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京剧名家——史依弘  

2011-07-30 19:06:15|  分类: 国粹京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名家——史依弘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史依弘,女,1972年生,原名史敏,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工旦角。汉族,出生于上海,原籍江苏溧阳。毕业于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先后师从张美娟、于永华以及戏曲声乐专家卢文勤等。史依弘由武旦开蒙,后潜心研究梅派艺术,成为文武兼擅,风格鲜明,具有时代特色的新一代京剧演员。擅演剧目有《杨门女将》、《白蛇传》、《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昭君出塞》、《杜鹃山》、《沙家浜》、《红灯记》等。

京剧龙凤呈祥陈少云 李军 史依弘(孙尚香)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jly7rmVkYi4/

艺术经历

史敏天资聪颖,且勤学不倦。在她成长阶段,曾先后从师张美娟、华华、许美玲、李玉茹、于永华、张洵澎等名师以及戏曲声乐专家卢文勤;在研究生班学习期间,史敏又得到李金鸿、杨秋玲等名家的倾力指教,使她成为艺术修养好,文化水平高,综合素质全面的京剧艺术之星。

1982年考入上海市戏曲学校京剧班,习京剧武旦,受教于著名京剧演员、教育家张美娟。在校期间,史敏即以扮相亮丽,基本功扎实而崭露头角,为该校尖子生。1986年,年仅十四岁的史敏以《挡马》一剧参加上海戏曲武功电视大赛,在成年演员林立的对手中获取二等奖。后向戏曲声乐专家卢文勤学习发声方法,向文武并重的艺术道路发展。

1990年正式进入上海京剧院,成为剧院重点培养的年轻演员。1991年,以《火凤凰》一剧,参加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荣获“优秀表演奖”。1994年,以《扈三娘与王英》荣获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第五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被推选为首届“中国京剧之星”。1994年底,在上海京剧院创编的新编海派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中,饰演以身殉义的宫女寇珠,再一次以其全面发展的艺术风格,塑造了一位令人同情的艺术形象,该剧上演后,备受观众喜爱,屡次赴福建、广东、北京、天津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区演出,并拍摄成电视连续剧。

1996年,史依弘考入由文化部主办的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受到了杜近芳、李玉茹、李金鸿等京剧艺术家的指点,并且在文艺理论上得到了系统的学习,使其在艺术修养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1999年在毕业汇报演出的大型神话剧《宝莲灯》中饰演三公主。此后在新现代京剧《映山红》、大型交响京剧《大唐贵妃》中担任主演。并参与了音乐家谭盾的多媒体音乐剧《门》和《2000Today》新世纪交响音乐会的演出。

京剧《杨门女将》董圆圆 史依弘(穆桂英) 袁慧琴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WlYvyJRDV8A/

艺术特色

史依弘由武旦开蒙,后潜心研究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所创立的梅派艺术,参与多个京剧新剧目的创作,成为文武兼擅,风格鲜明,具有时代特色的新一代京剧演员。她大量地创排新剧目,使她的表演突破了传统京剧行当的局限,具有节奏明快,演唱与表演结合紧密,人物性格时代特色鲜明,勇于探索等特点。

她唱做俱佳,文武兼善。扮相俊美清丽,嗓音宽亮动听,做工细腻沉稳,台风端庄大方,颇有大家风范;武功扎实稳健,出手快捷从容,有“彩色旋风”之誉,堪称当今青年京剧表演人才中的佼佼者。

京剧《穆桂英挂帅》史依弘(穆桂英) 陈少云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XvWqVVnsSI/

获奖情况

1991年以《火凤凰》获“全国中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优秀表演奖”;1993年以《扈三娘与王英》获首届“宝钢杯”青年京剧演员大赛“大奖”、“青春奖”;1993年12月被评为首届上海十佳优秀青年演员;1994年1月被评为首届“中国京剧之星”;1994年以《扈三娘与王英》获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1994年5月以《扈三娘与王英》获第五届上海戏剧“白玉兰奖”;1999年以《宝莲灯》获“宝钢高雅艺术奖表演奖”;1999年荣获首届“上海市文化新人”称号、“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2007年上海市领军人才称号。

京剧《白蛇传》 史敏(史依弘)邓敏 董圆圆 宋小川 李宏图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yj0eGbjcH0/

史依弘——梅派大青衣

http://www.china.com.cn/culture/xiju/2010-03/15/content_19613463.htm

题记

一件紧身皮衣,一个绿色大包,胸前吊着一大串银饰,史依弘有声有色地走近,正说着话的人迅速被她的发型勾住了眼睛:齐耳碎发,碎发的颜色有黄,有紫……大伙对视,继而大笑:“依弘,你的头发……”“彩色鸡毛掸子!”史依弘并不介意,也跟着大伙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

眼前这位,就是上海京剧院当家梅派青衣史依弘,早些年,叫史敏,改名依弘,说是有“依旧弘扬京剧”的意思。在梨园行里浸了近20年的史依弘并不因循守旧,她的内心像一块巨大海绵,时尚与创新,是她喜欢的,舞台上,她不想错过传统曲牌与新的娱乐样式、西方戏剧文明相兼相融的艺术体验。当其他同学都不知“戏曲声乐”为何物时,她却跟随戏曲声乐家卢文勤苦练梅派唱腔;当京剧界都视演外国戏为畏途时,她却将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改成了京剧《圣母院》;当很多演员还沉浸在国内戏园子里的掌声和鲜花时,她却带着《梨花颂》站在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舞台上;当一些京剧演员只肯反复演出一些传统老戏时,她扮演的虞姬却出现在谭盾创作的多媒体交响音乐剧《门》里……她学的是梅派,与大师梅兰芳相隔近一个世纪,唱着梅腔的史依弘却没有被大师创立的梅派框死,她希望能像青年时代的梅兰芳那样,在舞台上有创造,她认为这一代演员应该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艺术。

京剧《坐宫》李军 史依弘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OHbn_5vT3EQ/ 

 

半句梅腔,香港剧场掌声雷动

1989年,香港新光剧院。“水殿风来……”梅派名剧《西施》里的二黄导板才唱了半句,掌声就像三伏天劈雷似的,在观众席里炸开了,侧幕后的史依弘吓了一跳,心里嘀咕了句:“是不是唱错了?”由不得细想,她登场亮相了。见到这位扮相秀丽、气质恬静的梅派新秀,观众更是给了个“碰头彩”。接下来的20分钟里,只要史依弘唱一句,底下就发出炸了锅似的叫好声。下了台,史依弘的武旦老师张美娟一把抱住她:“乖乖,你真是太棒了!”

在把史依弘送到戏曲声乐家卢文勤身边学习之前,张美娟从没想过,史依弘能成为一位梅派青衣,更没想过,第一次登台唱梅派戏,香港的观众就为她如此着迷。

10岁那年,学过体操、练过武术的史依弘进了上海戏曲学校,跟着张美娟主攻武旦。张美娟是一代武旦名家,然而,由于受嗓子局限,不能塑造更多的角色,这是她一生的遗憾。因此,当她听说卢文勤研究戏曲声乐卓有成效时,她毅然把史依弘托付给了卢文勤。那是1985年的一天,史依弘刚下课,满头大汗地跟随张老师到了卢文勤家。卢文勤中风过,腿脚不灵,慈祥地坐在椅子上,示意史依弘唱两段。史依弘像小猫叫一样唱了起来,唱完后,卢文勤竟然说:“张老师,你把她交给我吧,我可以把她培养成很好的梅派青衣。”张美娟喜出望外:“我倒没想过她能成为梅派青衣,如果她能有一点嗓子唱唱刀马戏我就满足了,如果能唱点青衣戏,那就更好了。”

从此,在史依弘面前,张美娟不再开口唱戏,她只专心教授武旦戏,遇到武旦戏的唱腔部分,她也让史依弘去跟随卢文勤学习。有200多年历史的京剧特别讲究师承。然而,张美娟却没有把史依弘揽在自己身边,这样的老师,在梨园行里是非常少见的。

京剧《百花公主》史依弘(百花公主) 金喜全(全剧)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X8u64-iIM_A/

然而,卢文勤也不开口唱,他请出“梅先生”来给史依弘“上课”。卢文勤一生研究梅兰芳的艺术,曾整理过《梅兰芳唱腔选集》。卢文勤上课,从不口传心授,而总是让史依弘聆听梅兰芳的录音,让她模仿梅先生的唱法,然后,卢文勤用声乐学的方法逐一分析、讲解。一句《玉堂春》中的导板“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卢文勤就说了整整半个学期。年幼的史依弘不理解:“为什么老让我听梅先生,你为什么不唱给我听?”卢文勤正色道:“我有什么资格唱着让你学?你只有听梅先生的原版唱腔,你才能取法乎上,得乎其中。”

于是,史依弘只能跟着梅先生学唱和念。她整天抱着录音机,磁带听坏了一盘又一盘,梅先生的声音渐渐进入史依弘的骨子里。有一年,史依弘到北京曹禺先生家里,跟随曹禺先生的妻子——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玉茹学习梅派名剧《宇宙锋》。李玉茹让史依弘先演一遍,史依弘张口就来《金殿装疯》一场的念白:“哦,我晓得……”李玉茹竟一下子愣在那。等回过神来,她像老友重逢般一把抓住史依弘的手:“你再来一遍?”这回,听仔细了,满头华发的李玉茹竟激动起来,更是有些感慨:“太像了,当年,梅先生就是这么念的。”

史依弘演唱上的进步,让张美娟很是兴奋。因此,当上海组织青少年京剧团赴香港演出时,张美娟主动找到主办方,让史依弘在演出《战金山》、《火凤凰》等4出武戏之外,加演这一出梅派名剧《西施》。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22岁摘“梅”,梨园前辈赞赏有加

然而,在香港如此轰动的“梅派新秀”,进了上海京剧院,剧团还是没有把史依弘看作一位“梅派青衣”。剧团里,青衣演员有好几位,在剧团的前3年,史依弘更多时候只能演她的武戏。

梨园行里,隔行如隔山,武旦和青衣,中间如同隔了千山万水。要成为梅派青衣,武旦出身的史依弘要下的功夫,比一般的青衣演员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痴迷史依弘武旦戏的观众,也舍不得她去演文戏;爱看文戏的观众,却常常带着有色眼镜审视她。史依弘一走台步,底下议论开了:瞧啊,脚步走得多顺啊,到底是武旦走的台步;她很收敛地抖一抖水袖,底下又议论了:这水袖抖得多武气啊,哪像青衣的样儿?她一转身,底下更是有人连连摇头:这转身也太溜了,到底没有青衣的派头……重压之下,很多人会选择退缩。然而,张文娟和卢文勤坚定支持着史依弘,史依弘自己也咬牙坚持着,等待时机的成熟。

研究了一辈子梅派艺术的卢文勤当然知道,培养一位梅派青衣有多难。他不仅教史依弘梅派唱腔,而且在点点滴滴熏陶她,培养她青衣雍容华贵、典雅庄重的气质。有一次,史依弘说着说着就兴奋了,漂亮地打了一个响指,一下就被卢老师捉了个“现行”:“你刚才做了什么动作?这是一个梅派青衣该做的吗?”如此严苛,不为别的,卢文勤希望这个梅派青衣台上一站,无可挑剔。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93年,剧团突然通知史依弘,让她在人民大舞台演“双出”:前面演武旦戏《火凤凰》,后面演梅派戏《贵妃醉酒》。接到任务,卢文勤比史依弘更紧张,他明白,这是史依弘人生中的一次机会,这次唱砸了,或许她这一辈子,也甭想再唱文戏了。卢文勤常对史依弘说:“我们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那一天,《火凤凰》演得炙烈火爆,《贵妃醉酒》演得仪态万方。这一次,观众中间的舆论转向了,开始有人评论说:“这梅派青衣嗓子多好啊,唱得挺入味的。”恰巧这时,剧团里的三四位青衣演员相继离去,史依弘唱文戏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多,这个月唱《霸王别姬》,下个月唱《天女散花》,再下个月,又可以唱《穆桂英挂帅·捧印》了……这些梅派戏的唱腔,卢文勤早就让史依弘学瓷实了,只等演出任务一下,让许美玲老师帮着归整归整身段,史依弘就可以登台了。

京剧《昭君出塞》史依弘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1eOIH6nR6A/

1993年,上海京剧院为史依弘度身订制了一台新戏《扈三娘与王英》。这出戏,让史依弘达到了自己艺术生涯中的一个巅峰。剧中,史依弘饰演“一丈青”扈三娘,她打破了京剧行当的界限,将花旦、花衫、青衣、刀马旦等表演元素融为一炉,塑造了一个有情有义、身手不凡的“一丈青”形象。看到如此文武兼擅、又能将人物塑造得血肉丰满的演员,梨园行都很兴奋。第二年,专家们把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的荣誉给了史依弘。那一年,史依弘22岁。

同年,史依弘被推选为第一届“中国京剧之星”,她带着《昭君出塞》、《西施》、《虹桥赠珠》等3出戏到北京作汇报演出,梨园行的前辈们为史依弘等6位“中国京剧之星”把脉。那时的史依弘,已然是梨园前辈们的“心头肉”。每天演出前,史依弘在后台化妆,总有老人坐在她后面,喜形于色地看着她一笔一画地在脸上描抹,梅兰芳的弟子杨荣环就是其中一位。那时,史依弘并不认识杨荣环,她只知道这位老人天天来,坐在那里,看她化妆。杨先生很安静,也很满足。有时,杨先生也会冒出一句:“眉毛太小了,可加一点。”偶尔,又冒出一句:“眼睛,宽一点。”然后,又美滋滋地看着史依弘继续在脸上勾勾画画了。

展演结束后,要为每一位“中国京剧之星”开一场“把脉会”。到了会场,京剧名家厉慧良笑呵呵地拦住史依弘:“带手绢了没有?”见史依弘不解,厉慧良说:“前面两位旦角,都是被骂得嚎啕大哭逃出会场的。”然而,那一次,袁世海、杜近芳、厉慧良等京剧名宿却都没骂史依弘,而是对其赞赏有加。天天在后台看史依弘化妆的杨荣环更是激动:“我还能看到这么有大旦角气质的小青年,太难得了。史敏想学什么戏,我倾囊相授,且分文不取。”顿时,全场轰动,掌声响成一片。要知道,梨园行向来讲究“宁舍十亩地,不让一出戏”。何况那时,别人请杨先生教一出戏,得奉上1万块钱的学费呢。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不断创新,用京剧演西方名著

有人说,史依弘身上有股傲气,她在台上唱戏,只沉浸在人物里,似乎不去在乎观众是否喝彩、鼓掌。了解史依弘的人都知道,赢取廉价的掌声,是她所最不屑的。史依弘希望一登台,就将观众裹进她强大的气场里,进入到她塑造的人物中。当史依弘迈过30岁的门槛后,她解决了唱腔和表演的技术难题。如此一来,她在剧场里营造的气场越来越强大,大到常常让观众忘记鼓掌,而只跟随她塑造的人物情绪起伏。

事实上,大多数戏曲演员不仅缺乏营造气场的能力,更缺少塑造新人物形象的能力。在张洵澎、于永华等人的指点下,史依弘学会了塑造新的人物形象。排演《扈三娘与王英》时,剧中有一段反二黄唱段,说的是扈三娘的父、嫂被未婚夫祝彪杀害,她到家里哭灵的一段戏。于永华鼓励史依弘:“你自己来设计,设计成什么样都不要紧。”尽管从未设计过身段,但史依弘还是爽快答应了。她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斗篷,边舞边唱,创造了一整套身段动作。第二天,她演给于永华看时,于永华不住夸赞:“真不错,很多动作我都没想到呢,我把我们俩设计的动作糅在一起,这段戏就好看了。”

这些年,史依弘从没停止过创新的步伐,新编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中,史依弘塑造了善良伶俐的宫女寇珠;现代戏《映山红》中,她文戏武唱,塑造了女共产党员梁玉梅;交响京剧《大唐贵妃》中,她载歌载舞,塑造了多才多艺的杨玉环……

新编京剧《圣母院》史依弘 上海京剧院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XMwqLblrOc/

将雨果的名著《巴黎圣母院》搬上京剧舞台,史依弘的创新步伐迈得更大。梨园界都知道,排演京剧《巴黎圣母院》,是梅兰芳的弟子言慧珠的一大未竟心愿。据说,京剧大师梅兰芳深知言慧珠的习性,多次对言慧珠说,“你演《巴黎圣母院》是最合适的。”梅兰芳相信,东方的戏曲形式能够搬演西方的文学名著。然而,用京剧形式演西方名著,终究是件困难的事,言慧珠生前没完成。用梅派塑造艾斯米拉达,也成了几代梅派传人们的一个梦。

梨园行的人都说,史依弘像言慧珠,长得像,气质也接近。梅兰芳晚年的琴师姜凤山每次见到史依弘,或是说:“你身上有言慧珠的影子。”或是说:“看到你,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言姐姐。”如此一来,史依弘不由感到,自己应该尝试着完成言慧珠的遗愿,将《巴黎圣母院》搬到京剧的舞台上。

史依弘的想法,得到了朋友李威的支持:“我们出资,你自己做制作人,演一演艾斯米拉达。”在上海京剧院的支持下,京剧《圣母院》上马了。以前排戏,史依弘只是单纯的演员,只管自己演好戏。而这次排演京剧《圣母院》,史依弘成了制作人,她要参与创作全过程,一起物色作曲、舞美、服装等各个环节的人才,也要参与营销、出票等后期工作,她为这出戏上上下下地忙碌着。

原著中的艾斯米拉达,到了京剧《圣母院》里成了艾丽雅,钟楼怪人卡西莫多也成了京剧中的丑奴。塑造艾丽雅,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情。艾丽雅看上去是个阳光灿烂的异族少女,但她内心充满苦涩;她性格热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她生活在社会底层,却不觉自己很卑微。这样的人物,在梅兰芳大师生前塑造的人物里,很难找到可借鉴的对象。积累了大量传统戏手段的史依弘,把京剧中塑造人物的手段打碎了,重新整合,又糅进斗牛舞、吉普赛舞等舞蹈手段,塑造了个让人耳目一新的艾丽雅。剧中,圣母院主持对艾丽雅心存欲念,指使貌丑心善的敲钟人丑奴劫持艾丽雅,编舞高小雅设计了让丑奴一把抓住艾丽雅,将她横背在肩上的动作。这个动作,难度很大,史依弘和扮演丑奴的董洪松反复练习,一次次累得趴在地上。后来,大家发现,这个动作很容易就把丑奴脸上的油彩给擦掉,编舞这才把这个动作给取消了。对此,史依弘毫无怨言:“创新,怎么可能一下就成功?我只有试了、花力气练了,我才敢说,这个动作合不合适。”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谭盾坦言,没有你就没有《门》

著名华人音乐人谭盾与史依弘的相识与合作,颇有几分戏剧色彩。

1999年,谭盾受日本NHK交响乐团邀请,创作一部音乐剧,将东西方文化交融在一起,作为献给21世纪的礼物。正当合同期约将尽、谭盾还一筹莫展之时,他在美国的华人报纸上,连着两次看到了有关史依弘的大幅文章。谭盾觉得,这可能是某种暗示,他与史依弘有缘。

两人的会面是在上海的锦江饭店,其实,那次会面,看似轻松,却是谭盾安排的一场面试。谭盾说了自己的创意后,希望史依弘提供一些线索。史依弘脱口而出——虞姬。谭盾眼前一亮。随即,史依弘唱了一段京剧《霸王别姬》中的“南梆子”,比划着虞姬舞剑的动作。看到载歌载舞的史依弘,谭盾突然找到了创作灵感。早年,谭盾曾在湖南省京剧院拉过小提琴,然而,对于京剧,他知之甚少。不过,他明白,一个能文能武的京剧旦角,在全国京剧界都找不出几个来。激动间,他拿起身边一张《文汇报》,问史依弘:“能不能把报纸上的文字用韵白念出来?”史依弘只花了5分钟,就将报上一段文字朗声用韵白念了出来。谭盾惊呆了:“太美了。你真是个敢尝试、不拘泥于传统的演员,我相信我们能合作得很好。”

之后的合作,有妥协,有磨合,但最后顺利完成了这部名为《门》的交响音乐剧。在《门》里,中国的虞姬、日本的小春、欧洲的朱丽叶3位为爱而死的女子成了全剧的主人公,谭盾将这3人的故事用交响音乐串在了一起。排练时,虞姬自刎,谭盾皱了皱眉,说:“抹脖子?不好。”史依弘却不依,坚持说:“死也是一种美。自刎是一种造型美,懂吗?”谭盾有些尴尬,笑了笑,妥协了。私下里,谭盾却“警告”史依弘:“你这个丫头,太尖锐了。排练场里,可不能不给我这个导演面子啊。”就在妥协与磨合间,《门》排演成功了。首演那天,东京的剧场里座无虚席,史依弘华丽的服饰,俊美的妆容,动情的歌声,都让观众惊艳。谢幕时,谭盾兴奋地拥抱着史依弘,在她耳边轻声说:“没有你,我这个戏就做不成。”

史依弘偶尔也“触电”,涉足影视界。她认为这些经历,都在为她的艺术创新作积累。最近一次“触电”,是在电视剧《舞台姐妹》中扮演文秀竹。剧组选角那阵子,史依弘正筹备个人京剧展演月,展演月里,一下子要演出《杜鹃山》、《玉堂春》、《武则天》、《穆桂英大破洪州》等4出大戏。一头扎在自己“展演月”里的史依弘,没想过那会儿出去拍电视。经不住朋友的劝说,史依弘去见导演了。那一天,她脚踩夹脚拖鞋、身穿一条中裤和一件休闲T恤,头发上还别一个发夹,全然没想过会被选上。然而,见面10分钟后,导演巴特尔就说:“你和文秀竹气质很吻合,你把剧本拿回去看看吧。”事后,副导演托亚夫告诉史依弘:“你的神情,始终淡淡的,从没想过要来巴结导演。我们见了这么多演员,你是唯一一个眼睛里没有欲望的,而这正是文秀竹所需要的。”

京剧《霸王别姬》史依弘 奚中路主演 京津沪沈青年京剧名家折子戏专场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Izw432yEIls/

躺在床上,史依弘翻看剧本,她只挑文秀竹的戏看,看着看着,眼泪就哗哗地流下来。史依弘在京剧界很知名,但在影视界却并不有名。然而,到了《舞台姐妹》剧组,所有人都给她让路,为了她能早点拍好回来排演她的京剧展演月。只用了50天,导演巴特尔就赶拍完了文秀竹全部的戏,放史依弘回上海了。

跟谭盾合作,拍过影视,史依弘并不满足。这会儿,她正筹划着创作一部京剧音乐剧了。在日本,史依弘观摩过四季剧团演出的音乐剧《狮子王》,她被震撼了,一直在想:“京剧手段这么丰富,为什么不能进行京剧音乐剧的探索呢?”再看到日本歌舞伎大师市川猿之助创作的新戏《新三国志》时,她发现,年过花甲的市川猿之助还在求新求变,《新三国志》里,全剧一开场,都是京剧的“玩艺”:舞刀、翻跟斗、打出手……史依弘认为,中国的戏曲中,京剧最有可能与西方音乐剧接通,走出一条京剧音乐剧的新路来。“那时的京剧音乐剧,又时尚又好玩,年轻人看了也不乏味。这样,我们一台新戏,可以连续演出上百场,那该是多么美好的前景啊。”史依弘美美地憧憬着。(来源:文汇报记者张裕)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史依弘:我的生活不能没有京剧

刘劲http://tjmwxq.blog.163.com/blog/static/734344562011298317237/

史依弘原名史敏,史依弘是艺名,意为“依旧弘扬京剧”。年近不惑的史依弘最近双喜临门,一是兔年元宵前夕演出的程派名剧《锁麟囊》大获成功,二是临近妇女节,她被授予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称号。史依弘说她现在的生活丰富多彩,除了要用传统的、交响乐的、多媒体音乐的形式大力演绎国粹京剧的魅力外,她还想以自己的演出实践给所有的妈妈们树立一个信心,她们的孩子们除了可以像郎朗一样去学弹钢琴之外,也可以像史依弘一样去学唱京剧。

新编京剧《宝莲灯》史依弘 李军 浙江京剧团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POScSQnLjY/

盛况十年未见

刚过兔年春节,史依弘就挂牌要唱程派京剧代表作《锁麟囊》了。史依弘唱京剧不是新闻,但她作为一名学有所成的梅派青衣唱程派代表作的《锁麟囊》就成了大新闻。原因在于京剧源远流长,门派繁多,一人穷其一身也很难将一种流派学精学深,更不敢学着梅派唱程派。因此当史依弘在上海挂牌要连演两场程派代表作《锁麟囊》时,央视资深戏剧主持人白燕升特地赶到上海看戏。看完后,他被深深折服,作了非常专业的肯定:“史依弘的《锁麟囊》程派唱腔,完全不同于当下程派,没有刻意模仿男性发声的特殊嗓音,听到的是女性自然的柔美嗓音,舒服不造作,流畅不矫情,太美了。”

昆剧巾生岳美缇被史依弘所演绎的人物深深打动,说过去看了无数遍的《锁麟囊》,已经不为所动,没想到史依弘给了她崭新的感觉,太棒了。远在武汉的关栋天也发来短信祝贺,说自己的母亲、程派名家李蔷华看了首演后,打了一个长长的电话给他,“她非常激动,说史依弘演得太好,让她惊讶。”

这确实是京剧界难得一见的轰动演出。两场演出全场爆满,甚至还排上了加座。散场时,史依弘连谢四次幕,观众却依然热情不减,持续的鼓掌声、叫好声、连同踩地板声,此起彼伏几分钟,之后史依弘在观众的盛情要求下,再次清唱了一遍“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观众才依依散去。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张火丁的《锁麟囊》上演时才得以一见,而在逸夫舞台,这样的盛况,于上海京剧界,已经十年未见。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锁麟囊》成功了,不仅仅在于身为梅派青衣的史依弘成功挑战了这出程派名剧,也因为这出戏让人看到了京剧市场的美好前景。史依弘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一次就是验证了一点,你只要把事情做好了,京剧是有票房的。”

其实何止是《锁麟囊》的成功,在此以前,史依弘就不断展示了她塑造的许多不同艺术形象,在新编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中,史依弘塑造了善良伶俐的宫女寇珠;现代戏《映山红》中,她文戏武唱,塑造了女共产党员梁玉梅;交响京剧《大唐贵妃》中,她载歌载舞,塑造了多才多艺的杨玉环;她还将雨果的名著《巴黎圣母院》搬上京剧舞台;她甚至还跟谭盾合作,演唱交响音乐剧《门》,到日本东京演出,大获成功,以至谭盾由衷地赞叹:“没有你,我这个戏就做不成。”

从1991年获得第一个全国“优秀表演奖”以来,史依弘先后获得了一连串的荣誉:中国戏剧“梅花奖”、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主角)奖、“中国京剧之星”、“上海文化新人”以及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等,这些荣誉表明了史依弘所获得的艺术成就,也是对史依弘痴迷于京剧艺术的回报。

京剧《锁麟囊》史依弘(薛湘灵)(2011.5.22梅大实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0NDM2NzM2.html

京剧 史依弘版《锁麟囊》 全剧录音 非私录 CD音质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c8Yc0Eyy8Y/

京剧名家——史依弘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演出文武双全

出生于1972年的史依弘与戏剧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小时候,她学的是体操和武术。由于训练太努力,她常常受伤。后来有人建议她去考上海戏校。史家从未有人唱过戏,面对此事十分慎重,全家为此还开了一个家庭会,讨论该不该去戏校。后来还是史依弘的外公一锤定音说,现在唱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只要小孩自己喜欢就可以去。于是史依弘从几千个报名的孩子中脱颖而出,进了戏校。由于她有武术体操的功底,自然而然就学了刀马旦,每天跟着老师起早摸黑,继续着过去学武术时的生活,一早起来练劈腿、倒立什么的。

但跟在武术学校不同的是,史依弘这次遇上了一位好老师,她就是著名刀马旦演员张美娟。张老师十分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她觉得做刀马旦也要有一条好嗓子,既能打又能唱。于是她就把史依弘介绍给专门研究戏曲声乐的卢文勤老师。卢老师听了史依弘唱了两段戏后,很有信心地说,他有信心把史依弘培养成一个真正的大青衣。

梨园行里,隔行如隔山,武旦和青衣,中间如同隔了千山万水。要想成为梅派青衣,史依弘要下的功夫,比一般的青衣演员不知要多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史依弘说:“我是从武旦过渡到刀马旦再到花衫,然后是花旦,接着是昆曲的闺门旦,最后才是青衣。只有经过这个过程,站在那里唱心里才不慌。否则形体是空的,手没地方放,眼睛没地方看,武旦动惯了,要静下来唱,很难。”这个过程史依弘足足走了十几年,其中的酸甜苦辣,非经历者难以体会。

1993年,史依弘第一次在人民大舞台演“双出”:前面演武旦戏《火凤凰》,后面演梅派戏《贵妃醉酒》。这是两种完全不同流派的戏,这对一个年仅21岁的女孩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好在基本功扎实的史依弘不负众望,《火凤凰》演得炽烈火爆,《贵妃醉酒》则仪态万方。特别是一些京剧名家,看了之后都觉得她天生就是唱梅派青衣的料。不久,上海京剧院还为她量身定制了一台新戏《扈三娘与王英》。她塑造的扈三娘,将花旦、花衫、青衣、刀马旦等表演元素融为一体。第二年,专家们把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的荣誉给了史依弘。那一年,她22岁。

京剧《玉堂春》史依弘(苏三)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S1XCzosXXs/

要做京剧郎朗

2003年,31岁的史依弘做了一件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她跟比她大18岁的演员李成儒结婚,从此过上了在北京上海两地穿梭奔波的生活。

开始的时候,他们在电视上做节目表现了十分恩爱的场景,李成儒学唱京剧,史依弘在一旁给他作纠正。李成儒在许多场合都说是自己追的史依弘,如今两人结成夫妻,他十分珍惜这段感情。但对于史依弘来说,为了这段感情,她牺牲的可能更多,结婚以后,她在舞台上的演出大幅减少,几乎没唱过几出像样的戏。最终,出于事业、生活和感情上的诸多原因,2007年,史依弘与李成儒正式离婚。

对于这段婚姻,两个当事人几乎没有作出像样的解释,但关心他们的人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从史依弘这方面来说,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那就是对她这样一个视京剧为生命的女性来说,她实在受不了那种只做贤妻良母,而把京剧抛在一边的生活。

自从结束了那段婚姻后,从2007年到现在,史依弘担任主要角色的新创作层出不穷,从大型神话剧《宝莲灯》、革命现代戏《映山红》,到中西合璧的创新京剧《圣母院》,都显示了她深厚的艺术素养和高超的艺术功力。2009年3月,上海音乐学院邀请上海京剧院携手创作“多媒体京剧音乐剧场”《白娘子·爱情四季》,她在剧中饰演白娘子一角。这次创作不论是对于京剧这个古老的剧种,还是对于西洋的音乐演绎,都具有全新的意义。2007年,史依弘被推为“上海领军人才”。

《锁麟囊》演出成功之后,史依弘表现得信心十足,尽管京剧市场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她从中看到了新的希望。她说,只要认真去做一件事情,全身心扑上去,一定会有成绩的。如果有一个人在市场上取得了成功,就一定会有第二个人成功。在中国,一个人改变一种价值观的事情很多,比如郎朗成功了,很多妈妈就会送自己的孩子去学钢琴。她希望自己的戏能对市场有一个冲击,关键是要让京剧的后人看到希望,让观众看到京剧的魅力,让妈妈们也开始关注戏曲。如果她史依弘也能像郎朗那样有巨大的影响力,那么妈妈们也会让孩子们去唱京剧的。刘劲

史依弘精典专辑64段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5047719/

  评论这张
 
阅读(1138)| 评论(17)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