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京剧《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2016-12-31 19:15:01|  分类: 国粹京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祥,出自于冯梦龙《警世通言》第三十二卷,也曾被搬上电影屏幕,在民间广为流传。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许 翠 饰 杜十娘

《杜十娘》初登京剧舞台,是于1929年11月29日,荀慧生先生在北京中和戏院演出。后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又对这出戏做了重新整理加工,于1961年新年在北京吉祥戏院演出。

这些年份距离现在,似乎是太久了。

但是!这个周三,空中剧院将播出全本京剧《杜十娘》!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在戏曲作品中,负心戏并不少见,而京剧《杜十娘》这出悲剧之所以受到大家的喜爱,在于杜十娘虽身为名妓,有着“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脸如莲萼,分明卓氏文君;唇似樱桃,何减白家樊素。”的美貌,也有着不甘堕落的傲骨。

她一心从良,却无奈遇人不淑,惨遭背叛,在这种绝境之下,仍有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的决然,这种宁死不屈的刚烈性格,使得她不同于其他女性形象。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值得期待的是:此次的全本演出,经过主演许翠等人的整理改编,在剧情结构、音乐唱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等多个方面呈现出新意,更由孙毓敏任艺术顾问。这样强大的阵容给了这部剧新的生机和活力。

更多精彩,周三晚,我们空中剧院见~

主演

许 翠...........杜十娘

曾宝玉...........李干先

高 彤.......... 柳遇春

孙 震...........孙 富

摄影:郑刚

京剧《杜十娘》选场 李海燕主演

京剧《杜十娘》 熊明霞 金喜全

新编京剧《杜十娘》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是流传久远尽人皆知的古老故事。据此改编成的各种戏曲剧目也雄踞舞台,几百年常演不衰。最近,看了中国戏曲学院推出的邹忆青、戴英禄编剧,程派传人李海燕主演的新编京剧《杜十娘》,引发了我许多思考。

这是一曲美的礼赞。杜十娘幼失双亲,被卖入娼门。然而,尽管命比纸薄,身为下贱,她却保持着一颗不甘屈辱的心,葆有着一片至纯至真的情。正像作者声言:名动京都的美艳,琴声哀怨的泣诉,博得了宦门学子李甲的同情。十娘寻觅到了梦中情人,将一腔赤诚的爱和未来生活的憧憬,全部寄托在恋人的身上。

这是一曲美被戕害的悲吟。布政司——作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岂能容得下一个青楼女子?豪门权势阻绝了她的自新之路,破灭了未来的憧憬。屈服于家门的淫威,更匍匐于金钱的诱惑,李甲背信弃义,将她转卖给恶商孙富。美被戕害于封建制度和封建礼教。

这更是一曲以弱抗暴、维护做人尊严的颂歌。怒沉百宝箱是原话本的点睛之笔,也是戏剧的高潮。面对“买了我又卖了我”的李公子及花千两纹银买十娘、“待价而沽再卖佳人”的阔商,杜十娘毅然打开百宝箱,将旷世珍宝怒沉江中;而当两个丑恶男人眼睁睁地看着奇珍沉江而拜伏哀号的时候,十娘给了他们最大的蔑视,之后以死向“物贵人非”的不公发出了血的控诉和抗议。总之,剧作凸现了杜十娘的人性美、人情美、人格美,描绘了美被无情戕害和美的毁灭,具有感人至深的悲剧品格。

杜十娘的故事,最早见于明代冯梦龙编纂的《警世通言》。冯梦龙深受市民意识的影响,重视小说、戏曲和通俗文学,对封建礼教持轻蔑的态度,对真挚的爱情故事情有独钟,志在“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颂人间真情,揭礼教虚伪,表现了进步的人文主义思想。这不禁使人联想起他的前辈、大戏剧家汤显祖。他们都生活在万历年间,他们笔下的两位杜家女性———杜十娘和杜丽娘,身份不同,地位不同,一个是青楼娼女,一个是名门闺秀,但追求爱情幸福、婚姻自主,却是共通的。

如果把眼光越过重洋,我们将会发现,享誉全球的大戏剧家莎士比亚,也是冯梦龙和汤显祖的同时代人。莎翁处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提倡个性解放,歌颂纯真爱情,反对封建束缚和神权桎梏,反映了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罗密欧与朱丽叶》正是他这一思想的反映。而我们将朱丽叶与知府千金杜丽娘、青楼娼女杜十娘联系起来加以比较,也会很容易地发现他们的共通点:反对束缚和桎梏,追求爱情和婚姻的自主。而就抗争双方的力量对比而言,杜十娘显然要艰难得多,悲壮得多!杜丽娘是抑郁而死,死而复苏;朱丽叶是错失性命;杜十娘则是惊天动地的怀宝沉江,以命抗争。中外的这些巨人,就思想内涵的深度和高度而言,都站在了世界潮流的前列。

演出显示了强大的实力:程派新秀李海燕饰杜十娘,靳学斌饰李甲,可谓阵容整齐。李海燕扮相俊美,表演大度,气势不凡,演唱深得程腔真谛,韵味悠长,激越处回肠荡气,徐缓处赏心悦耳

京剧《杜十娘》——恩情千万种 都付流水中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李海燕饰演的杜十娘

昨天晚上应戏曲学院的朋友之邀,和社长一起去看了李海燕的新戏《杜十娘》的彩排。

我们去看戏的路上在南樱桃园换车,看旁边一个人分外眼熟,还不停的哼着皮黄,在昏暗的灯光中仔细打量才看出是朱宝光。和他打了招呼,坐在车上就聊了一路,说到去清华教戏、战友新排的《沧海忠魂》(本周二在国防大学那边彩排)、他刚刚录制的7期教京剧(都是马派早、中期唱段),还有好演员的标准等等。最后我们两个还是跟着他进的排练场。

早到了将近半个小时,与上次社庆演出请的鼓师小杨聊了一会儿,看见不少戏曲学院的老师,董德光还在忙着扮戏——居然以老生演孙富,有魄力。剧中李海燕演杜十娘、靳学斌演李甲,其余配角大多是戏曲学院的学生。乐队中也有不少学生,比如前半出的琴师小宋,也是上次来帮我们伴奏的。

在这出新编戏中,我看到了很多让我反感的因素,可以说不满之极了。

其一,大幕初启就看见一个台上小台,还是个斜坡,人物不断的从这里吃力地走来走去,小台又不时满台移动旋转,充分地代替了演员的双脚,也省略了跑圆场的功夫。一直奇怪这样台上搭台的做法是从何时兴起的,现在竟蔚然成风,无戏不搭台,而且越搭越新奇,从平台到斜坡、从固定到移动,似乎人物仅仅站在舞台上就不能突出,非要再高人一等才能完全展现,可见演员的表演功力不够啊。

其二,演员的服装新奇,特别是杜十娘,穿着大翻领的礼服,好像英国女王一般,与人物身份恐怕很难相符,还不如裙袄自然。而且更别扭的是,李甲衣着比较传统,两个人还偏偏总站在一起。道具也尽显浮华之气,悬在半空的大排红烛、从空降下的梅花长绸、不停变换的背景及灯光……

其三,对白和唱词不适合京剧表演,颇多现代词句,不用列举大家恐怕也能想象出来。唱词每句通常在10字以上,极力用词堆砌,用李海燕的程派唱法观众恐怕更难听清,而且连看字幕都比原来费劲了。其实以我的文学基础都能感到,完全可以缩减为传统的10字句。也许不规则句型和超长句型也可以算做对京剧的发展吧。

其四,唱腔新奇,极少顺耳顺嘴的,还有评弹的过门不时闪现,连反二簧里都能加进去(北冥的新编戏反二簧定律又一次得到验证),可能是希望有一个音乐主题吧,但也有点太明显太生硬了。而且很多字都要反复吟唱两到三次,不这样旋律就收不住,这也是新戏作曲中一个普遍的弊病。据戏曲学院的同学说,这出戏的排练相当费时,音乐部分非常难记——专业人士尚且如此,何况观众呢,怎么敢指望这样的戏、这样的唱腔能流传开去啊。剧中小生心理矛盾时冒出一句极其普通而传统的散板,我竟感觉那么亲切自然,心里禁不住叫了个好。

其五,始终摆脱不开的伴唱和伴舞,让我很替她们感到辛苦,其戏份大概不比任何一位主演少,可是这个戏到底是看谁呢。也许有人说是看戏,不是看主演,这恰恰违背了中国戏曲的规律,同时再一次证明了主演(或许应该认为是导演)表现力的衰弱与贫乏。

其六,不停地用乐队营造特效气氛,咕噜噜的鼓声和哐哐的锣声犹如雷电一般,使我的内心充满了焦躁和不耐烦,而不是戏剧希望的感动和震撼。

……总之,这样的戏演员越投入,就感觉越可笑可悲。照此下去,京剧不亡就没有天理,或者其实现在已经算亡了,而编导演者还在沾沾自得。应该不是没有文化吧,问题恐怕出在写戏排戏的目的和思路,在自己没有什么资本的情况下一味疯狂地追求创新,往往创出一个四不象。真希望巨大的投入能救了京剧,可是不得不承认有点痴心妄想,尽管心里仍然不服:这么多钱如果给我们排戏该有多好啊!

有一句话用来形容看新戏确实非常恰当——不看一辈子后悔,看了后悔一辈子。还好,我不会后悔,因为原来就知道不好,自从那次研究生班演唱会上听了李海燕的一段“忆江南”。不过一来为了感谢戏曲学院的朋友总惦记着我们,实在不好意思不去;二来也非常想确认一下这个戏到底差到什么地步,自己给自己找别扭也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会不断看新戏,当然前提是免费的,即使看完总想骂,这种心态很奇怪呀,呵呵。

散戏已经10点了,小杨和小宋十分热情,非留我们吃夜宵,说边吃边聊。我们好歹要打车回学校,索性聊个尽兴。他们对现在的新编戏也是颇多感慨,而自己面临毕业又非常茫然,恐怕没有出路。我也不知道怎么宽慰他们,即使想帮忙也无计可施。传统戏曲的大环境如此,人人都是无可奈何啊。

2001年11月19日21:32:44 lyxue:

我想说的你都说了,呵呵

我对新编戏一向是很宽容的,可对《杜十娘》实在看不下去了。

我看的是周五晚上的那场,散戏后碰到该剧导演让我提意见,我真的无话可说,可惜了好演员啊。

导演的想法是:李海燕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嘴里、身上、表演等,想给她换换样(于是就换成了这个样,呵呵)。

导演也有苦衷:学院没有创作力量,搞个新戏很难,编舞、音乐配器等只能是院内同志来搞,希望大家多提意见。

2001年11月19日22:06:14 往昔:

昨天还想找您呢

结果手机、呼机都不灵。好在您已经看了,不至于一辈子遗憾,顶多遗憾一辈子了,呵呵。

他们真的想改么,我们的意见可以提么?希望人家不要接受不了。听小宋她们说,其实改了很多次了,起码董德光的台词就每次都有变动。可改来改去恐怕都是皮毛……

京剧《杜十娘》孙毓敏

京剧 杜十娘 荀慧生主演 孙毓敏配像

京剧剧本《杜十娘》

    主要角色

    杜十娘:旦

    李迁仙:小生

    孙富:丑

    鸨儿:彩旦

    王八:丑

    刘玉春:老生

    书生:末

    情节

    杜十娘,明万历年间,京师名妓也。色艺双绝,身价自高。游客或不当杜十娘意,虽鸨母不能强其出应客,故一般坠鞭公子,走马王孙,凡他妓视为活财神活宝贝者,杜十娘皆等闲置之。浙东李生,以应京兆试不第,懒归里,郁郁居京华,寓友人刘玉春家。日者,刘玉春以李生斋居闷损,恐致疾病,因挈之游北里,并为召杜十娘出,以博李生欢。李生状故诚悫,不善世俗应酬态,且复温婉如处子。故略一接谈,杜十娘即心有所属,当夕即留髡,即荐枕席。李生亦眷恋不忍舍,两情缱绻。自是杜十娘遂绝迹外院,不出一应客,然李生本客囊羞涩,所有余资,不久就告罄。虽床头人不嫌金尽,然七十鸟究欲赖杜十娘为钱树子者,宁肯效孟尝君之爱客哉。乃谓李生曰:“官人既爱娘,曷以五百金来,将娘去,则天空海阔,任汝鹣鹣者双宿双飞,宁不胜于浪迹烟花耶。”在鸨母原估量定李生不能措此款,故作此语以揶揄之,讵杜十娘即乘机怂恿李生如假母约,并向假母询期限,以实其言,俾如期弗能反汗,鸨复故以三日期难生而去。杜十娘即令李生出院赴戚友处筹借,讵均以李生恋一荡妇故,弗之应,继至刘玉春处,亦如诸戚友言,谓此乃娼妓之故智,其言不能信。李生呼吁无门,自觉无颜返院,拟自经于途,幸杜十娘婢方出外寻生,适遇见,乃仍挟之入院。杜十娘既悉生空手归,愤甚,遂出所攒蓄金三百于李生,命李生持此再往刘玉春处,告以故,求足成之。李生如命,刘玉春悉十娘意,果一诺无余辞。李生欣然怀归,适已届三日期,鸨正至杜十娘处探信,李生即以五百金置鸨母前,橐然有声。鸨见金,忽欲食言,杜十娘建不许,鸨无如何,乃言只许单身出,身外物不得携一事。杜十娘如其言,并随将钗环悉除去还假母。鸨母无奈,只听之云。孰意杜十娘预料假母必出此,故早将两贵重箱寄诸外,鸨母不知也。杜十娘偕生出院,先向刘玉春处谢成全意,继赴女伴处取两箱,即买舟南下。至扬镇间,时值大雪,泊舟江渚,李生忽嫌岑寂,令杜十娘度曲,杜十娘坚不允,李生再三尼求之,杜十娘不获已,乃为度一曲。孰意李生之薄幸,杜十娘之惨剧,即基于此矣。明日,有名孙富者来,伪认李生为同学,约与登岸游,李生不察,即偕之去。孙富备极殷勤,询及舟中眷属何人。李生以直告,孙富乃以胡以归告父母等语恐吓李生,李生果堕其计,即乞孙富为筹万全。孙富乃始以将杜十娘暂寄友人处,并假千金归,俟博得父母欢,然后再出迎杜十娘。李生闻言,感甚,即托诸孙富,孙富则如约贷李生以千金,既议定归舟,遣杜十娘过渡。杜十娘询悉详情,气结不能言,欲哭亦无泪,乃命李生去两箱出,置鹢首,自取箱中珠宝,一一示李生而投诸江,计值不下数十万金。至此李生乃大懊丧,迨箱尽而杜十娘亦自沉死。

    注释

    此剧收束处,悲惨殆不忍观。尤以贾璧云演此为最动人,几令人酸鼻,且泪籁籁如麻断梗也。

    根据《戏考》第八册整理

    【第一场】

    (李迁仙上。)

    李迁仙 (引子) 离却家乡,想父母,常挂心间。

           (念) 父母恩情重,寒窗用苦功。君王开科选,意想跳龙门。

           (白) 小生李迁仙。在家奉双亲之命,上京求名,功名未就,落在刘玉春家中。蒙他之情,留住几日,想我思念双亲,不免请出刘兄商议。有请仁兄。

    (刘玉春上。)

    刘玉春 (念) 要学孙武子,必做栋梁臣。

           (白) 贤弟请坐。

    李迁仙 (白) 仁兄请坐。

    刘玉春 (白) 贤弟为何愁闷?

    李迁仙 (白) 思念双亲甚重。

    刘玉春 (白) 不必忧虑,此地有一妓女,名叫杜十娘,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前去游玩。

    李迁仙 (白) 奉陪。

    刘玉春 (西皮摇板) 我与贤弟出府外,

    李迁仙 (西皮摇板) 去到院中散心怀。 

    (李迁仙、刘玉春同下。)

    【第二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引子) 身落烟花,愁眉不开。

           (念) 恼恨叔父做事差,不该将我卖烟花。

           (白) 奴家杜十娘,自幼父母双亡,被叔父所骗,将奴卖在烟花,不知何日方能出头。

           (西皮慢板) 杜氏女在房中自思自想,

                        想起了终身事好不凄凉。

                        但愿得早有那贵人之相,

                        我这里将终身同配鸳鸯。

    (杜十娘下。)

    【第三场】

    (刘玉春、李迁仙同上。)

    刘玉春 (西皮摇板) 四下俱是好美景,

    李迁仙 (西皮摇板) 粉红桃花杨柳青。

    刘玉春 (白) 到了。

    (鸨儿上。)

    鸨儿 (白) 原来是刘员外。请进,请坐请坐。刘员外,此位?

    刘玉春 (白) 他是我的好友,姓李。

    鸨儿   (白) 原来李相公。请坐。

    刘玉春 (白) 十娘可曾在家?

    鸨儿   (白) 在家。

    刘玉春 (白) 叫她出来。

    鸨儿   (白) 杜十娘,刘员外叫你。

    (杜十娘上。)

    杜十娘 (白) 刘员外请,此位贵姓?

    李迁仙 (白) 我姓李。

    杜十娘 (白) 李相公。

    刘玉春 (白) 摆酒。待我来叫两个局,叫三仙汤,万人迷。

    (鸨儿允。)

    鸨儿   (白) 三仙汤、万人迷走上。

    (三仙汤、万人迷同上。)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吓,刘员外!

    杜十娘 (唱) 昔日昭君去和番,

                  怀抱琵琶上阳关。

                  心中不舍汉王主,

                  一路哭到雁门关。

    刘玉春 (白) 好。

    李迁仙 (白) 天色不早,你我回去罢。

    杜十娘 (白) 刘员外,叫你此位李相公不要回去,请到我房中。

    刘玉春 (白) 贤弟你好福气,我刘玉春来过数次,都未曾留过。

    李迁仙 (白) 笑话了。

    刘玉春 (白) 我告辞了。

    李迁仙 (白) 请。

    (刘玉春下。)

    杜十娘 (白) 来,将李相公,送到我房中去。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鸨儿   (白) 多少化钱的,她未曾看对,今日看中李相公,这乃前世之事。

    (鸨儿下。)

    【第四场】

    (李迁仙、杜十娘同上。)

    杜十娘 (白) 李相公,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多蒙你的美意。

    杜十娘 (白) 请问李相公,家中还有何人?

    李迁仙 (白) 家中父母双全。

    杜十娘 (白) 想我有意将终身许配于你,不知意下如何?

    李迁仙 (白) 想我哪有这等洪福。

    杜十娘 (白) 不必过谦,天色不早,请来安睡。

    李迁仙 (白) 请。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第五场】

    (鸨儿、王八同上。)

    鸨儿   (念) 莫怪本家来得凶,

    王八   (念) 只怪婊子没良心。

    鸨儿   (白) 你看杜十娘,有之李相公,连房门不出了。

    王八   (白) 待我到房里看看。杜十娘、杜十娘!

    (杜十娘上。)

    杜十娘 (白) 妈吓,作什么?

    鸨儿   (白) 我看你自从有了李相公,连房门不出,不如你嫁了他罢!

    杜十娘 (白) 此事可是当真?

    王八   (白) 自然是真的。

    (李迁仙暗上。)

    杜十娘 (白) 但不知要多少银两?

    鸨儿   (白) 要五百银子,你就跟他。

    杜十娘 (白) 限过日期。

    王八   (白) 限你三天。

    (鸨儿、王八同下。)

    杜十娘 (白) 李相公你听见么,我妈言道,叫你拿五百两银子,我就嫁你,不知你可有么?

    李迁仙 (白) 功名未就,闲住此地,哪有银两。

    杜十娘 (白) 朋友处去借。

    李迁仙 (白) 好,我去去就来。

    (李迁仙下。)

    杜十娘 (念) 但愿相公早回转,将身跳出娼妓门。

    (杜十娘下。)

    【第六场】

    (书生上。)

    书生   (念)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念) 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

           (白) 仁兄开门来。

    书生   (白) 吓,李贤弟。

    李迁仙 (白) 仁兄。

    书生   (白) 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

    书生   (白) 贤弟来此何事?

    李迁仙 (白) 只因杜十娘他要嫁我,望仁兄借贷银两,日后奉还。

    书生   (白) 贤弟若是回里,盘费愚兄奉上,此事乃娼妓惯技,银两实实没有。

    李迁仙 (白) 告辞。

    书生   (白) 奉送。

    (书生下。)

    李迁仙 (白) 有了,想那刘玉春乃是仗义好友,不免他处去借。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得他家门。

           (白) 里面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李相公何事? 

    李迁仙 (白) 禀知你家员外:说我要见。

    院子   (白) 有请员外。

    (刘玉春上。)

    刘玉春 (白) 何事?

    院子   (白) 李相公要见。

    刘玉春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李相公有请。

    李迁仙 (白) 仁兄。

    刘玉春 (白) 贤弟请坐。

    李迁仙 (白) 有坐。

    刘玉春 (白) 贤弟到此何故?

    李迁仙 (白) 仁兄,想那杜十娘她要嫁我,只要身价银五百,请仁兄暂借此银,日后奉还。

    刘玉春 (白) 贤弟,想娼门乃是假意,你若是回去,盘费倒有,愚兄此事不能从命。来,送李相公出去。

    (刘玉春、院子同下。)

    李迁仙 (白) 这才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李迁仙下。)

    【第七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念) 相公不回转,叫奴挂心旁。

           (白) 吓,小四走上!

    (小四上。)

    小四   (白) 姑娘。

    杜十娘 (白) 命你去至大街,寻找李相公走走。

    (杜十娘下。)

    小四   (白) 是。

    (小四下。)

    【第八场】

    (李迁仙上。)

    李迁仙 (白) 且住,银两借不到手,有何面目回院,这便如何?有了,那旁有一枯井,不免拜别双亲,投井而死罢!

           (西皮摇板) 对着家乡深深拜,

                        拜罢爹娘养育恩。

                        哭一声杜十娘不能见,

                        哎呀!

    (小四上。)

    小四   (白) 李相公这里来。有请姑娘。

(杜十娘上。)

    小四   (白) 李相公投井。

    杜十娘 (白) 却是为何?

    李迁仙 (白) 只因朋友处借贷无着,都说娼门是假,故此投井。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如此,我这里有三百银子,你再去与刘员外商量,借银二百,出院奉还。

    小四   (白) 跟相公同去。

    (李迁仙、小四同下。阿金暗上。)

    杜十娘 (白) 阿金,有请两位姐姐前来。

    阿金   (白) 有请二位小姐。

    (三仙汤、万人迷同上。)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何事?

    阿金   (白) 杜十娘请你。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姐姐何事? 

    杜十娘 (白) 二位姐姐哪里知道,如今我跟了李相公,我有两只箱子,寄在你处,等我出院来取。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放心,待我叫两个相帮来扛。

    杜十娘 (白) 有劳了。

    (众人同下。)

    【第九场】

    (李迁仙、小四同上。)

    李迁仙 (白) 来此已是。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你又来了。

    李迁仙 (白) 员外可在里面,说我来了。

    院子   (白) 有请员外。

    (刘玉春上。)

    刘玉春 (白) 何事?

    院子   (白) 李相公他又来了。

    刘玉春 (白) 请他进来。

    院子   (白) 李相公,员外有请。

    李迁仙 (白) 仁兄。

    刘玉春 (白) 贤弟你又来了。

    李迁仙 (白) 仁兄哪里知道,杜十娘言道真心嫁我,她言有银子三百,与仁兄商量,暂借银子二百,等她出院奉还。

    李迁仙 (白) 既然如此,来,取二百银子与他。

    (院子取银。)

    刘玉春 (白) 贤弟,银子在此。

    李迁仙 (白) 告辞。

    (李迁仙下。)

    刘玉春 (白) 奉送。

    (刘玉春下。)

    【第十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西皮摇板) 他今一去未回转,

                        怎不叫人挂心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白) 娘子,银子在此。

    杜十娘 (白) 但等王八、鸨儿,付她银子。你我吃酒。

    李迁仙 (白) 好,摆酒。

    (鸨儿、王八同上。)

    鸨儿   (白) 今天到期,看看银子么。我说女儿,李相公可有银子?

    李迁仙 (白) 银子在此,你来看看。

    鸨儿   (白) 女儿,我同你说白相。

    李迁仙 (白) 什么话,我有了银子,杜十娘她就跟我,当时出去。

    杜十娘 (白) 我要跟他去的。

    鸨儿   (白) 既要跟他,房里东西,一点不许带去。

    杜十娘 (白) 一概不要。

    李迁仙 (白) 我们就走。

    (李迁仙、杜十娘同下。)

    鸨儿、

    王八   (同白) 好了,他们走了。

    王八   (白) 你看箱子里有多少银子,我同你对分。

    鸨儿   (白) 待我看来。不好了,乃是两只空箱子。

    王八   (白) 五百银子拿来。

    鸨儿   (白) 银子在此,你有什么法子? 

    王八   (白) 我同你拆姘头!

    (王八下。)

    鸨儿   (白) 待我回到乡下去罢。

    (鸨儿下。)

    【第十一场】

    (刘玉春上。)

    刘玉春 (二簧摇板) 昨日里李贤弟把话来论,

                        今日间坐前厅恭候他们。

    (李迁仙、杜十娘同上。)

    杜十娘 (二簧摇板) 我夫妻上前来双膝跪定,

    李迁仙 (二簧摇板) 刘仁兄果算得大德之人。

    刘玉春 (二簧摇板) 你二人休得要大礼恭敬,

                       杜十娘可算得第一名妓。

           (白) 请坐。

    李迁仙 (白) 多蒙仁兄之美情。

    刘玉春 (白) 岂敢,不知几时起程?

    李迁仙 (白) 即刻就要动身。

    刘玉春 (白) 如此后堂留宴。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车夫、刘玉春、三仙汤、万人迷、李迁仙、杜十娘同上。吹打。)

    刘玉春 (白) 贤弟,愚兄不能远送。

    三仙汤、

    万人迷 (同白) 贤姐,愚妹少得远送。

    李迁仙、

    杜十娘 (同白) 多蒙诸位美意,告辞了。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三场】

    (孙富上,院子上。)

    孙富 (念) 闷坐在书房,思想美娇娘。

         (白) 我孙富。爹爹在朝,官居尚书。想我年方三九,尚未婚配。今日心中不乐,不免出外游玩一番。来。

    (院子允。)

    孙富 (白) 命你准备舟船一只,四外观看雪景。

    院子 (白) 遵命。

    (孙富、院子同下。)

    【第十四场】

    (李迁仙、杜十娘、车夫同上。船夫上。排子。李迁仙、杜十娘同上船,车夫下。)

    船夫   (白) 启禀相公:天降大雪,不能行舟。

    李迁仙 (白) 就此地停舟。娘子,想我心中烦闷,你何不唱一小曲?

    杜十娘 (白) 相公你我回家要紧,来到此处,天降大雪,若是唱了小曲,岸上有人听见,成何体统。

    李迁仙 (白) 不要紧,此处乃是荒山野地,没什么人来往。

    (杜十娘唱小曲。孙富坐舟上。)

    孙富   (白) 吓,此地有琴声响亮,待我看来。哦,原来这船上在那里弹唱小曲,里面必有女人,待我假意问来。吓,这只舟船是哪一位的?

    李迁仙 (白) 娘子少坐,待我看来。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去管他。

    李迁仙 (白) 不妨事。 吓,是哪一位?

    孙富   (白) 吓,原来是师兄。

    李迁仙 (白) 你是何人?

    孙富   (白) 我就是孙富,你我同学读书的。

    李迁仙 (白) 吓,原来是孙师兄。

    孙富   (白) 岂敢岂敢,不知师兄贵姓,我倒忘怀了。你姓这个……

    李迁仙 (白) 我姓李。

    孙富   (白) 不错,李师兄。我看你叫这个……

    李迁仙 (白) 我叫李迁仙。

    孙富   (白) 不错不错,你是李迁仙。请问李师兄,你舟上还有何人?

    李迁仙 (白) 乃是我的内室。

    孙富   (白) 原来嫂嫂。

    李迁仙 (白) 请到舟中少坐。

    孙富   (白) 宝眷在舟不便,想我们此地景致甚多。你我不免同去游玩焦山金山。

    李迁仙 (白) 待我与娘子言明。吓娘子,原来是我同学攻书的孙师兄,他今约我去游玩金山。

    杜十娘 (白) 你我回家要紧,还要游玩什么金山。

    李迁仙 (白) 你是妇道人家,晓得什么,我就要回来的。

    杜十娘 (白) 既然如此,即刻就要回来。

    李迁仙 (白) 那个自然。孙师兄,你我上岸。

    孙富   (白) 打跳。

    (李迁仙上岸。杜十娘暗下。)

    李迁仙 (白) 孙师兄,你们这里,真真好景致。

    孙富   (白) 李师兄,你我先到酒馆,吃杯酒好不好。

    李迁仙 (白) 好好。

    孙富   (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敢是吃酒?

    孙富   (白) 本是吃酒。

    酒保   (白) 里面请坐,要吃什么酒?

    孙富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壶。

    孙富   (白) 退下。

    (酒保下。)

    李迁仙 (白) 师兄请。

    孙富   (白) 请。请问师兄,这个宝眷,在哪里娶的?

    李迁仙 (白) 她就是杜十娘。

    孙富   (白) 哦,原来是杜十娘。你乃是好福气。

    李迁仙 (白) 岂敢。

    孙富   (白) 现在你们到哪里去?

    李迁仙 (白) 我们回家去。

    孙富   (白) 哦回家去。但不知令尊大人,可曾知道?

    李迁仙 (白) 他们不晓得。

    孙富   (白) 师兄,你这个事情办错了。

    李迁仙 (白) 何曾见得做错了?

    孙富   (白) 你出来作什么的?

    李迁仙 (白) 求取功名。

    孙富   (白) 可曾得中?

    李迁仙 (白) 未曾得中吓。

    孙富   (白) 哦,却又来。你功名未就,今日又在堂子里讨个杜十娘回去。倘若双亲见怪,你是不孝。

    李迁仙 (白) 师兄,你可有什么高才?

    孙富   (白) 你听我相劝,可将杜十娘,寄在朋友家中,倘若缺少银两,与他商量借这一千两银子,你回去将杜十娘之事禀明父母,若是父母愿意,你带了一千两银子还他,再把杜十娘领去;倘若父母不愿意,你有了一千两银子,这杜十娘也就不要了。此乃两全其美,你看这个主意好不好。

    李迁仙 (白) 此事甚好,我有意将杜十娘,寄在师兄之处,你借一千两银子与我。

    孙富   (白) 你我男子汉,言出如山。 

    李迁仙 (白) 那个自然,天色不早,我回到舟上,与她商量商量。

    孙富   (白) 如此,银子即刻送到舟上。

    (酒保上。)

    李迁仙 (白) 酒家,酒钱在此。

    孙富   (白) 是我的是我的,请。

    (孙富、李迁仙同下。)

    【第十五场】

    (杜十娘上。)

    杜十娘 (西皮摇板) 我夫上岸未回转,

                        倒叫奴家挂心旁。

    (李迁仙上。)

    李迁仙 (西皮摇板) 适才师兄对我论,

                       见了娘子说非明。

    杜十娘 (白) 相公回来了。

    李迁仙 (白) 回来了。

    杜十娘 (白) 为何这等模样,叫你不要去的。

    李迁仙 (白) 娘子哪里知道,想我这个事情办错了。

    杜十娘 (白) 怎么办错了?

    李迁仙 (白) 是我在家奉了双亲之命,上京求名,功名未就,现今带你回去,尤恐双亲见责。我有意将你寄在孙富家中,与他借银一千两。等我回去,禀明双亲得知,再来接你回去就是。

    杜十娘 (白) 你不要听那孙富之言,你今带我回去。若是公婆见怪,你我跪在二老跟前,苦苦哀求。

    李迁仙 (白) 我主意已定,你不必多言。

    杜十娘 (白) 既然如此,乃是奴家命该如此吓!

    (孙富上。)

    孙富   (白) 李师兄银子在此。

    李迁仙 (白) 孙师兄银子来了,你快过舟去罢。

    杜十娘 (白) 你我将箱子扛出来,放在舟上,打开来大家一观。

    李迁仙 (白) 是。

    杜十娘 (白) 你来看,这一粒珠子,值价多少。

    李迁仙 (白) 不知。

    杜十娘 (白) 黄金有价,此珠无价。可有人要,哎,不要了。这珠华可好,将这些宝贝,一概丢在水里。李相公,我对你说,当初到奴院中,我看你是个仁义诚实之人,故此嫁你。想我见过多少王孙公子,我不情愿,因此看中与你,指望终身有靠,百年到老。你想我有许多珠宝,跟你回去,若是公婆见责,你我夫妻跪在双亲面前,将这些珠宝献上,我看无有不允之理。谁想你听了孙富之言,将我寄在他处,问他借银,分明是将我卖与他为妻。奴好言相劝,你全然不听,这乃是前生造定,不必说了。孙富强盗吓,你起下不良之心,拆散并头鸳鸯,想我跟你,万万不能!

           (西皮摇板) 强盗做事心肠狠,

                        拆散我夫妻两离分。

                        回头再对相公论,

                        奴家言来听分明:

                        早早打点回家转,

                        公婆面前行孝心。

                        千言万语说不尽,

                        我的夫吓,

                        倒不如一命投江心!

    (杜十娘跳水,下。)

    李迁仙 (西皮摇板) 一见娘子丧江心,

                       回头埋怨孙富身。

                       不该拆散并莲蒂。

    孙富   (西皮摇板) 这是你自愿怪谁人!

           (白) 银子拿来,我们回去罢!

    (孙富下。) 

    李迁仙 (三叫头) 杜十娘!我妻!妻吓!

    (李迁仙哭,下。)

    (完)

京剧折子戏【杜十娘】唐禾香[20151209纪念荀慧生诞辰115周年]

京剧《杜十娘》选场 张慧芳 靳学武主演

京剧折子戏《杜十娘》陈嫒

京剧《杜十娘》单淑琴 徐广月主演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