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1碧血青天  

2015-10-22 20:53:55|  分类: 国粹京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1碧血青天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1碧血青天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包兴——虞伟包拯——唐元才陈琳——陈少云狄娘娘——何蕾范仲华——严庆谷

郭安——奚维堂郭槐——张达发寇玉——史依泓寇珠——史依泓李妃——胡璇

刘妃——刘洁宁总管——童航秦凤——金锡华赵德芳——徐建忠赵恒——唐元才

赵祯——张子谦赵祯——章雁旁白——陈醇配音——朱浩忠庄顺海何蕾

主题曲(演唱:关栋天)

哭也无用,怨也无用。愁煞闷煞,换不来几多宽慰几多笑容。山也未穷,路也未穷。苦尽苦绝,总当有一线生机相连相通。莫说人生如梦,莫说岁月峥嵘。鼓起那满腹豪情一腔勇,抚平这惊世劫波剜心痛。重归漠漠平静中,海阔天空。

第十一集:碧血青天

旁   白:漫漫长夜危机伏,最是凶险黎明时。在这场正与邪、善与恶最后搏击来临之时,受尽苦难却侥幸活命的知情人陈琳,自然成了奸贼报复和灭口的靶子。

郭   槐:回太后的话,尝药的奴才倒是找来了。

刘   妃:他是谁呀?

郭   槐:他是,陈琳!

刘   妃:哈哈……我刚说过,陈琳的忠心,我信得过。郭槐!

郭   槐:在!

刘   妃:把药给他!

郭   槐:嗻!陈公公!替太后尝药吧!

陈   琳:这药中有诈显易见,分明是杀人灭口,要送我陈琳赴黄泉。我情急无奈强争辩,一事不明请教台前。

郭   槐:哈哈!陈公公!你有事要求教于我?

陈   琳:郭都堂!我想忠臣义仆替主尝药,乃古往今来之美谈。是忠臣不怕殉国之危,是义仆不避殒命之险。太后对郭都堂的封赏有佳,宠信无比。现如今太后凤体欠安,你理当效仿前贤,亲口尝药,方不愧七尺之躯,拳拳忠义之心哪!

郭   槐:照你这么说,这药得我尝喽?

陈   琳:这样一个尽忠的良机,陈琳不敢与都堂争夺!

郭   槐:我要是不想尝呢?

陈   琳:您岂能断然拒绝?

郭   槐:我断然拒绝了又怎么样呢?

陈   琳:你总不会让太后难堪吧?

郭   槐:太后!您看!

刘   妃:既然这样,郭槐!

郭   槐:在!

刘   妃:你就喝了吧!

郭   槐:好!为了太后凤体康复,我郭槐万死不辞!

陈   琳:郭都堂!请!

郭   槐:太后!药中无毒,太后请用药!

刘   妃:这药服下去,倒还舒坦。

陈   琳:如此,请太后好生将养,奴婢告退!

郭   槐:等一等!在药,还有第二服!这会儿,该你尝啦!

刘   妃:端上来!

郭   安:陈公公!请吧!请吧!

陈   琳:只想抽身避劫难,谁料恶魔更凶残。眼看此刻难脱险,

郭   安:陈公公!请吧!

郭   槐:请吧!

陈   琳:暗自默祷对苍天。录隐情我修下了密折一卷,托付那心腹人藏匿森严。有一朝扫阴霾乾坤扭转,我陈琳依仗它再吐真言。临死前禁不住高声骂喊,

郭   安:喝!

陈   琳:奸妃!狗奸贼!

郭   槐:反了你!

陈   琳:到九泉我也要雪恨伸冤。

刘   妃:好哇!你这个下贱的奴才!总算说出实话啦!我今天也让你死个明白!那李妃要想平冤,不能没有你这个活口。今儿个我把你给杀了,无干无证,其奈我何?到头来什么都不能改,什么都不能变。我,依然还是稳坐龙楼的当今太后!

郭   槐:对!

陈   琳:哼哼!恐怕世间忠义之人尚未死绝,正义之士还没杀尽!

刘   妃:你是说八贤王是不是?他要事有能耐,有胆量翻这个案,为什么八年来闭门不出?

陈   琳:这!

刘   妃:沉默不语?连看都不敢派人来看一眼?

陈   琳:啊!

郭   槐:八贤王只要保住他儿子的那个皇位就成,还管你什么伸冤不伸冤?

陈   琳:八贤王!哼哼……

郭槐刘妃:哈哈……

陈   琳:哈哈……

刘   妃:住口!你这下贱的奴才!

陈   琳:奴才?不错!我是个奴才!在宫中低人三分。可是,比起你们来,我知廉耻,明是非,通人情,有人性。别以为你们位高权重,可以为所欲为。等着吧!皇天后土不会宽恕你的罪过!不会饶恕你们的恶行!

郭   槐:你大胆!

陈   琳:转眼间哗啦啦,转眼间哗啦啦,天倾斜,地崩塌!

郭   安:喝!

郭   槐:给我灌!灌!灌!

陈   琳:去!哎呀呀!悲悲悲,悲忠良屈杀,忧忧忧,忧公理践踏。你你……

郭   槐:你们给我按着他!你们给我按着他!

刘   妃:给我灌!

郭   槐:你给我喝!喝!

陈   琳:恨恨恨,恨恶人张狂,痛痛痛,痛无辜遭伐。盼苍天降下千钧剑,灭尽那世间厉鬼与凶煞,令尘寰白璧无瑕!

太   监:启奏太后:八贤王驾到!

陈   琳:八、八贤王!

郭   槐: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刘   妃:正好为陈琳送行!

郭   槐:请!

赵德芳:啊!陈琳!怎么啦?

陈   琳:她!我!她!

赵德芳:陈琳!一代忠良死得惨,

刘   妃:陈琳为了替哀家尝药,不幸身亡。郭槐!

郭   槐:在!

刘   妃:选好上等棺木,厚葬陈琳!

郭   槐:嗻!孩子们!

众太监:有!

郭   槐:搭下去!

众太监:嗻!

郭   安:搭下去!

刘   妃:贤爷!贤爷!

赵德芳:你!

刘   妃:你受惊了!本来嘛,人间万事,难违天意。当年李妃怀胎,生的却是妖孽,这不是天意吗?哀家身为偏妃,却登上了太后宝座,这不也是天意吗?

赵德芳:你!

刘   妃:陈琳在先皇面前诬告哀家,蒙蔽圣听,眼看得逞。可先皇发病猝死,这难道不也是天意吗?听说你到下三所寻找陈琳,偏偏此时此刻在这儿,见到最后一面,这难道不都是天意吗?

赵德芳:你!好狠毒的心哪!

刘   妃:狠毒?都因为你不守信约,我被迫无奈,才不得不出此绝招!

赵德芳:陈琳虽死,我赵德芳还在。你何不将我也置于死地?

刘   妃:贤王乃太祖皇帝的血脉,先皇的御弟,哀家怎会亏待于你?而你,无干无证,其奈我何?再说,江山社稷总以安稳宁靖最为要紧,倘若逼我真的动用先皇的遗诏,恐怕大宋江山、赵氏宗庙就要乱成一团啦!你这是何苦呢?

赵德芳:我不信这千古奇冤案难翻!

包   拯:大宋朝果出了惊世奇案,深宫内逞淫威势焰熏天。杀陈琳灭活口图穷匕见,滔天罪恰正好一目了然。李娘娘受诬害人当共鉴,我理当主正义,查案情,秉公而断,细审详辨,要为他昭雪平沉冤。循律法惩办元凶刻不容缓,

   龙:大人!陈琳一死,无人作证!

   虎:干证俱毁,疑案怎断?

   龙:若审此案,

张龙赵虎:凶多吉少哇!

包   拯:无干证难断案我步履维艰。

范仲华:包二叔!包二叔!包二叔!

包   兴:是你呀?什么事啊?

范仲华:我要上签押房找包大人!

包   兴:包大人为你们的案子是绞尽了脑汁儿。有什么事,别打扰他,跟我说。

范仲华:这么重要的事儿,我怎么跟你说呢?

包   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跟你干妈穿什么褂子、盖什么被子、喝什么茶水、吃什么早点?

范仲华:都不是!都不是!

包   兴:那一定是为你干妈医治瞎眼的事了?

范仲华:嗨!我妈的眼睛,您还不知道吗?经包大人请来的良医调治的半个月,已然看得见斗大的字儿,认得出跟前的人,高兴还来不及呢,用得着烦心吗?我这事儿啊,非找包大人不可了!

包   兴:不行!你没瞧大人正忙着吗?

范仲华:可我真的有要紧事儿啊!

包   兴:比起大人的公事,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呢?哎!回来!回来!

包   拯:包兴!

包   兴:大人!

包   拯:你与范仲华二人说些什么?

包   兴:没!没说什么!下去!

包   拯:唤他进来讲话!

包   兴:是!

范仲华:大人!

包   兴:大人!废话少说!

范仲华:大人!这几天我在衙门外,认识了一个姑娘。

包   兴:姑娘?

范仲华:它是这么回事儿!几天前——那天早上,我上街给我妈买煎饼果子,忽然在衙门外我遇见了一位年轻姑娘。她说:走道没留神,扭伤了脚,蹲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我见她怪可怜的,就劝她别着急,我说呀,给我干妈治眼睛的大夫一会儿就来。要不,等他来了,我让他先给你治。怎么样啊?正说着呢,大夫就来了。我刚跟大夫打了个招呼,再一回头,哎!那姑娘就无影无踪了!真是见鬼了!

包   兴:我看你呀,是真见鬼了!

范仲华:不是!我琢磨着,她是被我一声吆喝给吓跑了。第二天,我正好买鸡回府,忽然,那姑娘又出现在衙门口。她告诉我说,脚不疼了,听说我干妈的眼睛不好,特地求来一剂偏方,要亲手给我干妈煎汤熬药。我说不用了,我干妈的眼睛已全治好了,可是她还是一定要见我干妈。我没答应,她就一连几天守候门外,死乞白赖求我带她进府。

包   拯:你可知那一女子为何要进府见你老娘?

范仲华:这!哦!她说有好心献上!

包   拯:包兴!

包   兴:大人!

包   拯:你看呢?

包   兴:我?我哪儿知道她的心思啊?

包   拯:难道你看不出这内中有诈?休道是干证俱毁线索断,奇女子欲闯府衙非偶然。我岂能轻放过这端倪一线?巧部署我我查根底追本穷源。

包   兴:我去把她抓来!

包   拯:休要惊吓于她。将计就计,带她进府,面见娘娘!

包   兴:哎!

范仲华:姑娘请!姑娘!这就是我妈!

寇   玉:老人家在上,小女子拜见!

范仲华:姑娘!请坐!快请坐!

李   妃:你我素不相识,因何前来相见?

寇   玉:虽然素不相识,可老人家元宵夜晚,御街之上,一声呼唤,动地惊天。足令天下无父无母之辈心碎,无儿无女之人悲酸哪!

李   妃:你怎么晓得我是元宵灯会惊驾之人?

寇   玉:倘若没有猜错,老人家还是一位贵人!

范仲华:姑娘!请喝茶!姑娘!请!

李   妃:老身罪在不赦,何以为贵?

寇   玉:岂不知罪在一时,贵在一生?

李   妃:你出言不凡,来此必有所为!

寇   玉:小女子前来,是受他人之托。

李   妃:何人之托?

寇   玉:这!老人家!小女子受重托冒昧来访,为他人干办那要事一桩。托付者的名和姓不便言讲,望宽宥莫怪我隐匿行藏。

李   妃:既然是受重托刻意寻访,理应该直言高一诉衷肠。似这样吞吞吐吐云遮雾障,莫非是暗怀巧机欲试锋芒?

寇   玉:老人家休忧虑把心宽放,我这里一片冰心胸中藏。为报恩甘冒凶险把府衙闯,恩公的嘱托我时时铭心房。

李   妃:你道那恩公他是哪一个?

寇   玉:是、

李   妃:你说!你讲!

范仲华:你快说呀!

寇   玉:老人家休要逼问,且看我是何人?

李   妃:寇珠!难道是屈死的孤魂转还乡?

寇   玉:好哇!能辨别我与寇珠肖然一样,恰证实她就是李氏娘娘。

李   妃:到底受何人之托将我访?

寇   玉:是陈琳他嘱我寻找皇娘!

李   妃:陈琳?你……到底是何人?

寇   玉:娘娘啊!我本是寇珠姐姐的小胞妹,颜相仿貌酷似长幼相伴在深闺。入宫门她离乡别井十余岁,传噩耗方信香魂永难归。爹和娘含恨终天双双去,撇下了小寇玉我是孤苦伶仃,凄凄惨惨独守在寒扉。陈公公生怜悯他与我结义父女来称谓,又将我接进京来,寄养在姑表家中长相随。遭劫难被幽禁他不畏不馁,感恩德我常涉险送酒送饭入宫闱。他暗中书密折藏匿锦盒内,交付我深埋宅院待机而为。几天前闻凶讯我痛彻肝肺,替恩公偿夙愿舍我有谁?今日里冒死献盒把英灵告慰,望娘娘,度艰危,包大人,扬虎威,洗沉冤,逞奸贼,无愧那王法森森众目睽睽。

李   妃:“为举告刘妃、郭槐谋夺后位、残害无辜、惑乱宫廷事,陈琳泣血上奏!泣血上奏!”

寇   玉:包大人!

包   拯:起来!密折一卷干证具备,果然是皇王圣母返宫闱。十八年受尽人间冤孽罪,今日里雪耻翻案辨是非。叫人来将国太好生搀扶正位,行大礼参凤驾一扫愁眉!

李   妃:包卿平身!

包   拯:谢国太!

   役:太后懿旨到!

   虎:启大人:仁寿宫国都堂前来传旨!他现在门外,口口声声说是奉旨前来,查询大人是怎样结案的。

包   兴:看来他们杀了陈琳不算,还要跟大人您较劲儿哪!

包   拯:他来得好!包兴!

包   兴:在!

包   拯:大开仪门,香案接旨!

包   兴:香案接旨!

郭   槐:太后诏曰:“元宵灯会,瞎婆犯案,着令开封府审判。至今半月,未见回复。特下懿旨,着令包拯立时结案,奏报宫廷。”望诏谢恩哪!

包   拯:千千岁!

郭   槐:包大人!

包   拯:公公!

郭   槐:半月不见,您清瘦多了!想是办案辛苦啦!

包   拯:此案头绪不清,线索不明,委实难以审理。还请公公回宫美言,祈求太后,宽限时日!

郭   槐:没说的!咱家一向佩服包大人,这回包大人偶遇难题,哈哈……我愿两肋插刀,效犬马之劳!

包   拯:如此有劳公公!

郭   槐:好说!好说!

包   拯:花厅摆宴,与公公同饮!

包   兴:是!

郭   槐:如此,我打搅啦!

包   拯:请!

郭   槐:哈哈……

郭   槐:喝着!喝着!

包   拯:公公!请!

包   兴:郭公公!我敬您一杯!

郭   槐:你敬我!喝喝……

包   拯:公公!包某敬你!

包   兴:包大人敬酒,您得喝呀!

郭   槐:这我得喝!

包   拯:请!

包   兴:郭公公!您慢走!您慢走!

郭   槐:包黑子接懿旨乱了手脚,颜恭谨语谦和他、他盛宴相邀。

包   兴:您留神哪!

郭   槐:我看他难结案计穷谋少,他只得顺水推舟俯首求饶。

包   兴:当心!迈门槛!迈门槛!郭公公!您当心!来!这边坐!

郭   槐:哎!这、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阴森森的?这是哪儿啊?

包   兴:郭公公!这是包大人款待贵客的地方!来来来!您烤烤火,暖暖身子!来!您再喝上一杯!

郭   槐:喝!你放下!放下!

包   兴:您喝着!郭公公!您在这喝着,小的我去去就来。

郭   槐:回来!咱家是来宣读懿旨、查验断案的,怎么着?怎么把我搁在冷板凳儿上,呃!不管啦?

包   兴:哪儿能啊?包大人刚才亲自把盏,他、他怎么怠慢您了?

郭   槐:啊!包拯哪儿去了?

包   兴:包大人?

郭   槐:怎么啦?

包   兴:别忙!嘘!别让他们听见!要让他们听见了,全来找包大人喊冤,大人怎么应付得过来呢?

郭   槐:喊冤?

包   兴:啊!

郭   槐:找包拯喊冤?

包   兴:是啊!

郭   槐:他们是谁呀?

包   兴:他们、我就不好说了。

郭   槐:怎么不好说了?

包   兴:他们,尽是些个孤魂怨鬼!

郭   槐:不许胡说!

包   兴:我不胡说!郭公公!你来!来!来呀!来来来!公公!来来来!您看!您看!您看哪!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您看!

郭   槐:这开封府,怎么神神道道的?

包   兴:郭公公!您还不知道?

郭   槐:知道、知道什么?

包   兴:唉!我的都堂大老爷!包大人,重任当,夜管阴来日管阳。白日里管的是大宋天下,八十三州黎民百姓诉讼状,到夜晚还得管幽冥地界,孤魂怨鬼新老悬案一桩桩,新老悬案一桩桩。

郭   槐:有这事儿?

包   兴:有!有!每天到晚上,冤鬼挤满堂。无奈何只得派遣三班衙役,手持灵符、挥香舞剑,驱赶那些鬼儿郎和鬼娘行,驱赶鬼郎鬼娘行。

郭   槐:这是真的?

包   兴:真的!

郭   槐:这、这怎么回事儿?这、这是什么声音?

包   兴:这就是鬼哭神嚎!

郭   槐:这厅堂为何不多点点灯?

包   兴:三更天了,是时候了!郭公公!

郭   槐:啊!

包   兴:我家大人要审阴案了,小的得去伺候!我走了!

郭   槐:别走!你别走!别走啊你!钟馗大老爷!我胆儿小啊!不经吓呀!我、我给您磕头了我!来人哪!

包   拯:升堂!

领   唱:人神怒,鬼魂泣,善恶报应终有期,终有期。真伪和良莠已到澄清日,真伪和良莠已到澄清日,天网恢恢,理法、理法、理法森森怎容欺?怎容欺?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全)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1旷世奇闻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2劫后余生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3咫尺天涯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4舍生取义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5山重水复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6荒庙深情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7九死一生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8功败垂成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09狂澜再掀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0风云起伏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1碧血青天

十二集京剧电视连续剧《狸猫换太子》12正义回归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