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越剧《陈三两》  

2012-01-22 00:00:36|  分类: 沪浙沪剧越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剧《陈三两

越剧《陈三两》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根据越剧《花中君子》改编,取名《陈三两》。该剧是越剧艺术家吕瑞英老师的代表作。《陈三两》描写才女李素萍,因其父中了进士不交贿金不给官而活活气死,她被迫卖身葬父,并将一半卖身银赠给胞弟李凤鸣读书成才;从此她身落妓院,又以“作文一篇,白银三两”,更名陈三两,卖文不卖身。然因拒嫁富商为妾一案,被贪赃枉法的州官严刑相逼,不料州官并非别人,竟是她离散12年的胞弟李凤鸣,她悲愤欲绝。最后在官至巡按的义弟陈奎查勘下冤情大白,将李凤鸣削职为民。该剧褪去了越剧的脂粉气息,无关风月的剧情让人耳目一新。

越剧《陈三两》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舞台版越剧《陈三两》唱词:

讲述了明代,宦官刘瑾专权,贪赃枉法,进士李九升因未肯行贿,被扣发官凭证,迫害致死。临终留下遗言,要子女“洁身自爱”。李女李素萍为殡葬父亲教养胞弟,自卖自身,不料被骗卖入勾栏。素萍自幼从父读书,学问渊博,誓言“不做娼女作才女”,卖文为鸨母挣银。因所作诗文每篇售银三两,故改名为陈三两。三两自卖自身后,与胞弟凤鸣彼此失散。因想念兄弟,遂收养了亦遭刘瑾迫害而流落在五定州的货郎陈奎,认为义弟,并冲破了“青楼女岂能讲学教徒”的重重阻力,亲自教陈奎读书,激励他成人,能作清廉之官。之后,刘瑾终于伏法。陈奎赴考中魁,职受巡按,派人来接三两。三两却被鸨母以高价卖与年老的珠宝商张子春为妾。三两不从,被挟行至沧州,张贿通沧州知府,带至公堂,严刑拷打。不料受贿的沧州知府即是失散十年的胞弟李凤鸣!姐弟重逢,一个无地自容,一个痛心之极。适义弟陈奎过此,三两不徇私情,要求陈奎将胞弟以法定罪,摘其乌纱,并携之同返故乡,重新教其读书,期望他重新做人。

越剧《陈三两》周妤俊裘婷羽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2NjI1ODI4.html

合:

好一个狠心一寸金,红颜卖与白发人,.

三两被骗到沧州,珠宝商银砖敲开官衙门。

新任知府非别人,正是当年李凤鸣。

陈三两:恨鸨儿狠毒昧良心,我似霜打又加雪一层。

含冤抱屈上公堂,见知州我正可申诉冤情。

大老爷容禀,

我一十四岁被骗落风尘,我不愿下贱接客人。

卖文笔成了摇钱树,才保全三两清白身。

今日里鸨儿贪财昧良心,背地里将我卖与张子春。

那老客年近七十似风前烛,我三两二十四岁正青春。

有道是晨钟暮鼓各时辰,老夫少女怎配婚。

为官理应持公道,不图名利最为高。

褒贬清浊须分明,莫把是非都颠倒。

贪赃的官动大刑,无辜的女子鲜血淋。

当年爹爹含恨死,今日女儿又添忿怨。

隆隆王朝千年史,人间何处有公正。

我兄弟甲子年间中科举,已丑年间得头名。

御笔亲点巡八府,山东察访治万民。

若问他是哪一个,陈奎就是兄弟名。

我与陈奎同是天涯沦落人,芝兰气合姐弟称。

翰墨与共志相投,患难相处成知音。

为使陈奎玉成器,我资助他发奋读诗文。

我嫌那市井塾师少德能,烟花女我亲自我作先生。

西楼夜读手系铃,数年岁月苦费心。

八月会试赴京城,且喜他三鼎甲上中头名。

逍遥七寸管,制笔成狼毫。

落在赃官手,便是杀人刀。

见凤鸣气得我五内俱焚,只觉得肠寸断欲哭无声。

大堂上毒刑虽毒心不痛,如今我心如刀割痛煞人。

我问你爹爹怎样死,你竟然一旦为官就忘干净。

可记得报恩寺挥泪道别情,可记得临别赠你二百两卖身银。

从此后,十年手足无音讯,可怜我被骗陷落在风尘。

李家家风素清白,誓不做迎新送旧卖笑人。

写诗卖文全节操,效一朵出泥的莲花不染尘。

富春院中陈三两,心心想念李凤鸣。

我提起笔来想着你,未知你梅花篆字可端正。

我翻开书本想着你,未知你寒窗夜读可用心。

姐似那失舵的小舟漂苦海,只盼着弟如旭日早东升。

我日日盼夜夜等,却不料今日相逢在公堂。

常言道鸟美羽毛人美心,想不到你心地如此不干净。

我虽是烟花女子倒清白,你却是堂堂知州辱人品。

戴上乌纱学刘瑾,弄权纳贿害黎民。

穿上官袍背父训,贪赃卖法忘根本。

好了伤疤忘了痛,欺压弱女用大刑。

我骂你这利令智昏,欺弱扶强,数典忘祖,愧人愧天幸天良,怎对得起呀,怎对得起含冤屈死的老父亲。

   奎:

沧州知府,狗官做事太不该,利益熏心贪钱财。

我如山巨笔难轻判,(白)原来他是姐姐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

陈三两:正是,请按国法来定罪。(白):贤弟,三两求你三件大事。

他初登仁途便受贿,有罪当摘乌纱帽。

王子犯法如民同,你要执法如山持公道。

姐虽在富春院里卖文章,总是身落平康巷。

你官俸中借我纹银二百两,赎你姐姐出火炕。

为姐求你第三桩,你让我带了凤鸣返家乡。

苦茶苦饭日子过,做一个人虽清贫志高尚。

十年来,他身如流云漂四方,无人教诲关痛痒。

失足虽成千古恨,回头正是好时光。

这真是做官容易成人难,我要再带弟弟在身旁。

从今后读书做人重起头,姐要他不做朽木做栋梁。

   奎:恩姐。

恩姐呀当年你助我读书长成人,今日你教我秉正坐公堂。

姐你乃女中一君子,愧煞我辈做官郎。

合:

不惜紫袍白玉带,携弟改过返故乡。

满目桑麻喜归去,世人犹唱陈三两。

越剧《陈三两》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越剧电视剧《陈三两》浙江越剧团 黄依群 http://www.56.com/u20/v_NjE0NjE0OTc.html

电视剧版越剧《陈三两》唱词

演员表:

黄依群饰陈三两

林再明饰李凤鸣

张弓饰陈奎

廖琪瑛饰鸨母

裘萃川饰张老来

领唱:王滨梅

越剧《陈三两》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越剧《陈三两》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唱词:

合   唱:山阴才女李素清,芳年不幸落风尘。慧心巧手怀绝艺,才得保全清白身。双管齐书写奇文,一字能值三两银。姑苏名妓陈三两,青楼独秀一枝春。

陈三两:睡梦中姐弟重逢正悲喜,闻啼莺正悲喜时又分离。春秋倏忽三年过,为姐日夜常牵记。往事不堪回首望,悲莫悲兮生别离。想当初我卖身被骗入青楼,亲骨肉一别三载无消息。思亲之情深似海,骨肉重逢难预期。恨不得此身重回梦魂里,见一见我那朝思暮想的亲弟弟。

合   唱:蛛丝乱网结窗楹,黄芦苦竹绕宅生。虎丘山下旧学馆,断垣残壁半蒙尘。

陈三两:旧地重来心凄冷,不觉魄动又魂惊。泪难掩悲难禁,滴滴悲泪点点情。泪似流泉何时尽,枯木何日能逢春。何时月圆人团聚,姐弟含笑叙衷情。悲切切踏苍苔走出荒庭,荒院内何来这读书声。

陈三两:眼前这个穷娃娃,年纪不过十二三。但见他瘦骨伶仃衣破烂,眉宇间却透英气出言不凡。小树怎禁寒霜打,幼苗正待春雨洒。穷而好学真难得,爱惜情涌上心犹如浪翻。细斟酌暗自把主意定下,我心愿化春泥护持幼苗把根扎。

鸨   母:摇钱树陈三两,一早出门去烧香。过午不见人回转,等得老娘心发慌。匆匆走出门前望,你有轿不坐为哪桩。

鸨   母:姑娘做事太荒唐,竟然收留小化郎。富春院不是孤儿院,赏花楼不是积善堂。老娘掌管富春院,岂容姑娘你自主张。

陈三两:非是我擅自作主张,同病相怜人之常。可怜他父母双亡失依靠,沿街乞食苦流浪。小陈奎人穷志不穷,乞儿读书非寻常。我有心留在身边亲教养,指望他有朝一日成栋梁。我已认他为义弟,从今后姐弟相伴度时光。

鸨   母:老娘花钱买了你,你就是我笼中的鸡栏里的羊。什么义弟不义弟,快快赶出小化郎。

陈三两:你何必大喊大叫逞凶狂,女儿家人虽柔弱心也刚。***厉害我早领教,无非是强逼女儿再悬梁。

合   唱: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年一年又一年。殷殷垂训姐教弟,春花秋月非等闲。严师教诲不知倦,学子苦读砚磨穿。七年读破书万卷,雄鹰展翅欲冲天。

陈   奎:秋闱过春闱近,大比之年已将临。举子纷纷把行囊整,我也想赴试上京城。仰望高天前程远,永铭记义姐七载教育恩。欲别恩姐心难舍,临行不觉又沉吟。

陈三两:樵夫砍柴为谋生,学子读书为功名。贤弟你好学心聪悟,七载寒暑学有成。芸窗外杨柳垂青春闱近,莫非你意欲赴试上帝京。

陈   奎:恩姐出言知我心,小弟我正为此事自沉吟。七载相依蒙教养,恩姐更比亲姐亲。更何况恩姐近来身不适,小弟我理当侍候奉晨昏。

陈三两:偶染小恙不要紧,为姐我身边自有人照应。我已为你把行装整,略尽愚姐一片心。替换衣衫姐裁剪,可御春寒暖弟身。二百两纹银聊作盘川赠,望贤弟安心赴试早登程。

合   唱:山青青水青青,杨柳依依送征人。何时访得亲弟回,慰籍十年思念情。

陈   奎:锦绣文章天下惊,龙虎榜上得头名。琼林宴罢修书信,寄与恩姐报佳音。

鸨   母:一封信搅得我意乱心慌,想不到叫化子成了状元郎。他一朝来接陈三两,怕只怕不赏银子要挨棍棒。得下手时先下手,免落个人财两空自遭殃。卖出姑娘关院门,老娘我远走高飞奔他乡。

张老来:老汉今年六十九,生意兴旺家财有。老来也该享清福,免得我烟花阵里再奔走。我心想娶个姑娘做三房,特地上门把妈妈求。

李凤鸣:李凤鸣初登科湖州上任,花厅内思亲姐心神不宁。亲骨肉遭离散悠悠十载,何日里得重逢姐弟欢欣。姑苏城烟花女陈氏三两,卖与那张富户甘为妾媵。却为何契约上未盖官印,也未见画花押难作证明。这银票分明是买个官凭,二百两求一个顺水人情。想不到一朝为官新上任,白花花的银子无脚自登门。怪不得功名利禄,风靡了世上多少读书人。眼望银票心沉吟,百般感慨油然生。想当初父死无钱买棺木,亲姐姐含悲忍痛去卖身。卖得银子二百两,骨肉分离到如今。想到此心猛省,我岂能收受贿赂污清名。苦尽甘来得功名,又何苦念念不忘忆清贫。做官何必太拘谨,区区不过二百银。娼妓从良是好事,烟花女哪个不想出火坑。取之有道不为贪,不伤天理即公正。更何况官场应酬开销大,两全其美无愧于心。

陈三两:陈三两蒙冤苦悲泪难禁,堪叹人生似飘萍。悲切切来至公堂上,吉凶难卜心不宁。大着胆儿抬头望,又只见州官威严坐中庭。大堂上悬金匾清廉公正,两庭柱挂楹联字字分明。上联是唯清唯廉贵于自律,下联是必公必正志在拯民。观罢心头萌希望,但愿得堂上官清正廉明。持公道惩腐恶扶危解困,救弱女出水火还我三两自由身。

陈三两:大老爷容禀,小女子出身自寒门,自幼也曾读书经。一十三岁家遭难,不幸被骗落风尘。一瓣书香未泯灭,我不愿甘为下贱自沉沦。在院中吟诗卖字得厚赠,弱女子才得保全清白身。恨只恨鸨母贪财昧良心,又将我卖与富商作妾媵。那老客年近七十似风前烛,寻花问柳不正经。家中早有妻妾在,弱女子不愿忍辱入高门。

李凤鸣:一句话触及我心病,倒叫我凤鸣暗吃惊。大胆娼妇敢顶嘴,不施王法你不死心。

陈三两:为官者理应当主持公道,切不可图私利枉法徇情。大堂上高挂着清廉公正,却为何仗官威欺压黎民。你不分皂白强作主,逼迫我跟随老耋作妾媵。老爷呀,你手抚心口想一想,世上谁无骨肉亲。三两我若是你亲姐姐,难道你也会卖姐为妾不顾骨肉情。

陈三两:贪官无情用拶刑,无辜的女子鲜血淋。十指连心痛难忍,上公堂我才知千官难有一官清。天哪天哪,人间何处有公正,谁来解救受屈的人。

陈三两:我兄弟甲子年间中科举,乙丑年间得头名。连中三元夺魁首,披红戴花宴琼林。若问他是哪一个,陈奎就是我兄弟名。

李凤鸣:错看她烟花巷里下贱女,哪知她是状元之姐贵千金。我只道平空得来银二百,却不料银票竟是惹祸的根。我只得低声下气带笑迎,免得那泼天大浪祸临身。

陈三两:陈奎他是沿门乞讨一孤儿,我也是父母双亡落风尘。黄连苦竹苦根生,我与他同是天涯沦落人。三两我收留孤儿进院门,烟花女亲自教导做先生。他是不分寒暑勤攻读,长夜苦读到天明。不负我七年教养费苦心,进京赴试中头名。

陈三两:不肖弟气得我五内俱焚,心滴血肠寸断欲哭无声。想不到你戴上乌纱就忘本,二百两铜臭银熏黑了你的心。公堂施虐害百姓,贪赃枉法动酷刑。狠心拶了你亲姐姐,拶得我指折骨裂血淋淋。这双手啊,这双手曾经抱你人长大,这双手曾经扶你学步行。这双手喂你吃过小米糊,这双手为你补过破衣襟。这双手教你写过梅花篆,这双手给你指点读书经。这双手为你拭过伤心泪,这双手赠过为姐卖身银。十年离散亲骨肉,为姐我朝思暮想到如今。盼呀盼等呀等,几番团聚在梦境。谁料想盼到姐弟重逢日,狠心弟撕碎了亲姐一颗心。你得了二百肮脏银,是非曲直全不分。你得了二百肮脏银,徇情枉法不为民。你得了二百肮脏银,倒行逆施昧良心。你得了二百肮脏银,欺压弱女用大刑。你利令智昏忘父训,辱没清白好家声。你为人无德为官不正上愧青天下愧黎民,你有何面目去见那死去的爹娘活着的亲人。

陈   奎:狗官做事太欺人,贪赃枉法滥用刑。我如山巨笔不轻判,

陈三两:请按国法定罪名。

陈   奎:恩姐她蒙冤屈身受酷刑,不法官竟是那亲弟凤鸣。他贪污受贿二百两,按律典理当削职贬为民。骨肉重逢在公堂,活活拆离怎忍心。论国法思人情,孰为重孰为轻。左思右想意难定,不由陈奎暗沉吟。

陈三两:他初登仕途便贪赃,岂能混迹在官场。你执法如山持公道,削职为民理应当。为姐被骗落风尘,卖身为妾岂甘心。借你官俸赎我身,搭救你姐姐出火坑。为姐求你第三桩,实难忘七年相处情谊长。如今贤弟把高官做,为姐我不图报答把福享。一叶扁舟向东去,愿带凤鸣返故乡。见乡亲跪谢宠弟失教罪,守坟茔先父遗训不敢忘。十年来弟弟孤身无依靠,姐有愧未能爱护失教养。从今后布衣芒鞋同劳作,粗茶淡饭度时光。日耕织夜读书,为姐我亲把凤鸣再教养。教人教心心才正,浇花浇根花才旺。凤鸣啊,别忘了做人更比做官难,要紧记心不正时耻便丧。从今后读书做人重起头,要做官就要先做人,姐要你不做朽木做栋梁。

合   唱:不穿紫袍白玉带,姐弟布衣返故乡。春风轻拂柳丝绿,情比运河水更长。

越剧《花中君子》吕瑞英赵志刚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e8syccUrko/

戏笔陈三两

http://club.163.com/viewElite.m?catalogId=117763&eliteId=117763_100d258a4200004

戏笔《陈三两》一

小百花来义乌演出从来都不是外买票所以每次得到演出的消息就得上窜下跳的到处找票好在每次朋友们发到票立马就会想到我何况这一次他们一致认为是我常念叨不停的茅威涛演西厢呢电话里几乎比我还兴奋任我解释也灭不了他们的兴奋算了反正戏是我看的

陈三两是一出老戏但小百花的演出版改动的的比较大黄依群演这出戏对她来说是得心应手当年凭此戏一举夺魁加上当了导演之后对于戏的本质理解比一般演员更高

陈三两的剧本如优之越所言很多地方都洋溢着现代气息比如包二奶比如李凤鸣的"命都没有还……(忘了词了,好象是什么讲什么道德一类的)”。

但我觉得在逻辑上还是旧的剧本好,新剧本很多地方不如旧的。比如,陈奎再次出场时,没有交代他用银救父的最终结果,还有他为什么还会流浪的原因,还有他为何要来找陈三两呢?如果这儿给陈奎加上一个抒事的段子可能更会突出那个时代科考制度及官场黑暗带给人物的悲剧人生,更能使两个相同命运的人产生共同悲音而使陈三两不顾一切都将陈奎认下来。

舞台的布景是小百花一贯的风格,如同《红丝错》一样,只有几块花窗,只不过陈三两的是几块沉重的花格门,再加一桌两椅的最古老的演出程式,有别于西厢的那种诗意雅意的现代布景。

花格门本来是一种陈旧,而它这种陈旧带给人一种难以喘气的压力,当演员在台上挥舞长袖的时候,台下的观众与人物命运同悲的时候却又能无时不刻地感受到那种人物背后环境带来的压迫感觉。增加三两在逆环境下的悲苦。

大约是戏太熟的原因,或者是因为指点边上朋友如何抓镜头拍照片,所以多少是分了很多的心,无法更深的溶入人物,到是身边的大妈一直在不停的抽噎,大妈边上的大妈不停地劝解,这有什么好哭的,但这位大妈还一直垂泪到戏结束。戏很大众化,所以大妈带来的小女孩常会语出惊人,比如台上演员在吐血,她说,是真的吐血吗?演员死了,她会说,她是假死的了,大约看出来我比较懂戏,所以在得不到答案的同时开始将问题交给我陌生的,他姐姐为什么要把他丢官呢?我知道了,他弟弟做官了就会来救她的?咦,他们怎么不认识了?一双好奇的眼,不知是不是进入戏曲殿堂最初的引导者!

戏笔《陈三两》二

因为是赠票,上座率最多也就七成。比之前两年前的红丝错暴满还加座的情况看来,这可是一个一般般的上座率,即使我在当地电台的做了一定的宣传,一听到是包场的,多少有人会打退堂鼓,虽然我在节目里教他们等退票或是在演出开始半小时后大模大样的进入没人检票,还是少有人来看,但不知西厢记的上座会不会高于陈三两。

演出结束后,到了后台,江瑶是带病演出的,所以走得很急,我也不太习惯与演员找交道,甚至放弃了采采访的机会。最初没想过陈三两里会有江瑶的出场,甚至没想过送花什么的,好在没有去送,因为后来根本没人送花,假如我送花去,一束不知送给谁好。

俞会珍在任一出戏里都很出彩,尤其这些年来,艺术更是加了一层了,所以母亲对她是过目不忘,一回家就问我,那老太太是不是就是红丝错里的老太太,演的很好,她最好了。很怪是的母亲对于陈三两,李凤鸣及陈奎三个演员的印象差到没底,回家后一句话就让我气吐血。非得与我吵这三个演员前后半场换过人的。唉,没见她们前后长一个样子的吗?

戏笔《陈三两》三

最难忍受的是这剧本的最初安排到底是谁演陈奎谁演李凤鸣?

好好的邵雁要唱范派,江瑶却要唱徐派。

最初还没有听出来味来,听邵雁唱李凤鸣,老觉得这味不象平演唱的

说徐派好象有那么几个高音象,刚刚牵强以为是徐派,偏在最后一句

来了一个正正宗宗的范派的弦下腔,让你摔坏了眼镜。

最初看到江瑶出场的时候没有唱只有对白,于是还和朋友说,瑶瑶说她

的角色都是酷酷的,这下陈奎可邪不了了。

没想到第二次一出场,来了一句范派很浓的徐派,朋友说不是范派,我说是徐派,

那几个拐腔太容易听出来,私下里争个不休,后面的老大妈来了一句,江派。

我倒。

很怀疑当初写剧本的时候根本就是江演李邵演陈奎。

百思不解。

大约是太累了,昨天除了瑶瑶身体不佳外,邵雁的嗓子也有些哑。

估计这一季演出实在是太多了。

越剧全剧花中君子唐晓羚王清杨婷娜http://www.56.com/u11/v_NTA4MDczMzA.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