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京剧《失·空·斩》  

2011-08-18 18:53:43|  分类: 国粹京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失··斩》

京剧《失·空·斩》全剧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剧情简介: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取材于古典小说《三国演义》第95、96回,为清代剧作家无名氏所作。此剧讲述蜀魏交兵,司马懿统兵至祁山,诸葛亮料定魏军必夺取汉中咽喉要地街亭,故选将防守。马谡请令前往,行前,诸葛亮再三嘱咐,切须慎选营地,勿有疏虞,并命王平同往相佐。马谡本为文职参军,未有实战经验而又刚愎自用,不听王平劝谏,扎营山顶,致遭魏军围攻,缺粮断水,而使街亭失守。司马懿乘胜直取西城,蜀军兵将俱被调遣在外,西城空虚。仓促间,诸葛亮难以抵御,遂用空城之计,将城门大开,稳坐城楼,抚琴饮酒,镇定自若。司马懿疑有伏兵,未敢进城,率军而去。马谡贻误军机,诸葛亮为严明军纪,终于挥泪斩之,并以任人不当,奏明幼主,自请罪责。

京剧音配像《失街亭·空城记·斩马谡谭福英谭元寿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1MTUzOTcy.html

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李和曾景荣庆吴钰璋音配像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Nzpp9LJ5X9c/

京剧音配像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杨宝森侯喜瑞金少臣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Ykq_iqcTQI/

京剧音配像··奚啸伯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KWb2lOg-dJ8/

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于魁智尚长荣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Y4jtsX2feY/

京剧··张建国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l-gkd1wUFRk/

京剧··李军杜镇杰杨乃彭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k9CU-P-yEk/

京剧··张克孟广禄王平青研班明星版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FRcZhLNnmL8/

京剧《··王佩瑜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xW2MpXpmZs/

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杜镇杰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3NzI2NDY0.html

十八场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剧本

按:受张在云先生委托,将他改编的戏曲剧本“失空斩”和改编说明上传在云南秦腔自乐班专版,供大家欣赏和征求意见。先生说,如有愿意上演此剧的剧团,请和云南秦腔自乐班或他本人联系。

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

——根据《京剧选编》,并参考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于魁智、张建国、张克等名家的演出本,以及一些地方戏的演出本整理、改写十八场京剧(征求意见修订本)。

2002年前部分整理整理、改写

2002年至2007年3月再修订

云南大学张在云

原剧本是根据中国戏曲学院王世续、王泉奎、萧盛萱、徐世宸老师授课本整理,并请侯喜瑞、李洪春先生阅订;由龙文伟、钮骠校注,安志强记谱,王诚标注锣鼓。

修改要点:2002年7月中旬,上海《文汇报》曾报道上海京剧名家关正明老先生在演出《失·空·斩》时,曾改动了其中的唱词,很有说服力,改出了新意,颇具匠心,很值得学习。例如原剧中诸葛亮的唱词:“国家事用不着尔等劳心”,关先生改为“国家事劳尔等记挂在心”,这样一来,就把诸葛亮和老军的关系表现得亲切、融洽多了;“诸葛从来不弄险,险中又险显才能”,其中的后一句关先生改为“险中用险汗淋淋”,这样的改动真是恰到好处,含义深刻,很能体现彼时彼刻诸葛亮的复杂心情,也使诸葛亮的口气谦逊多了。他用“空城计”并非是为了“显才能”,乃是万不得已而为之;又如“一来是马谡无谋少才能,二来是将帅不和失街亭”两句,其中上句的落脚字“能”是阳平声,不合京剧唱词“上仄下平”的原则,关先生把这句改为“一来是马谡无谋违将令”来唱,让仄声字“令”作为上句的落脚字,这样就顺畅和符合平仄要求了。

根据观众的意见,马连良先生也认为诸葛亮的“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一段唱词中,第二句的“保定乾坤”应该和第六句的“博古通今”对调才比较贴切,顺当,符合句意的搭配。据说,1949年冬,马连良先生到昆明演出,曾拜访当时的“滇剧泰斗”栗成之先生,并彼此观摩对方的演出,马先生除了称赞栗先生精湛的演唱艺术外,还曾称赞滇剧的这段唱词改得好,可借鉴。后来,在马先生的演出中就作了这样的调整,1996年6月初版、2002年第3次印刷、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马连良唱腔选集》(135—136页)亦作了同样的更动。不过总有人认为这段唱词是当年京剧大师谭鑫培先生遗留下来的,多年来已形成自己的唱法,流派腔调已成定型,不便更改。笔者个人认为,戏曲唱词总要做到“文从字顺”、“腔随义生”,谭氏的唱法只是一家,一种流派唱法,不能就成定格,何况同一个剧本不同流派都会有不同的更改和唱法。

2002年11月24日,旅居沙特阿拉伯的京剧票友谭德明先生曾与上海京剧院联合演出此剧,上演前两天,笔者恰在上海,谭先生曾与笔者谈到原剧中诸葛亮处罚王平时,将其责打四十军棍,似有些处罚过重,意欲改为不打处理。笔者也认为王平当时曾竭力劝阻马谡不要在山顶扎营,马谡不听他的建议后他只好在山下另行扎营,并有画图及时禀报诸葛亮,所以他失守街亭的责任不大,不应受此重罚,而且诸葛亮六出祁山,正是用人之际,他是很爱惜将材的,不会如此懵懂而过重地处罚王平。《三国演义》96回也只说“孔明喝退”王平,更没有责打或其它处罚之说。清代无名氏将此段故事改编成京剧时才有责打王平的安排,但是没有根据的,这样的安排也不太恰当,故笔者支持和建议谭先生演出时改为“不责打王平”的安排,这样做还让诸葛亮在台上很有戏做,打还是不打的表演,很能表现他当时的复杂心情。此外,各名家的唱词、道白也有一些差异,很值得择善而从。凡此种种,都很值得我们修改时参考、借鉴。

本人自幼爱好戏曲,很喜欢这出戏,因此总想对它进行加工、整理,使其精益求精,好上加好。我正在加工、整理的过程中,又读到关正明老先生修改这出戏的报道,很受鼓舞和启发,增添了修改的信心、决心和胆量,多年来,已基本上完成了这项旷日持久的工作,我的整理、修改的要点如下:

(1)尽量使这出戏的语言更能贴切、准确、前后照应,更符合人物的身份、口吻和当时的环境,并强调要人们从中吸取历史教训,用人一定要德才兼备和小心谨慎。

(2)某些不合平仄、押韵生硬的唱词作了订正,并根据剧情的需要对某些唱段作了修改和加工润色;某些道白也进行了适当改动;原剧的几处讲诗只是古体诗,我试图改成格律诗,使其更文雅一些,更符合人物的性格。例如诸葛亮的讲诗“人曰男儿大英雄”一句不符合诸葛亮的心意和口吻,因为他六出祁山的目的不是为了突出自己,而是要“鞠躬尽瘁”和“恢复汉室”;此外,个别文字讹误的地方亦作了更正。

(3)改编本中对马谡为何兵败,作了伏笔处理;剧尾突出诸葛亮的自责和仁德,厚葬了马谡。

(4)原剧本中穿插有京剧锣鼓点子的安排,很适合剧团和专业演员使用,但笔者个人认为这样会影响广大读者作为文学剧本的顺畅阅读,所以我没有安排上这些太专业化的锣鼓点子,这样一来,也方便其它的剧种照此改写本演出。总之,笔者还作了另外一些改动,以期让该剧文学剧本的水平能再上一个台阶。这些改动,读者看了以后自会清楚、明白的。

整理这出经典名剧,实在是捏着一把汗,生怕把前人的名著改坏了,这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不过我有我个人的想法,这出戏是老生的应工戏和代表剧目,又是戏校的重要教材,所以应该高标准、严要求,最好不要有明显的瑕疵,笔者从教学的角度考虑,所以才大胆地作了修改尝试,何况改写本只是征求意见本,只是一个尝试和抛砖引玉,仅供专业演职人员和票友参考、讨论,或许只想送给我所熟悉的几个演员和一些票友看看,如有可能,请他们作些试验演唱,或只作为地方戏演唱,并且我只抱着试验失败的想法,倾听广大专家学者和读者的批评指正罢了。改写本已写好几年了,一直听取戏友的意见,直到今天才敢拿出来请教,真是诚惶诚恐,事先领责!

人  物:赵云、马岱、王平、马谡、八蜀军、诸葛亮、司马懿、张郃、旗牌、四魏兵、司马师、司马昭、琴童甲、琴童乙、魏探子、蜀探子、老军甲、老军乙、刀斧手甲、刀斧手乙。

第一场

       (大锣原场、四击头,赵云上,起霸)

赵  云:(念)二十年前挂铁衣,

(四击头,马谡上;赵云归里,马谡起霸)

马  谡:(念)文韬武略世称奇。

       (四击头,马岱上;马谡归里,马岱起霸)

马  岱:(念)擒王斩将除奸侫,

(四击头,王平上;马岱归里,王平起霸)

王  平:(念)北伐中原复汉基。

四  将:俺——

赵  云:赵云。

马  谡:马谡。

马  岱:马岱。

王  平:王平。

赵  云:众位将军请了。

众  将:请了。

赵  云:丞相升帐,你我两厢伺侯。

众  将:请。

(设“三军司令”大帐,牌子,赵云、马谡、马岱、王平分两边虚下。八蜀军站门上引诸葛亮上。八蜀军喊军威,诸葛亮至台口中间)

诸葛亮:(打引)羽扇纶巾,四轮车,快似风云;阴阳反掌定乾坤,保汉家,两代贤臣。

(牌子,八蜀军喊军威,诸葛亮归内场坐定。赵云、马谡、马岱、王平分由两边进帐,面向内横列一排)

四  将:参见丞相!

诸葛亮:众位将军少礼。

四  将:啊。(各归位)

诸葛亮:(念诗)忆昔当年居卧龙,山河万里常挂胸。狼烟扫尽归刘统,汉室中兴叩九重。(归位)老夫,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道号卧龙。先帝白帝城托孤遗言,扫荡中原,光复汉室。闻得司马懿兵至祁山,定然夺取街亭,必须派一能将,前去防守,方保无虞。——啊,列位将军。

四  将:丞相。

诸葛亮:哪位将军愿领一哨人马,镇守街亭,担此重任?

马  谡:(背白)且住!丞相传下将令,满营将官,并无一人应声,待俺马谡,进帐讨令。(进帐)丞相,末将不才,愿领一哨人马,镇守街亭。(一躬)

诸葛亮:哦,马将军愿往?

马  谡:当报国恩。

诸葛亮:那司马懿虽然年迈,用兵如神,将军不可轻敌。

马  谡:啊呀丞相!末将跟随您多年,攻无不取,战无不胜,何况那小小的街亭!

诸葛亮: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啊!

马  谡:末将此去,倘有疏虞,愿按军法处治。

诸葛亮:军中无戏言。

马  谡:愿立军令状。

诸葛亮:当帐立来。

马  谡:遵命。(冲头)马谡呵!

(牌子,马谡写军令状,呈诸葛亮)

诸葛亮:帐外候令。

马  谡:嗻。(下)

诸葛亮:众位将军!

众  将:丞相。

诸葛亮:哪位将军,愿协同马谡镇守街亭,当帐请令? 

王  平:王平愿往。 

诸葛亮:王将军愿往? 

王  平:当报国恩。 

诸葛亮:好,此番到了街亭,必须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扎寨之后,将山势营盘,画一图形,速报我知。 

王  平:得令!(出帐,左手捋髯,右手拿令,凝思,略露悔意,撤步转身举令下) 

诸葛亮:赵老将军听令!  

赵  云:在。 

诸葛亮:带领三千人马,镇守列柳城。 

赵  云:得令。(下) 

诸葛亮:马岱听令! 

马  岱:在。 

诸葛亮:解押粮草,军中听用,不得有误。 

马  岱:得令。(下) 

诸葛亮:马谡进帐! 

蜀  军:马谡进帐! 

马  谡:(内)来也! 

       (马谡上,诸葛亮命坐,马谡坐) 

马  谡:末将正在校场点兵,丞相传唤,有何密令? 

诸葛亮:今逢大敌,非比寻常,我有一言,将军听了! 

       (唱西皮原板) 两国交锋龙虎斗, 各为其主统貔貅。 管带三军要宽厚, 赏罚中公平莫要自由。 此一番领兵去镇守, 街亭要地如咽喉。 行兵布阵顾前后, 扎营要依山傍水好运筹。  

马  谡:丞相!(唱西皮摇板) 丞相不必多担忧, 忠心扶汉保炎刘。 自幼兵书读得透, 随机应变有奇谋。 此番街亭去镇守, 立下军令记心头。 辞别丞相出帐口——(绕场,出帐) 好似顺水送行舟。(亮相,下) 

诸葛亮:(唱西皮摇板) 先帝爷白帝托孤遗言授, 汉诸葛扶幼主时刻担忧! 但愿得此一去挡住贼寇——(八蜀军两边分下) 

诸葛亮:(接唱) 免得我亲自去再把贼收。(下) 

第二场 

(四蜀兵站门引马谡上) 

马  谡:(念) 高山插宝剑, 斩断饮马泉。 本帅,马谡,奉了丞相将令,镇守街亭,不知何人的副帅?——来! 

四蜀兵:有。 

马  谡:伺侯了!  

四蜀兵:啊。 

(四蜀兵引王平上,下马,与四蜀兵同挖门) 

王  平:参见元帅!(一躬) 

马  谡:原来是王将军的副帥。 

王  平:伺侯元帅。 

马  谡:王将军,此番到了街亭,必须协力同心,奋勇杀贼! 

王  平:全仗元帅。 

马  谡:王将军请来传令。 

王  平:不敢,元帅请来传令。 

马  谡:你我一同传令。 

马  谡:(与王平同时)众将官! 

众  人:有。 

马  谡:(与王平同时)带马,街亭去者! 

众  人:啊。 

       (马谡、王平上马,八蜀兵插门领下,王平、马谡下) 

第三场 

(四魏军站门上,喊军威,司马懿上) 

司马懿:(唱点绛唇) 杀气冲霄,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 (归内场坐定,念诗)白发苍苍须似银, 行兵布阵乃奇人; 某今挂了元戎印, 动地惊天泣鬼神!  老夫,司马懿 。奉了魏王之命,统领人马,夺取街亭——来! 

四魏军:有。 

司马懿:张郃进帐。 

四魏军:张郃进帐。 

张  郃:(内)来也!(上,念) 大将逞威勇, 军阵建奇功。         

(进帐)参见都督,有何将令? 

司马懿:命你带领人马,夺取街亭,不得有误! 

张  郃:得令! 

司马  :掩门! 

       (张郃出帐,下;四魏军两边分下,司马懿由里首下) 

第四场 

       (四蜀军、四蜀兵引马谡、王平上,挖门) 

众  人:来到街亭。 

马  谡:如此,下马山头一观。 

王  平:请。 

       (马谡、王平同下马,上山,四蜀兵、四蜀军一翻、两翻) 

马  谡:啊,王将军,你来看,街亭之形势,扶山带水,你我将营扎在山顶之上,魏军至此,或战或守,岂不自便! 

王  平:慢来,慢来。你我临行之时,丞相再三叮咛:此番到了街亭,须当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方保无虞;依俺王平之见,即令军士伐木为栅,以图救济。想丞相嘱托之言,元帅你不可大意! 

马  谡:将军说哪里话来!我在高山,贼在低处,多备滚石檑木,从上打下,势如破竹,岂不是一战而成功! 

王  平:参军此言差矣!若屯军于山上,倘魏军到来,断去水道,我军不战自乱矣!今观此山,乃绝地也!就此五路总口,安营下寨,筑起城垣,谅魏兵纵有数万,亦难偷过。 

马  谡:这个…… 

王  平:想俺王平跟随丞相出兵多年,每逢重要之处,何处安营,何处扎寨,何处伏兵,何处助战,皆蒙丞相尽意指教,难道说丞相的智谋,就不如元帥你么? 

马  谡:昔日韩信,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俺马谡幼读兵书,深通战策。丞相诸事,尚问于我,汝何故相阻也? 

王  平:依俺王平之见,还是山下扎营的为是。 

马  谡:本帥的计谋,谁敢拦挡? 

王  平:元帥一定要在这山顶扎营,末将也不敢拦阻,可将人马拨与俺王平一半,在山西扎一小寨,以为犄角之势,元帥你的心意可否? 

马  谡:嗯!好便好,只是一件! 

王  平:哪一件? 

马  谡:成功之日,你却分不得功劳。 

王  平:(冷笑)哈哈哈……元帅说哪里话来!末将奉命前来,不过辅助元帅你,这干系——哎呀,可尽在你一人的身上!成功之时,末将焉敢与你争功?末将不敢,不敢!啊,不敢,不敢! 

马  谡:哼,谅你也不敢!——众将官! 

众  将:啊。 

马  谡:将人马拨与王平一半。 

王  平:带马离山,十里扎营者! 

       (王平上马,四蜀军领下;王平行至大边台口处,切住,王平在马上斜脸仰视山顶,轻声叹息,忧愤交加,冲头下) 

马  谡:(向山下左右两望)嘿!看王平年幼无才,哪里懂得用兵之法。——众将官! 

四蜀兵:有。 

马  谡:小心防守! 

四蜀兵:啊。 

       (四蜀兵、马谡下)  

第五场 

       (四蜀军站门引王平上,下马) 

王  平:且住!马谡一定要在山顶扎营,倘若街亭有失,岂不连累俺王平!(一想)有了!俺不免按丞相嘱咐,急绘一地理图形,速命人往西城投递。——来! 

四蜀军:啊。 

       (王平入内场椅坐,旗牌溜上) 

王  平:王平呵! 

       (王平画图,画毕,持图出位) 

王  平:唤旗牌! 

旗  牌:在。 

王  平:连夜送往西城投递,不得违误! 

旗  牌:得令!(下) 

王  平:众将官! 

四蜀军:有。 

王  平:带马巡营去者! 

四蜀军:啊。 

       (王平上马持枪,四蜀军引王平下) 

第六场 

       (四魏兵引张郃由上场门上、四蜀军引王平由下场门同上, “二龙出水”会阵;四魏军、四蜀军两边分下;王平、张郃开打,王平由下场门败下,张郃追下;四魏兵上,随张郃追下) 

第七场 

       (四蜀兵引马谡上) 

马  谡:(念) 旌旗遮日月, 

          杀气满山头。 

       (四蜀军上,王平上,下马,归大边见马谡) 

王  平:参见元帅! 

马  谡:胜负如何? 

王  平:大败而归。 

马  谡:哼!无用之将,谨守大营! 

王  平:唉!(下) 

马  谡:众将官!杀! 

       (四蜀兵、马谡归大边;四魏兵引张郃上场门上,“二龙出水”会阵;四魏兵,四蜀兵分两边冲下;张郃与马谡开打,马谡由下场门败下) 

张  郃:追! 

       (四魏兵急上,随张郃追下) 

第八场 

       (四蜀兵引马谡上场门上;四蜀军引王平下场门同上,“两碰头”) 

王  平:请问元帅,胜负如何? 

马  谡:大败而归。 

王  平:你也败了么? 

马  谡:哪有许多言语!——众将官! 

众  人:有。 

马  谡:贼兵断了水道,山顶缺水难以拒守,人马撤出街亭! 

众  人:啊。 

       (四蜀军、四蜀兵、王平下场门过山,下。马谡上山横枪望山下。四魏兵、张郃由上场门上,张郃用枪刺马谡,互相拉枪,马谡面外,张郃面里,下山,同下;四魏兵过山,追下)  

第九场 

       (马谡、张郃拉枪同上,归中间,至台口亮相;双方用力三扯,松开。急急风,马谡、张郃使枪互刺,单过合,马谡归小边;张郃转身向大边勾王平上。马谡、王平同时用枪压住张郃枪;张郃用枪挑开,马谡、王平同归小边,张郃归大边;三人持枪过合,张郃换至小边,马谡、王平至大边;马谡往里走,张郃用枪刺王平,王平横枪阻挡;马谡向前,张郃用枪刺马谡,马谡横枪上下阻挡;王平下,马谡续下。四魏兵两边上,张郃归中间,切住) 

四魏兵:得了街亭。 

张  郃:哈哈!(唱西皮快板) 笑贼兵在山顶竟扎大营, 断水道奏奇功夺了街亭。 快与俺速报都督把功请—— 

四魏兵:啊。 

张  郃:(接唱西皮散板)         挥雄师乘胜追击建奇勋。 (白)追! 

四魏兵:啊。 

(四魏兵、张郃下) 

第十场 

       (王平上,马谡跟上) 

马  谡:后悔不听将军之言,失守街亭,如何是好? 

王  平:哼,事到如今,毫无别计,只好去往西城,丞相台前请罪呀! 

马  谡:事到如今,也只好是一走哇! 

王  平:走哇! 

马  谡:走哇! 

王  平:走哇! 

马  谡:走哇! 

王  平:(高声怨忿地)走哇! 

马  谡:(轻声愧疚地)走,走,走……! 

       (二人向下场门缓行;王平转身怒视马谡) 

王  平:俺王平的性命断送你手! 

       (王平下。马谡将枪倒至左手,向大边一望;回至台口中间,左手横枪,同右掌高拱;又用右手托髯凝思,甩髯,左手横枪颤抖,右手扬至脑后,抚脖颈往下矮身,悔惧交加,胆怯地下) 

第十一场 

       (四魏军、司马师、司马昭站门引司马懿上) 

司马懿:(念) 眼观旌角起,耳听好消息。 

魏探子:(内)报!(冲头上,进帐,单腿跪)张郃将军得了街亭。 

司马懿:再探! 

魏探子:啊。(下) 

司马懿:张郃得了街亭,乃我主洪福也! 

魏探子:(内)报!(冲头上,进帐,跪) 西城乃是空城。 

司马懿:再探! 

魏探子:啊。(下) 

司马懿:西城乃是空城,正好夺取。——众将官! 

众  人:有。 

司马懿:兵发西城! 

众  人:啊。 

       (四魏军、司马师、司马昭引司马懿过场下) 

第十二场 

       (琴童甲、乙引诸葛亮上) 

诸葛亮:(念) 兵扎祁山地, 街亭常挂心。 

       (旗牌上) 

旗 牌:(念) 奉命呈图卷, 连夜奔西城。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琴童甲:(出门)什么人? 

旗 牌:王将军差人,求见丞相。 

琴童甲:候着。启丞相,王将军差人求见。 

诸葛亮:传。 

琴童甲:是。(出门向旗牌)丞相传你,小心了! 

旗 牌:是。(进门)与丞相叩头! 

诸葛亮:罢了,起来。 

旗 牌:谢丞相! 

诸葛亮:尔奉何人所差? 

旗 牌:王将军所差。 

诸葛亮:手捧何物? 

旗 牌:地理图。 

诸葛亮:展开! 

    (牌子,二琴童展开画图,诸葛亮看图震惊,挥扇示意,命琴童收图,命旗牌退去,旗牌欲行) 

诸葛亮:转来! 

旗 牌:在。 

诸葛亮:速速转去列柳城,调赵云老将军回营,不得有误!快去,快去! 

旗 牌:得令! 

    (旗牌下,诸葛亮双手拢扇沉思) 

诸葛亮:啊?好个大胆的马谡哇!临行之时,怎样对你言讲,靠山近水,安营扎寨,怎么,偏偏在山顶扎营?哎呀!街亭恐难保矣!(摇头叹息) 

蜀探子:(内)报!(冲头上)马谡、王平失守街亭! 

诸葛亮:再探! 

蜀探子:啊。(下) 

诸葛亮:如何?果然把街亭失守了!唉,虽是马谡失守街亭,实亮之罪也! 

蜀探子:(内)报!(冲头上)司马懿统大兵夺取西城! 

诸葛亮:再探! 

蜀探子:啊。(下) 

诸葛亮:呜呼呀!司马懿居然带兵夺取西城来了!唉!(起来,感慨自责地)先帝爷白帝城托孤遗言:马谡言过其实,终无大用。如今错用马谡,失守街亭,悔之晚矣!(归座) 

蜀探子:(内)报!(冲头上)司马懿大兵离西城不远! 

诸葛亮:(震惊地)再、再、再探! 

蜀探子:啊。(下) 

诸葛亮:啊?司马懿的大兵,怎么来得这样快呀!嗯!人言司马用兵如神,今日一见,令人可敬哪,令人可服!哎呀且住!(起立)想这西城的兵将,俱被老夫调遣在外,所余者尽是些老弱残兵,倘若司马兵临城下,难道叫我束手被擒!这、这束手……(左手微微捋髯,右手持扇轻敲额际,向大边走小半圆场,焦虑思考;立台中向大边看,仔细寻思;再三考虑;微微点头,已胸有成竹)来! 

琴童甲:(与乙同时)有。 

诸葛亮:老军们进见。(归座) 

琴童甲:(与乙同时)老军们进见! 

老军甲:(与乙同时,内声)来了!(同上) 

老军甲:(念)司马兵到。 

老军乙:(念)心惊肉跳。 

老军甲:(与乙同时)参见丞相。(一躬) 

诸葛亮:罢了。尔等可是西城的老军? 

老军甲:(与乙同时)正是。 

诸葛亮:命尔等将四门大开,每门上二十名老军,打扫街道;司马到此,不可惊慌浮躁,违令者斩! 

老军甲:(与乙同时)是。(同出帐) 

老军甲:(念)丞相吩咐我。 

老军乙:(念)葫芦卖甚药? 

       (老军甲、乙下) 

诸葛亮:来。 

琴童甲:(与乙同时)有。 

诸葛亮:带了瑶琴、宝剑,敌楼去者。 

琴童甲:(与乙同时)是。 

诸葛亮:(叫头)天哪,天!汉室兴败,就在此空城一计也!(唱西皮摇板)我用兵数十年从来谨慎,错用了小马谡无用之人。没奈何设空城计我的心神不定—— 

       (琴童甲、乙下) 

诸葛亮:(接唱) 望空中求先帝大显威灵!(下)  

第十三场 

       (急急风,四魏军、司马师、司马昭引司马懿上,过场急下) 

第十四场 

       (急急风,四蜀军引赵云上,过场急下) 

第十五场 

       (小开门,老军甲、乙执笤帚从城门内上,分向两边望门) 

老军甲:(与乙同时,莫名其妙地)唉! 

       (琴童甲、乙分捧琴、剑引诸葛亮由城内出城,琴童甲、乙在城前站立,诸葛亮至台中,行弦,诸葛亮两望,行弦止) 

诸葛亮:唉!(唱西皮摇板)那马谡失街亭令人可恨,这时候倒教我难以调停。 

(行弦) 

老军甲:喂,伙计。 

老军乙:怎么着?伙计。 

老军甲:咱们丞相老糊涂啦? 

老军乙:怎么老糊涂啦? 

老军甲:你想,司马懿带兵夺取西城,就该将四门紧闭的才是,如今反将四门大开,真可谓奇哉!怪哉呀! 

老军乙:什么奇哉、怪哉呀?这简直是让咱们送死嘛! 

诸葛亮:嗯! 

老军甲:他说的。 

诸葛亮;(接唱) 老军们因何故纷纷议论?(边行弦) 

老军甲:非是小人们纷纷议论,司马懿大兵夺取西城,就应当四门紧闭的才是,您反叫将四门大开,小人们是担惊害怕呀! 

诸葛亮:(接唱)国家事劳尔等记挂在心。 

(行弦) 

老军甲:是呀,我等正是担心着国家大事才在此议论,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想这西城通往汉中,乃是咽喉要路,您可得拿准个主意才好哇! 

老军乙:是呀! 

诸葛亮:哦!(接唱)西城地原本是咽喉路径, 

       (诸葛亮用扇指城内,老军甲、乙向诸葛亮扇指处望) 

诸葛亮:(接唱) 我城内早埋伏十万神兵。 

       (行弦) 

老军甲:(笑)咦哈哈哈……!我说伙计,怨不得丞相这么不慌不忙的,敢情城里头埋伏着十万神兵哪! 

老军乙:是吗?我瞧瞧去。(向城内探看,笑)咦哈哈哈……伙计,你猜怎么着? 

老军甲:有多少? 

老军乙:一个也没瞧见。 

老军甲:你这肉眼凡胎的,哪儿瞧得见神兵啊?听丞相的。 

老军乙:对,听丞相的。 

诸葛亮:(接唱) 叫老军扫街道把宽心放定—— 

       (琴童甲、乙引诸葛亮入城门,上城,琴童甲、乙分立左右,诸葛亮立中间。鼓声) 

诸葛亮:(接唱) 退司马保空城全仗此琴。(坐下,看书) 

司马懿:(内唱西皮倒板)  大队人马往西城—— 

       (急急风,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引司马懿上,向城楼一望) 

司马懿:(接唱西皮散板) 四门大开为何情?  且住!适才探马报道:西城乃是空城。老夫大兵至此,为何四门大开?(一望)呜呼呀!看诸葛亮又在城楼弄鬼,其中定有缘故,不免先传一令——众将官! 

众  人:有。 

司马懿:听老夫一令!(唱西皮流水)坐在马上传将令,大小三军听分明: 哪一个大胆把西城进, 定斩人头不徇情!       

诸葛亮:(唱西皮慢板,注1) 

        想当年在卧龙修真养性, 

        论阴阳习兵法博古通今。 

        先帝爷下南阳御驾三请, 

        我算就汉家业鼎足三分。 

        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 

        东西征南北剿保定乾坤。 

        周文王访姜尚周室大振, 

        汉诸葛怎比得前辈贤臣。 

        闲无事品美酒我抚琴助兴—— 

      (饮酒,抚琴,奏月琴“琴歌”,笑,注2)哈哈哈……!(接唱西皮原板) 

        我面前缺少个解琴的知音。 

司马懿:(唱西皮原板) 

        有本督在马上观动静,  

        诸葛亮在城楼饮酒抚琴。 

        左右琴童人两个, 

        打扫街道俱都是老弱残兵。 

        我本当传将令把城来杀进—— 

众  人:杀! 

司马懿:杀不得!(接唱西皮快板) 

        又恐怕中奸计内有伏兵。 

        勒住丝缰把话论, 

        叫声南阳诸葛孔明。 

        任你设计千般巧, 

        棋逢对手一般平。 

诸葛亮:(唱西皮二六)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旌旗招展空翻影, 

        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我也曾差人去打听, 

        打听得司马领兵往西行。 

        一来是马谡无谋太任性, 

        二来是将帅不和失街亭。 

        你连得我三城多侥幸, 

        贪得无厌又夺我的西城。 

        诸葛亮在城楼把驾等, 

        等候你到此谈哪,谈、谈谈心。 

        城中的街道打扫净, 

        准备着司马好屯兵。 

        到此并无别的敬, 

        早备下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众三军。 

        既到此就该把城进, 

        为什么犹豫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 

        我只有琴童人两个, 

        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 

        你不要胡思乱想心不定, 

        你来来来,请上城楼听我抚琴。(坐) 

司马懿:呀!(唱西皮摇板) 左思右想心不定, 城内定有埋伏兵。 

司马昭:(与司马师同时)爹爹!西城既是空城,就该杀进城去,活捉那孔明的才是! 

司马懿:呸!诸葛亮出世以来,从不弄险。倘若杀进城去,岂不中了他人之计?不必多言,前队改为后队,人马倒退四十里!收兵,收兵! 

       (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下) 

司马懿:待我说破于他。(叫头)诸葛亮啊,孔明!你实城也罢,空城也罢;有埋伏也罢,无有埋伏也罢,老夫我拿定主意,不进你的西城,岂奈我何?请了,请了!(下) 

老军甲:(与老军乙同时)司马懿大兵倒退四十里! 

(诸葛亮一望,再望,揩汗,摇头,叹息) 

诸葛亮:险哪! 

       (诸葛亮、琴童甲、乙下城;老军甲、乙进城下,闭二幕。琴童甲、乙引诸葛亮二幕外上) 

诸葛亮:(唱西皮散板) 人道司马善用兵, 到此不敢进空城。诸葛从来不弄险,险中用险冷汗淋。 

(诸葛亮归里,四蜀兵引赵云上,四蜀兵挖门,赵云下马,进帐) 

赵  云:参见丞相! 

诸葛亮:哎呀,老将军哪!适才司马兵临城下,被我用空城之计将他哄走,贼兵必然去而复返,老将军速速抵挡一阵! 

赵  云:得令。——带马! 

        (赵云上马,四蜀兵引赵云下)  

诸葛亮:正是:(念) 虎在深山人嫌远, 蛟龙得水又复还。险哪! 

      (琴童甲、乙引诸葛亮下) 

第十六场 

(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引司马懿上,挖门) 

魏探子:(内)报!(上)西城乃是空城。 

司马懿:再探! 

魏探子:啊。(下) 

司马懿:众将官! 

众  将:有。 

司马懿:复夺西城! 

众  将:啊! 

       (四蜀兵引赵云上;双方会阵,司马懿拔剑架住赵云枪) 

司马懿:何人挡住老夫的去路? 

赵  云:老夫赵云! 

司马懿:哎呀!收兵,收兵! 

       (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引司马懿急下。四蜀兵归两边,赵云归中间) 

四蜀兵:魏兵大败! 

赵  云:报与丞相知道。 

       (四蜀兵、赵云下) 

第十七场 

       (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引司马懿上,挖门) 

司马懿:呸!(大锣一击)呸!(大锣一击)我说是实城,你们说是空城,难道那赵云是从天而降、就地而出? 

司马昭:(与司马师同时)且听一报。 

魏探子:(内)报!(上)西城实是空城。 

司马懿:赵云从何处而来? 

魏探子:列柳城而来。 

司马懿:诸葛亮呢? 

魏探子:逃往汉中去了。 

司马懿:哎呀,诸葛亮啊,诸葛亮!你的胆量忒大了!司马懿呀,司马懿!你的胆量又忒小了!看将起来,司马用兵不如亮也!本当再去夺取,又恐再中他奸计。——众将官! 

众  将:有。 

司马懿:悄悄地收兵! 

       (四魏军、司马昭、司马师引司马懿下) 

第十八场 

       (八蜀军站门引诸葛亮上) 

诸葛亮:(唱西皮摇板) 

        算就汉室三分鼎, 

        险些一战化灰尘。(归外场座) 

蜀报子:(内)报!(上)王平、马谡回营请罪。 

诸葛亮:升帐。 

蜀探子:升帐! 

(牌子,诸葛亮归内场座) 

蜀探子:(内)报!(上)赵老将军得胜回营。 

诸葛亮:有请! 

蜀探子:有请!(下) 

       (四蜀兵上,站“一条鞭”,赵云上,下马,四蜀兵接马下。诸葛亮迎出,诸葛亮、赵云分大小边站八字。诸葛亮向一蜀军取杯,为赵云敬酒,赵云接杯敬天地,将杯交蜀军。赵云欲进帐,诸葛亮移步立中间阻赵云,示意令行。赵云转至大边,起云手,望大帐,诸葛亮再次示意促行。赵云顿足下,诸葛亮向赵云背影一望)  

诸葛亮:升帐! 

       (牌子,诸葛亮归内座) 

诸葛亮:带王平! 

       (刀斧手甲、乙押王平上) 

王  平:(唱西皮快板) 忽听丞相传王平, 心慌意乱胆战惊。 迈步且把宝帐进—— 

       (刀斧手甲、乙押王平进帐,王平跪) 

王  平:(接唱西皮摇板) 丞相台前领罪刑。(低头) 

诸葛亮:(唱西皮小倒板) 怒气填胸难消恨—— 

王  平:(抬头)丞相!(大锣一击,急低头) 

诸葛亮:(接唱西皮快板)骂声大胆小王平。 临行再三嘱咐你, 靠山近水扎大营。 胆敢不听我的令, 为何山顶扎大营? 司马老练多机警, 叫他背地笑山人。 咽喉要地被占领, 险些送命在西城。 今日领罪来跪定, 失守街亭你的罪非轻! 

王  平:丞相听禀!(接唱) 丞相不必怒气生, 末将陈情说分明: 马谡不听末将论, 偏偏山顶要扎营。 因此分兵另扎定, 并有画图报西城。 

诸葛亮:嘿!(接唱) 若不是画图来得紧, 定与马谡同罪名。 将王平——责打四十军棍—— 

二军士:遵命。 

王  平:丞相…… 

诸葛亮:(怒气未息地)嘿!(摆摆手,二军士带王平下时又反复考虑、思量,认为这样处理不妥当,并有了另外的决断,急对二军士)召转来! 

        (二军士带王平反上) 

诸葛亮:(对王平)街亭失守,尔不当重罚,却也有责任! 

王  平:是。 

诸葛亮:(接唱) 将王平罚俸三月去反省—— 

王  平:谢丞相!(王平跪谢) 

诸葛亮:谏帅无方,闭门思过,起来走! 

王  平:是。(起立,出帐,二军士带王平下) 

诸葛亮:嗨!(唱西皮摇板)         再带马谡无用的人。 

       (刀斧手甲、乙押马谡上) 

马  谡:悔哪……(蹉步,唱西皮快板) 丞相帐中令传下, 眼跳心惊乱如麻。 不该军令当玩耍, 不该山头把营扎。 失守街亭罪责大——(进帐,跪,接唱摇板) 甘愿领罪受责罚。 

诸葛亮:(唱西皮快板) 一见马谡跪帐下, 不由老夫咬碎牙! 言过其实多空话,刚愎自用误国家! 大胆不听我的话, 失守街亭你差不差? 

马  谡:丞相!(唱西皮快板) 自从奉命领人马, 不该山头把营扎。 后悔不听丞相话, 死读兵书败与他。 丞相请把令传下, 处治末将正军法。 

诸葛亮:(唱散板) 军令状纸你立下,执法不阿乃兵家。吩咐两旁刀斧手, 快斩马谡正军法。 

       (马谡起立,刀斧手甲、乙押马谡出帐) 

马  谡:(唱西皮散板) 丞相用兵如子牙, 执法严明果不差; 今日一死无别挂,家中还有老白发!进帐哀告几句话,丞相开恩慢斩杀!  丞相!末将未出兵之时,先立军令状,后失三城,理应处斩;奈则一件,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我若死后,望求丞相,另眼看待我那老母,马谡纵死九泉,也是感恩非浅哪……! 

诸葛亮:这……(唱散板)见马谡只哭得珠泪(哭头)洒! 

       (诸葛亮出位搀马谡起,诸葛亮在大边,马谡在小边,站“斜八字”) 

诸葛亮:(唱散板)我心中好似乱刀扎! (叫头)马谡,你未出兵之时,先立下军令状啊,如今失守街亭,如不斩你,叫我何以服众?(叫头)马谡! 

马  谡:丞相! 

诸葛亮:幼常! 

马  谡:武乡侯! 

诸葛亮:(同时念)将军哪! 

马  谡:(同时念)丞相哪!  

       (同哭) 

八蜀军:哦……!哦……! 

       (八蜀军两次喊时,诸葛亮向左右两望) 

诸葛亮:斩! 

刀斧手:(同时)啊。 

       (刀斧手甲、乙押马谡出帐,奔向大边,诸葛亮移向中间) 

诸葛亮:召回来! 

       (刀斧手甲、乙押马谡返回,进帐。马谡向诸葛亮跪下,诸葛亮搀起马谡) 

诸葛亮:(叫头)马谡!非是我不斩于你,方才言道,家有八旬老母,无人侍奉,你死之后,将你的兵马钱粮,拨至你母跟前,以为养老之费。 

马  谡:多谢丞相大恩! 

(马谡跪,诸葛亮搀扶马谡) 

诸葛亮:马谡! 

马  谡:丞相! 

诸葛亮:幼常! 

马  谡:武乡侯! 

诸葛亮:(同时念)将军啊! 

马  谡:(同念念)丞相啊!(哭) 

       (诸葛亮与马谡站八字) 

八蜀军:哦……!哦……! 

       (八蜀军喊两次,诸葛亮向左右两望) 

诸葛亮:(挥扇示意)斩!斩!斩! 

       (刀斧手甲、乙押马谡出帐,下。斩鼓、冲头,刀斧手甲、乙上,回报;诸葛亮挥手令刀斧手甲、乙下) 

诸葛亮:(唱西皮散板)   我哭哇!哭一声马将军!叫、叫一声马幼常啊! 未出兵先立下军令状, 可叹你为国家一命身亡! 马谡哇!(哭头)参谋哇! 啊!马幼常啊! 

       (赵云溜上) 

赵  云:丞相斩了马谡,因何落泪? 

诸葛亮:咳!老将军哪里知道,先帝爷白帝城托孤遗言,曾道:马谡言过其实,终无大用。如今错差马谡,失守街亭,我哪里哭的是马谡,乃思念先帝托孤遗言哪……(哭)也罢!待山人拜本进京,奏明幼主,自贬武乡侯。哎,用人不当哪……(叹息)众将官!  

众  人:啊。 

诸葛亮:厚葬马谡,歇兵三日,再与司马决一死战。后帐摆宴,与老将军贺功! 

众  人:是。 

       (牌子,诸葛亮拱手,赵云向诸葛亮打躬,诸葛亮以扇招之,诸葛亮先下;赵云随下;八蜀军随下) 

        ——剧终 

2002年以前部分整理、改写 

2002年1月至2007年3月再修订 

云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 张在云 

谈谈《失··斩》

 王大爷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47c74c0100fxfk.html

京剧舞台上出现次数最频繁的戏,大概有三类:列国,三国,两宋。列国中,围绕着吴子胥这个人物,有《长亭会》,《文昭关》,《浣纱记》,《刺王僚》,《哭秦庭》等多出经典剧目。两宋中,以杨家将为主题的剧目有《碰碑》,《托兆》,《调寇》,《审潘》,《探母》,《斩子》;以包公为主的剧目有《铡美案》,《铡包勉》,《铡判官》,《打龙袍》(俗称“三铡一打”)等。三国题材更是京剧中的重头,有以吕布为主的《小宴》,《射戟》,《白门楼》;以关公为主的《古城会》,《单刀会》,《水淹七军》;以及以诸葛亮为主的《借箭》,《借风》,《吊孝》,《祭卢江》,《收姜维》,《战北原》等。其中,最脍炙人口的应该属《失空斩》了。由于我每年在国内的时间不多,全本《失空斩》看的次数有限,估计也就十几次,以上海京剧院和北京京剧院的为主。但那里面的经典唱段,我听的次数何止千遍,再加上没事的时候常看戏考和戏曲简报之类的文献资料,写这么一篇简单的综述应该不算十分的外行(行话叫“棒槌”)。

头一折《失街亭》。

按照老的套路应该是八将起霸。即在马谡,王平,赵云,马岱四将之外,还有关兴,张苞,魏延,姜维,以及邓芝,杨仪两参军。目的是为了体现西蜀当时的兵多将广。按照“尊刘贬曹”的这个思路,这样的开场似乎没有什么不妥,可问题是:既然蜀汉兵多将广,怎么还把街亭丢了?既然白帝城刘备已经托付过,马谡不堪大用,那诸葛亮为什么还要派马谡去守街亭?这只能解释为当时的蜀汉已经无人可用,诸葛亮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八将起霸”在这点上就不通情理。后来就逐渐的采用马谡,王平,赵云,马岱着四将起霸,形成定式:

〈四击头〉,赵云(武老生应工)出场,念:“二十年前挂铁衣”,

〈软四击〉,马岱(小生应工)出场,念:“文韬武略盖世奇”,

〈硬四击〉,王平(武老生应工)出场,念:“斩将擒王扶社稷”,

〈硬四击〉,马谡(武生应工)出场,念:“齐心协力保华夷”。

这时诸葛亮出场,唱:“四轮车,快似风云……”。这是如今演出的标准的程式,鲜有不同。之后坐帐点将那一段,按照余叔岩的套路,诸葛亮问:“谁去镇守街亭?”时,眼睛的余光是扫向赵云的,意思是希望赵云出来接将令,可此时赵云年以老迈,没有应承,无奈之下只得让马谡接令镇守街亭。对此诸葛亮是慎之又慎,一是让马谡立军令状,二是派副将王平为辅,三是对马谡叮咛多次,靠山近水连营扎寨。这一系列的铺垫都是为了说明一点:失街亭这一军事失误,与诸葛亮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这一折的唱不多,唯一能单独拿出来的就是诸葛亮的那段〈原板〉“两国交锋龙虎斗,各为其主统貔貅……

之后司马懿(花脸应工)出场,唱词牌〈点绛唇〉“将士英豪,儿郎虎豹,军威浩,地动山摇,要把狼烟扫。”这个词牌在京剧中用次数的相当多,改动也不大。《樊江关》中的樊梨花出场时也唱一段〈点绛唇〉,可以明显的感觉出二者的相似性:“女将英豪,军机奥妙,威风浩,扶保唐朝,要把强敌扫。”唱腔,板式,唱词的相互借鉴,是京剧的一个特点,似乎略感单调,但实际上触类旁通,奥妙无穷。

二一折《空城计》。

又叫《抚琴退兵》,是这一折的戏核,其中有许多脍炙人口的唱腔,多次被其他剧种以及影视作品借鉴或者引用。按照最初的剧本(老生三杰的那个年代),诸葛亮出场时有一大段唱:“叹炎汉四百年大数将尽……”,可谭鑫培老板觉得此处有些重复和累赘,改成了念:“兵扎祁山地,要擒司马懿”两句对子,一直沿用至今。

这出戏另外的一个亮点就是诸葛亮的句简单的念白。先后有三次,探子回营报军情,诸葛亮念了三句:“再探”。这三句“再探”的语气,语速有明显的差异,可以反映出当时人物的内心世界,从气愤到无奈再到惊讶。这样的表演方式为谭鑫培开创,后被各个流派运用:

探子:“报,马谡失守街亭!”

诸葛亮:“再探!”(语气激亢,表现当时初得知街亭失守的愤怒心情,心说:马谡啊马谡,街亭到底丢于尔手。)

探子:“报,司马懿带兵复夺西城!”

诸葛亮:“再探!”(语气缓和,说明当时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并正在心中酝酿退敌之策)

探子:“报,司马懿距西城四十里!”

诸葛亮:“再…………再探!”(语气不连贯,大战在即,不免心情复杂)

后面的重头戏就是诸葛亮与司马懿的对唱,听的很是过瘾:

〈西皮慢板〉,诸葛亮:“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识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

〈西皮原板〉,司马懿:“有本督在马上用目观定,诸葛亮在城楼饮酒抚琴……

〈西皮二六〉,诸葛亮:“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儿听得城外乱纷纷……

〈西皮摇板〉,司马懿:“左思右想心不定,城内必有埋伏兵。”

三大段的唱腔,在加上几句摇板,每句唱都恰倒好处,一句不多,一句不少,描述了当时战场上的情景。其中还穿插有在城门口扫地的老军们插科打混的小花脸戏,缓解了紧张的气氛。诸葛亮在城楼之上抚琴时,按照老本的演法是要在腰中佩剑的,寓意是一旦城破可以用此剑自刎殉国,后来人们感觉累赘,或不佩剑。此举遭到了一些京剧卫道士的诟病。不过在我看来,诸葛亮这出戏是否佩剑这个问题似乎不是那么的严重,佩之尤佳,不佩亦可。这就跟《霸王别姬》中,项羽回营究竟是该走七步还是五步一样,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多种演法反而能够丰富舞台。

三一折《斩马谡》。

先是赵云回营交令,诸葛亮上前敬酒,表彰他率军杀退司马懿父子。当赵云喝完酒后,欲上前一步与诸葛亮讲话,被诸葛亮拦住,举起羽扇将他让出大帐。起初我看到这段表演时,颇为不解,不知二人意欲何为。后来看了一些资料才明白,原来是诸葛亮怕赵云为马谡讲情,所以不让他近前。本折戏的看点就是诸葛亮与王平,马谡的对唱,干板剁字,听的也很痛快。虽然是〈西皮快板〉,但要求快中求稳,稳而不乱。按照谭鑫培的唱法,诸葛亮在唱“火在心头难消恨”这句倒板的时候,“恨”字要顺着牙根‘嘎’上去(即高八度的唱腔),体现他当时那种出离愤怒的心情。后谭富英,谭元寿等也继承了这一唱法。

这段唱词中也有一些小瑕疵。马谡在得知要被砍头的的时候有几句〈散板〉:“丞相用兵似子牙,赏罚公平果不差,马谡此去无牵挂,家中还有年迈的妈。”其中,最后一句,有水词之嫌,没有文采,如该为“家中还有老白发”,同是“发花”折,但文采更强。

本折戏,我认为还有个亮点就是诸葛亮念的五个“斩”字。当诸葛亮与马谡最后话别的时候,他心情复杂,究竟杀不杀难以决断。这时,全场的龙套一起念:“噢……”,表示群众议论,打算看看诸葛亮具体怎么办。诸葛亮为了严肃军纪,痛下决心,念道:“斩…………………………”,这五个字念的音不大,但音调是节节高的,略带“哭头”,表现出诸葛亮的决心和无奈。

再多说几句

几乎所有的老生流派都演《失空斩》,各有特色,难分王前卢后。我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听过麒派的《失空斩》,不知道是因为周先生没有录音还是我没有找到相关资料。

当代的京剧演员,《失空斩》唱的最好的我认为首推孙岳(陕西京剧院老生孙韵卿之子),他的扮相好,嗓子有沧桑感,在场上唱的时候不像其他的演员(如于魁智,王佩瑜等)一味的拉高腔,耍花活,他表演稳重符合诸葛亮的人物性格。

我看过不很满意的《失空斩》,是上海京剧院的王佩瑜演的。作为昆生,她的嗓子条算是出色,绝对不输给孟小冬,但致命的不足就是身条不够,太矮,即使在台上穿着厚底靴也比龙套矮半头,看起来不是很和谐。还有就是她的扮相偏少,感觉与所扮演的诸葛亮的应有年龄相差太大。我倒觉得她应该就此藏拙,等过了35岁在演这出戏,效果可能会不一样了。

京剧《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戏库http://www.tudou.com/playlist/id/7464046/

京剧《失·空·斩》全剧

京剧《失·空·斩》之《失街亭》

京剧《失·空·斩》之《空城计》

京剧《失·空·斩》之《斩马谡》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