嫁。是我对天洪誓大愿,永不改嫁,抚养前房之子,取名倚哥,南学攻书去了。我不免机房织绢便了。正是:(念)云雾不知天早晚,雪深哪知路高低。(二黄慢板)王春娥坐草堂自思自叹,思想起我儿夫好不惨然。遭不幸薛郎夫镇江命染,多亏了老薛保搬尸回还。奴好比南来雁失群无伴,奴好比破梨花不能团圆。薛倚儿好一似无弓之箭,老薛保好一似浪里舟船。将身儿来至在机房织绢,等候了我的儿转回家园。

薛倚哥(内白)走吓。

(薛倚哥上。)

薛倚哥(二簧原板)有薛倚在学中来把书念,怀抱着圣贤书转回家园。众学友一个个说长道短,他道我无娘亲好不惨然。因此上回家去,

(薛保上。)

薛保(白)这般时候,还不见东人回来,待老奴外面看来。

薛倚哥(二簧原板)与母争辩,又只见老薛保站立门前。

(白)参见薛保。

薛保(白)东人回来了。

薛倚哥(白)回来呢。我妈呢?

薛保(白)你母亲在机房织绢。

薛倚哥(白)带我去见。

薛保(白)且慢,随老奴后面用饭。

薛倚哥(白)见过我妈,再吃饭。

薛保(白)你就要来吓。(笑)哈哈哈……

薛倚哥(白)就来的。

(薛保下。)

薛倚哥(二簧原板)听说是我母亲机房织绢,走上前施一礼儿见母安。(白)参见母亲。

王春娥(白)罢了。儿吓,回来了?

薛倚哥(白)回来呢。

王春娥(白)为何今日下学甚早?

薛倚哥(白)先生不在学中,故而回来甚早。

王春娥(白)那书来背。

薛倚哥(白)妈吓,吃完了饭在背书。

王春娥(白)背了书再去用饭。

薛倚哥(白)要背就得背。

王春娥(白)将脸朝外。

薛倚哥(白)是。

王春娥(白)背吓。

薛倚哥(白)妈吓,我忘了书尾。

王春娥(白)自有忘了书头,哪有忘了书尾的道理?

薛倚哥(白)不错,忘了书头了。妈吓,你提我一句。

王春娥(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薛倚哥(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王春娥(白)"为……"薛倚哥(白)妈吓,咱们家里为什么?

王春娥(白)"为人谋面不忠乎?"

薛倚哥(白)哦,"为人谋面不忠乎?"唬唬唬,香炉瓦灯唤唤呵唬。

王春娥(白)往下背。

薛倚哥(白)往下背。

王春娥(白)叫你往下背。

薛倚哥(白)叫你往下背。

王春娥(白)咀。薛倚哥(白)咀。

王春娥(白)指望儿在学中攻读,谁想儿在外面贪顽,贪顽不知紧要,岂不误了儿的青春年少。还不与我跪了。

薛倚哥(白)要跪就得跪。

王春娥(白)畜生吓!

薛倚哥(白)畜生吓!

王春娥(二簧原板)小奴才不读书把娘气坏,有几个年幼人儿且听来。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石敬塘十三岁拜帅登台。三国中周公瑾名扬四海,七岁上学道法人称将才。十三岁在东吴挂印为帅,烧曹兵八十三无处葬埋。那都是父母养非神下降,难道说小奴才禽兽投胎?(白)也罢。(二簧摇板)手执家法将儿来打,

薛倚哥(二簧摇板)你打别人孩儿好不害羞。(白)妈吓,你要打,生一个打,养一个打。你打别人的孩儿,好不害羞,好不害臊。

王春娥(白)儿吓,这两句话,哪个教道与你?

薛倚哥(白)饭也会吃,书也会念,这两句话,还不会说么?

王春娥(白)话倒是两句好话,可惜儿太讲迟了。

薛倚哥(白)你今天不打我,我还不说呢。

王春娥(白)哎,天吓!薛倚哥(白)哎,地吓!白相去哉。

王春娥(二簧原板)小奴才一言问住了我,闭口无言王氏春娥。叫一声薛郎夫阴曹等我,等候了你的妻同见阎罗,我那薛郎夫吓……

(薛保上。)

薛保(二簧原板)小东人下学来机房闯祸,好一似火上又把油泼。

(王春娥哭。)

薛保(白)哎呀!(二簧原板)三主母在机房啼哭闷坐,转面来问一声东人一个。(白)东人。

薛倚哥(白)干什么?

薛保(二簧原板)你的母教训你非为之过,为什么将好言当作了恶说,东人哪……

薛倚哥(白)你少管我们家里闲事。

薛保(白)嗳……(二簧原板)这才是养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来师之惰。老薛保进机房双膝跪落,双膝跪落,(白)三娘吓……(二簧原板)问三娘发雷霆却是为何?

王春娥(二簧原板)老薛保你不必苦苦哀告,三娘言来细听根苗:自古道养娇儿终身有靠,又谁知小奴才平日无故,半路途中,跌了奴一跤。

薛保(二簧原板)劝三娘休得要珠泪双掉,老奴言来细听根苗:千看万看,看东人年纪小,望三娘念东人下世早,只留下这一根苗,必须要轻打轻责,饶恕他一遭,下次不饶。

王春娥(二簧原板)你道他年纪小,心不小,说出话来雅赛铜刀。自古道,人无有千日好,花开哪有百日姣?织什么机来把什么子教,(白)也罢,

薛保(白)三娘忍耐了吧!

王春娥(二簧摇板)割断了机头两开交。

(王春娥哭。)

薛保(白)哎呀!(二簧摇板)见三娘怒冲冲把机头割断,吓得我老薛保胆战心寒。走上前来好言相劝,尊一声三主母细听根源:都只为老东人镇江命染,是老奴千山万水,万水千山,搬尸回还。(白)老奴好恨!

王春娥(白)恨着何来?

薛保(白)三娘,(二簧摇板)恨只恨张、刘二氏,他把心肠改变,一个个反穿罗裙另嫁夫郎。

王春娥(哭)哎呀……

薛保(白)老奴好喜!

王春娥(白)喜从何来?

薛保(白)三娘,

(二簧摇板)喜只喜三主母发下洪誓大愿,你言道永不改嫁教训儿郎。

王春娥(白)哎呀……

薛保(白)三娘不言,老奴明白了。

王春娥(白)明白何来?

薛保(白)三娘,(二簧摇板)莫不是见那张、刘二氏心肠改变,你也要反穿罗裙另嫁夫郎?

王春娥(哭)哎呀……

薛保(白)三娘你要走只管走,你要嫁只管嫁。

王春娥(哭)哎呀……

薛保(二簧摇板)留下了老的老,小的小,在沿门讨饭,我也要扶养他薛门中后代香烟,哦,哦,哦,好不明白的三娘吓……

王春娥(二簧摇板)我哭,哭一声老薛保,叫,叫一声老掌家。都只为小奴才下学甚早,我叫他拿书来背,他一字也不晓。

薛保(白)三娘就该打。

王春娥(二簧摇板)手执家法未曾打下,他,

薛保(白)他讲些什么?

王春娥(二簧摇板)他,他,他,他言道我不是他的亲娘。

薛保(白)三娘忍耐了吧!

王春娥(二簧摇板)啊啊啊……老掌家……

薛保(白)哦。(二簧摇板)听罢言来才知情,回头埋怨小东人。(白)东人这里来。

薛倚哥(白)干什么?

薛保(白)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薛倚哥(白)你们两个人唱的半天,怎么我的不是?

薛保(白)你下学回来,一言冒犯你母亲,就该上前,领责才是。

薛倚哥(白)什么叫"领责"?

薛保(白)就是挨打。

薛倚哥(白)挨打疼不疼?

薛保(白)焉有不疼之理?

薛倚哥(白)你晓得疼,你替我去挨罢。

薛保(白)哎呀,东人哪,去与不去,但凭与你。将老奴推倒在地,倘有不测,看你母子怎生得了?

薛倚哥(白)哦吓,你的唱功不好,做功倒不错。你不要哭,我去就是了。

薛保(白)待老奴教道于你。

薛倚哥(白)你教于我。

薛保(白)现有家法在此,顶在头上,跪在你母亲面前,你就言道:"母亲吓母亲,孩儿下学回来,一言冒犯母亲,现有家法在此,望母亲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打儿一下,如同十下;打儿十下,如同百下;打在儿身,痛在娘心。"你母亲有爱子之意,她就不打你了。

薛倚哥(白)这两句话我会呢。

薛保(白)东人回来。你母亲问你,就说你自己讲的,不要说老奴教道于你。

薛倚哥(白)我晓得了。孩儿下学回来,一言冒犯母亲,现有家法在此,望母亲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打儿一下,如同十下;打儿十下,如同百下;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娘吓,你饶了我吧!

王春娥(白)儿吓,你早有这两句话,免得为娘一场恶气。

薛倚哥(白)娘吓,这话不是我会说的,是老薛保教与我的。

薛保(白)三娘,老奴跪下了。

王春娥(二簧快三眼)老薛保你莫跪一旁立站,

薛保(白)多谢三娘。

王春娥(二簧快三眼)骂一声小奴才细听娘言:(二簧原板)遭不幸儿的父镇江命染,多亏了老薛保搬尸回还。有为娘不改嫁为的哪个?都只为儿年小,他年老,儿小他老,他老儿小,无依无靠,娘心不安。(白)也罢!

薛保(白)三娘教训了罢。

王春娥(二簧慢板)手执家法将儿来管,

薛保(二簧摇板)老薛保向前忙遮拦。你要打将老奴责打几下,你,你,你,你要打我的小东人,老奴心酸。

王春娥(白)呀!(二簧摇板)老薛保只哭得我心好惨,他主仆的恩情重如山。走上前来用手搀,(白)儿吓,(二簧摇板)从今后读书不要贪玩。

薛保(白)着吓!

王春娥(二簧摇板)我的儿好好的把书来念,

薛保(二簧摇板)要做高官有何难?

王春娥(二簧摇板)但愿得我的儿鳌头来占,

薛保(白)三娘,(二簧摇板)三娘教子万古传。

王春娥(白)薛保,我儿,来吓。 

更多《三娘教子》http://www.zohou.com/2010/1202/94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12)|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