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京剧名家——黄孝慈  

2017-01-11 09:39:23|  分类: 国粹京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剧名家——黄孝慈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黄孝慈(1943年5月——2017年1月9日),北京人,汉族。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共党员。1957年参加工作,中专学历。现任江苏艺术剧院艺术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1992年获政府特殊津贴。

人物介绍

黄孝慈1960年毕业于中国戏剧学院,工青衣花旦,曾拜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芳为师。她的扮相俊美、嗓音甜润,表演不拘一格,博众家之长,在近五十年的舞台生涯中,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

代表作品

擅演剧目有《董小宛》(1983年获江苏省戏剧汇演优秀表演奖)、《红菱艳》(荣获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全国京剧新剧目汇演优秀表演奖榜首)、《太平公主》(荣获第十届中国电视戏曲片一等奖、优秀表演奖)、《玉堂春》、《蝴蝶杯》、《四郎探母》等。主演的现代戏《耕耘初记》于1964年进京参加全国现代戏汇演,周恩来同志观看了该剧的演出。1991年元月应邀参加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活动,与京剧名家杜近芳、关正明合演了《红鬓烈马》并同汉剧名家陈伯华等演出京汉合演的《四郎探母》。

塑造《骆驼祥子》中塑造的虎妞形象获得成功并荣获多项个人大奖,曾两次获中国戏剧"梅花奖"、第六届中国戏剧节表演奖、江苏省第四届戏剧节优秀表演奖,2000年获文化部"文华艺术表演奖"、第十一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优秀表演奖。她还荣获了中国文联首届"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和省劳动模范等称号。此外,在《中国戏剧》、《上海戏剧》、《剧影月刊》上发表了"行当和流派的继承与突破"、"愿做一块艺术海绵"等,其中论文"撕碎自己演虎妞"获田汉文学论文二等奖。曾多次出访澳大利亚、韩国、台湾、香港、澳门、日本等地举行文化交流演出。

人物逝世

2017年1月9日下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黄孝慈因病去世,享年73岁。

“梅花飘香﹒神州国粹”黄孝慈专辑

粉墨春秋-黄孝慈

黄孝慈《毛泽东诗词·咏梅》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精彩回放》特别节目

京剧《貂蝉拜月》选段 黄孝慈

京剧《太平公主》选段 黄孝慈

京剧《龙凤呈祥 昔日梁鸿配孟光》黄孝慈

京剧《凤还巢》选段 黄孝慈

京剧《探母坐宫》黄孝慈 于魁智

京剧《骆驼祥子》全剧 陈霖苍黄孝慈主演 江苏京剧院

京剧《红菱艳》黄孝慈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二度梅花奖得主黄孝慈离世

扬子晚报网1月9日讯(记者孔小平)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黄孝慈1月9日下午因病去世,享年73岁。黄孝慈1960年毕业于中国戏剧学院,进入江苏省京剧院工作,工青衣花旦,曾拜京剧表演艺术家杜近芳为师。在其舞台生涯中,黄孝慈形成自己的表演风格,戏品和人品在圈内有口皆碑,代表剧目有《骆驼祥子》《红菱艳》《四郎探母》等。今天,记者采访了黄孝慈的老友、徒弟等。

高温天执意从病床上赶往排练场

记者采访江苏京剧院院长王群时,他非常难过,因为今天下午他刚去探望过黄孝慈,他说,黄孝慈是江苏京剧界的一杆旗帜,是江苏京剧界首位二度梅得主,即便在退休之后,她依然坚持传承,带徒弟,传剧目,为京剧的传承做了大量工作,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王群说,2016年6月,黄孝慈确诊癌症并手术,8月时,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青春版《红菱艳》开始排练。这出戏是黄孝慈的代表作,在1988年全国京剧会演上她凭《红菱艳》一举成名,被专家喻为“江南水乡碧螺春”,评价她“对京剧旦角表演形式有重大突破”。所以青春版复排,又是她的得意门生高飞担纲主演,黄孝慈作为艺术指导对这部戏非常看重,她多次不顾病痛,从病床上赶到排练场指导。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黄孝慈的虎妞

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柯军昨晚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回忆说:“南京的八九月份非常热,考虑到黄老师的身体,大家多次阻拦她来排练场地,但她执意要来。黄老师当时是打了激素、带着止痛药来现场,和新编版《红菱艳》剧组的工作人员共同奋斗了37天。”

黄孝慈的苦心没有白费,青春版《红菱艳》在2016年12月初的首届江苏省京昆群英会上大获好评,高飞还拿了奖,但这时黄孝慈病情开始恶化,2016年12月19日,柯军等陪同省领导去病房探望黄孝慈,“黄老师知道我们要来,特地把头发梳整齐,还涂了点口红,她希望能保持艺术家的美。她和我们谈笑风生,说得最多的还是关于京剧的传承,但她还遗憾地说,还有几部戏没有传承。”柯军沉痛地说,文化强省体现在一个个人和剧种上,而她在其中做了大量贡献。

独具匠心的创新让京剧重新年轻

除了《红菱艳》,很多人对黄孝慈饰演的《骆驼祥子》中虎妞也是赞不绝口,更值得赞叹的是她独具匠心的创新。

据了解,为了研究虎妞,同时又进行京剧表演形式的创新,她看了8遍老舍的《骆驼祥子》,以触摸文学中的虎妞,并寻找京剧舞台上的虎妞,捕捉角色的灵魂和形象,揣摩如何运用京剧程式化,又借鉴其他艺术手法,塑造出一个栩栩如生的虎妞形象。她认为,虎妞再虎也是妞,再泼辣也是女人,只有演出特殊的女人味,才能抓住祥子,情动观众,才能将新的审美创造写进新的京剧经典。

她在江苏京剧界的老友们告诉记者,黄孝慈很清醒地意识到,时代在前进,如果不创新,就会失去观众。一旦失去观众,剧种就会走向死亡。黄孝慈在塑造每一个角色的同时,更注重的是激活京剧剧种逐渐老化的细胞,使京剧重新年轻起来,绽放时代的光彩,开辟京剧的未来。

收徒弟从来不收费而且处得像闺蜜

“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爱京剧、学京剧、演京剧、传京剧。”黄孝慈常常把这句话放在嘴边。不少人收徒、带学生都是收费的,或者起码有个正式的拜师仪式,但黄孝慈不讲究这一套。只要她看中的好苗子,她一句话就收了,教徒弟从来分文不取。黄孝慈的爱徒高飞接受记者采访时,黄老师跟学生的关系既是师生,又是母女,还像闺蜜,“她经常教育我们说:艺术家是清贫的,不要想着去挣大钱,我们要获得艺术上的荣誉感、满足感。”高飞说,黄老师跟徒弟们一见面就谈戏,谈唱腔。她去医院看黄老师,一进门,黄老师还不忘大声嚷嚷:飞儿,你先把那个台步给我走一遍。

记者了解到,黄孝慈亲自辅导和培养过的徒弟无数,带出了很多年轻的京剧人才。宿迁第一实验小学的“黄孝慈少儿京剧艺术团”在她的培养下,人才辈出,硕果累累,多次获得全国和省级京剧大奖。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黄孝慈:京剧传承不能只重剧目不重人

上周末,知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黄孝慈在南京保利大剧院做了一场题为《国粹——京剧艺术知识》的讲座。尽管已年过七旬,但舞台上的“虎妞”永远是那么年轻。一招一式,一板一眼,面对普通市民,黄孝慈的讲解不再是“庙堂之高”,而是尽量通俗,用形象的语言和动作传递京剧之美。

说京剧,离不开四大花旦。梅尚程荀四派在表演上有什么区别?黄孝慈先是来了一段“你我他”的形体表演,又自创了一段念白,将梅派的雍容大气、尚派的刚中带柔、程派的深沉委婉、荀派的生动活泼,展现得淋漓尽致、惟妙惟肖。这段“模仿秀”,一下子拉近了观众和京剧的距离。“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传播京剧。”在和记者交流时,黄孝慈对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定位,“传统戏曲式微,更需要我们京剧人多尽一份力,把京剧艺术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了解传统之美。”

虽已退休多年,但挂着“江苏省京剧院名誉院长”头衔的黄孝慈一刻都没闲着。这两年,由她发起创办的东南大学“孝慈剧社”,她不仅亲自担任指导老师,还邀请各剧种更多的戏曲名家来为学生作指导。在宿迁,以黄孝慈名义命名的“孝慈少儿京剧艺术团”在该市第一实验小学成立,推进京剧进校园,传承普及京剧艺术。在收徒、传承方面,黄孝慈更是重视,“京剧的传承,讲究的就是口传心授,现在我的任务就是传下去。”

说到传承,黄孝慈对当下京剧界的一些现象如鲠在喉。“京剧传承,不能只重剧目不重人。”黄孝慈坦言,“和剧目得到的投资相比,京剧演员的待遇太差了。不少京剧团的年轻演员,每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多块,即使有演出费,分到他们头上的也是屈指可数。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外地人,你让他们怎么安心搞艺术?”坚守,是艺术圈经常会说的一个词。但具体到个人,如果差距太大,确实也很难抵挡“改行”的诱惑。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让人不得不为京剧的未来担心。人才梯队的培养,也让黄孝慈很是操心,“省戏校上次招京剧班,已经是8年前了。即使明年再招,等他们毕业,也要六七年以后了。何况目前根本就没听到有招生的计划。这十几年的人才断档怎么办?”黄孝慈直言不讳,“没有人,就没有传承。传统艺术,不能只盯着一两部剧、一两个主角,还是要注重基础的培养,只有底子厚了,路才会更宽。”

(来源:新华日报)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黄孝慈——把“德艺双馨”作为终生追求

「劳模档案」黄孝慈,1943年5月生,1960年毕业于中国戏剧学校。两度荣获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并囊括中国戏剧所有最高奖12项全国大奖,被中国文联评选为全国首届“德艺双馨”艺术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1年当选省劳动模范后,再获全国离退休老干部先进个人、人民功勋艺术家、首届全球华人旗手奖等众多荣誉,并被聘为中国戏剧梅花奖评委。曾是党的十六大、十七大代表。

「寻访劳模」68岁的黄孝慈可谓忙矣!虽然家住金陵莫愁湖畔、秦淮河边,可这位演绎过无数佳人的京剧艺术家,却无暇乐于“在水一方”。花甲之年的她,不是忙着“送戏下基层”,就是忙着“送高雅艺术进校园”。她不知疲惫地奔波在传播国粹艺术的第一线,她的足迹遍及企业、乡村、学校甚至祖国大西北的革命老区。

“三八”前夕,记者在省总召开的女劳模座谈会上见到了风采依旧的黄孝慈。来到她的家中,只见墙上挂有多张她曾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胡锦涛总书记接见的照片。她告诉记者,是周总理的话一直激励着她当一个好演员。

回顾自身成长历程,黄孝慈对党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出生在旧中国贫穷的知识分子家庭,黄孝慈儿时连饭都吃不饱。解放后,热爱京剧艺术的她终于有机会考入中国戏剧学校学习。由于起步较晚,她勤学苦练,甚至睡觉时都要把一支腿压在枕头底下。28年的苦苦磨练,她终于有机会参加全国新剧目汇演。随着《蝴蝶杯》、《吕布与貂禅》、《董小宛》等剧目的演出,黄孝慈的青衣形象深入人心。特别是在《红菱艳》中,她突破旦角程式,将影视手法大胆引入京剧舞台,1989年底摘得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实现了江苏京剧“梅花奖”零的突破。10年后,她“撕破自己演虎妞”,将京剧传统身段和现代歌舞巧妙融合,《骆驼祥子》让她“梅开二度”。她还多次出访澳大利亚、韩国、台湾、香港、澳门、日本等地举行文化交流演出。

50多年的演艺生涯,黄孝慈面对各种诱惑始终自尊、自信、自立、自强,在清贫的艺术园地里辛勤耕耘。即使获奖无数,但她总是从零起步,没有丝毫明星架子。为了将京剧艺术普惠于民,她年年送戏下基层,如今,她已经记不清每年下基层演出的场次,但每年在寒冬腊月露天演出的滋味却让她终生难忘:一张嘴,寒风就往嘴里灌。有一年在涟水、灌云演出时,气温低于零下9℃,天空飘着鹅毛大雪,演出结束时,她的睫毛已经冻上了冰。

中国西部的演出条件比江苏农村的条件更为艰苦,但黄孝慈义无反顾地2次全程随中国剧协“西部行”。2007年夏秋季节,黄孝慈和其他梅花奖演员汇聚甘肃兰州,然后深入青海、宁夏、内蒙古四省区。10多天的时间,他们上午在盘山路上颠簸赶路,下午、晚上连轴演出。黄河岸边临时搭建的土台上,风夹杂着沙尘,不时抽打着他们的脸,但艺术家们克服高原反应依然一丝不苟地演好每一个节目。在内蒙古演出时,她发烧了,想吃几粒药,但她打开自来水龙头,一滴水没有,打开淋浴头也没有。就这样,她一直坚持到整个演出结束。最后,她从呼和浩特回宁时又遇挫折,只好自己买机票飞往上海转道南京。当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时已是深夜11点多钟。

面对如此艰苦的演出条件,黄孝慈从没有退缩,她非常乐观地告诉记者:“我们的演出条件越来越好,以前我们是推着独轮车,坐着拖拉机,头顶大太阳却要穿着胶鞋踩着黄泥水坑进村,现在几乎村村通了马路。以前我们晚上睡的是茅草地铺,现在许多地方已经有化妆室、卫生间了……”记者曾听说江苏省总工会2009年底慰问南京长江四桥建设工地的建设者时,黄孝慈义不容辞地带领江苏京剧院的演员在江边露天表演了《三岔口》、《沙家浜。智斗》、《闹天宫》等精彩片段。记者不禁疑惑:“您已经是大艺术家了,没必要这么辛苦啊?”黄孝慈却京味十足地回道:“我特别感恩这个时代,我要回报社会、回报人民,我一点都不觉得累。”

为了让更多的人惊叹京剧之美,花甲之年的黄孝慈又将舞台搬上了讲台,足迹遍及南京、南通、泰州、盐城、宿迁、连云港等地20多所大中小学甚至监狱和少管所……教室里没有条件示范京剧艺术的“唱、念、做、打”,但她硬是在狭窄的讲台上又是唱、又是演。一同学说“有个动作需要跪在地上,黄老师就真的跪在地上唱了二、三分钟。”每次两个多小时的讲座,黄老师讲京剧、讲表演、讲人物角色的塑造,她还以亲身经历给同学们讲理想、讲人生。每每讲座结束,同学们都要与她热烈拥抱,许多同学感叹:“我感受到了京剧艺术震撼人心的魅力,它将深深启迪我今后的人生。”

为了让学生对京剧有更形象地了解,黄孝慈经常要请化妆师现场为学生勾脸谱,化上旦角、小生、老生妆,然后勒头、吊眉毛、贴片子、包大头、戴凤冠,并让学生穿上戏服蹬上厚底。她还邀请乐队到场给同学讲解每件乐器的不同功能。如此繁琐的讲解,她常常要贴讲课费,但她却贴得很开心。因为她的内心就像她的名字“对上孝对下慈”一样充满了爱。

平时,黄孝慈看见老人、残疾人都会忍不住伸出援助之手尽自己所能给予帮助,她甚至为一位素不相识的烧伤农民捐献过一块皮。多年来,她捐钱、捐物更是不计其数。2008年,闻听5.12汶川大地震的消息后,她多次捐款,不仅在南京义演救灾,还亲自到绵竹市地震灾区为当地百姓和来自江苏的援建者慰问演出。

「劳模感言」生活在名利圈里,我的心很平静。不管是份内份外事,只要做好,就是我的追求。我要把“德艺双馨”作为终生追求。

来源:中工网编辑:邓京荆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著名京剧艺术家黄孝慈病逝弥留之际不忘传承

1月9日下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江苏省京剧界唯一一位“二度梅”得主黄孝慈因病辞世,享年74岁。

昨夜,雨花功德园追思厅中,挂着黄孝慈《贵妃醉酒》的大幅剧照。她的儿子称“这是母亲最喜欢的一幅照片。这辈子,京剧就是她的最爱。”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1988年,黄孝慈演出《红菱艳》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年轻时的黄孝慈

香消玉殒,江苏京剧界痛失旗帜

对京剧人来说,昨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尽管已过去好几个小时,省京剧院院长王群依然无法接受黄孝慈去世的消息,“黄老师是江苏京剧界的一面旗帜,她的辞世,是京剧界的重大损失。舞台之上,她为观众留下了红菱女、虎妞等经典形象。退休之后,她依然奋战在传承第一线,带徒弟、传剧目,把一生的精力都花在了京剧上,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首届紫金京昆艺术群英会闭幕后的第二天,省演艺集团总经理柯军就陪同省领导去医院看望黄孝慈。他伤感地说,“当时,医生已经悄悄告诉我们,黄老师可能快不行了。但即使在弥留之际,黄老师还在为没能去现场为群英会助阵感到遗憾,她还在记挂有几出戏没能传下去。我当时听了,心里特别难过。文化强省建设,需要通过一个个具体的人、一出出具体的戏来呈现,这方面,黄孝慈是我们每一个戏曲人的榜样。”

1988年,全国京剧会演在天津举行。当时还籍籍无名的黄孝慈,凭借在《红菱艳》中“对京剧旦角表演形式有重大突破”的演出一举成名,不仅被专家评为“江南水乡碧螺春”,更为我省京剧界实现了梅花奖“零的突破”。

28年后,省京剧院决定复排这部经典之作,由黄孝慈的爱徒高飞领衔出演。排这部戏时,黄孝慈已经被确诊得了癌症,但她每天雷打不动地出现在排练场。其时,正逢酷暑,排练厅的空调又不行,条件非常艰苦。尽管当时仍在治疗,黄孝慈从没喊过一声苦,最后连集团领导都看不下去了,硬逼着黄孝慈去休息,她也不听,直到戏排成的那一天。“我想,这就是真正的戏比天大吧。”柯军感慨道。

心寄舞台,为艺术倾尽一生心血

我省知名戏曲评论家汪人元和黄孝慈同为“40后”,两人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相熟相知。接到记者电话时,汪老还不知道黄孝慈已经去世,平静了许久之后,他说,“上个月,我专门去医院看了她。原来说她群英会开幕式要登台的,后来就是因为身体不行,改变了计划。当时,她的状态尽管不是太好,但还是一再和我说,她要想办法站起来,要回到我们这个队伍中来。她这个人一辈子忠诚于艺术,献身于艺术,没想到,却这么走了!”

在《红菱艳》排练前后,记者多次采访过黄孝慈。感受最深的,就是她的认真。去年国庆长假,利用两次治疗之间短暂的间歇,黄孝慈又专门赶去排练场,和徒弟高飞进一步打磨剧目。那时,吃着止疼药来现场的黄老师,感动了每一个人。患病以来,她前后已入院治疗十多次。但只要一出院,她就在排练场,在各种传承活动上。

《红菱艳》是黄孝慈的成名作,但谈及这部经典,她更多的是遗憾,“很可惜,我演的时候已经45岁了,但剧中人物的年纪只有十五六岁。尽管通过生活化动作的加入,让表演得到了观众和专家的认可。但从我内心来说,还是有点缺憾。如果能让我早几年演,我觉得效果会更好。”

十年文革,让她在最美好的“艺术黄金期”无法登台,正因如此,她更深切地体会到舞台对演员的意义,才会不遗余力地推举年轻演员,她说,“舞台是演员的根。尤其是年轻演员,只有在舞台上摔打,他们才能尽快成长,才能在舞台上立得住。”

传承为重,要留经典在世间

南京市莫愁湖东路的一个小区,是黄孝慈夫妇的家。昨晚,记者赶到黄老师家里时,看到了黄老师的爱人王荣坤。儿子不忍让劳累了许久的父亲守在灵堂,特意安排人陪老人在家休息。

琴瑟和谐,是对这对京剧夫妻最好的形容。一人操琴,一人亮嗓,就这样,两人一路携手,走过了50多年的岁月。王老师的电脑里,有一个“秘密文件夹”,里面是黄老师各个时期的表演资料、剧照、视频等。每一出戏、每一场演出,他都如数家珍。他把黄老师留下的钥匙安在自己的钥匙串上,当记者离开,王老师掏出钥匙锁门之时,叮叮当当的声音,显得格外沉重。这一锁,阴阳两隔,令人心碎。

白居易作诗,老妪能解,街巷闻之。黄孝慈的京剧,同样如此。记者昨晚在灵堂拜祭黄老师时,不时有市民专程前来吊唁。家住老门东剪子巷的马爱民先生是个老戏迷,他对记者说,“黄老师的戏,我特别爱听。吃晚饭时刷朋友圈看到黄老师逝世的消息,整个人都蒙了。后来问了一圈,才知道灵堂设在了这里,赶紧开车过来,没别的,就想磕个头,送黄老师最后一程。”

10日,黄孝慈的徒弟张婷将上演全本大戏《状元媒》。“把戏演好,就是对师父最好的纪念。”和记者交流时,张婷不时哽咽,“就在病床上,师父都没忘记传戏。她上个月还和我说,今年要带我复排一出老戏《蝴蝶杯》,可惜,再也没机会了。”

黄孝慈人退休了,艺术始终没退休。她带出了无数的京剧班和年轻的京剧人才。宿迁第一实验小学的“黄孝慈少儿京剧艺术团”在黄老师的培养下,人才辈出。为了在年轻人中弘扬京剧,黄孝慈担任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她的选修课每次都爆满。

黄孝慈的遗体悼别仪式将于15日8时30分在南京殡仪馆致远厅举行。对于黄孝慈的辞世,柯军深以为痛,“她的心里没有自己,只有剧目;没有其他,只有传承。这样的艺术家,是时代的珍宝。她留下的精神,是我们前行最有力的激励。”(董晨)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黄孝慈:差点与京剧绝缘

http://cul.jschina.com.cn/gb/jschina/culture/culture/news/userobject1ai459471.html

两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的得主、京剧名家黄孝慈早就为广大观众、尤其是南京观众熟知。但你可知道她差点就与京剧绝缘,又差点与梅花奖擦肩而过。前天她作客《女人百分百》,将从艺以来的酸甜苦辣一一道尽。

一推推出个京剧名家

黄孝慈出生在一个戏迷之家,叔叔、姑姑、父亲都是票友。父亲本是高材生,有一年参加了戏剧流动小组,从此就成了职业琴师。耳濡目染,黄孝慈从小就非常喜欢京剧,经常用毛巾做水袖,床单做裙子唱戏。但父亲总觉得唱戏太苦了,不想让她学。1953年,程砚秋先生在徐州人民大舞台演出,看到黄孝慈,直夸她漂亮可爱,并有意带其学戏,但父亲却急忙推托,连声说:“这孩子没嗓子。”

命运之神又给了她另一次机会。有一次《四郎探母》一戏在宿迁上演,有个演员误场,周围的人都提议让黄孝慈救场,可她当时只会哼唱,词都记不全。于是大家并将规范的一板三眼改成摇板、散板、自由板让她随便唱。上场前,黄孝慈突然怯场,关键时候,不知是谁推了她一把,这一推,让她一唱就是40多年。

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评比在北京,地方演员常常因为经费等原因,不能去北京参加评比。1989年,黄孝慈向好友冯健民借了一万元作为去北京的经费。冯健民问她:“大姐,您用什么还我?”“我黄孝慈还不值一万块钱吗?我把自己抵押给你,等我比赛回来,任何演出你随叫随到。”就这样,黄孝慈“抵押”了自己,走上了去北京的路。比赛结束后,当时的文化部长接见了获奖者,当得知了这个“抵押自己”的故事后,高部长说:“这么优秀的演员,我们怎么能让你把自己抵押了呢?这样,文化部把你‘赎’出来。”就这样,文化部长特批一笔经费款,“赎”出了黄孝慈。

良缘促成幸福婚姻

大多数情况下,角儿都是有自己专门的琴师的。黄孝慈的丈夫王荣坤,就是她的琴师。他们认识的时候,都在江苏省青年京剧团,每天上午黄孝慈都要请王荣坤帮她吊嗓子。两个人的相处中,每天只有固定的几句台词。“王荣坤同志,请您帮我吊嗓子。”“王荣坤同志,谢谢您。”

当时的黄孝慈理想中的结婚对象,第一是作家,第二是医生,所以并没有关注王荣坤。后来王荣坤在外地给黄孝慈写了一封信:“黄孝慈同志,我记得我欠你一次早点钱,今付上,请回信。”并在信中附上了两毛钱。但黄孝慈怎么也想不起来曾经借过王荣坤的钱。黄孝慈隐约感觉出了王荣坤的用意,但并没有给他回信。

三个月后,“文革”开始,选修班停课,王荣坤又回到了剧团。一次政治学习后,天很热,王荣坤主动借了把扇子给黄孝慈。后来黄孝慈去还扇子,王荣坤问道:“黄孝慈同志,你明天晚上有空吗?我们去玄武湖转转,好吗?”黄孝慈的心里激烈地斗争着,性格保守的她认为,自己当时如果答应了他的邀请,实际上就等于确定了自己的终身。最终,她答应了王荣坤的邀请。第二天晚饭后,他们约定在了大行宫车站见面。玄武湖边,王荣坤向黄孝慈表白了:“黄孝慈同志,你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我就喜欢你,我们能恋爱吗?”“我现在不谈恋爱。”“你需要多个人保护你。”约会完后,他们俩故意一前一后分开回来,但还是被人发现了。面对周围议论纷纷的猜测,二人索性公开了恋情。两年后,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家庭。

磊磊放弃京剧,黄孝慈哭了

黄孝慈的儿子磊磊是非常受欢迎的主持人。磊磊是7月10日10点10分出生的,所以后来黄孝慈给儿子取名为王磊,三个“10”。

磊磊小学之前是在无锡亲戚家长大的,因为爸爸妈妈经常一演出就是好几个月在外面。有次全家人整整7个月没见面,小磊磊再见到父母时,叫黄孝慈“阿姨”,叫王荣坤“舅舅”。黄孝慈下定决心,无论怎样,一定不再将儿子送出去了。从此,如果黄孝慈夫妇有事情出门,就把小磊磊反锁在家中。黄孝慈有段时间在中华剧场演出,连着演了38场《江姐》。每天回到家的时候都很晚了,怕吵醒儿子,黄孝慈都会轻轻拧开台灯。可是那天回来,黄孝慈伸手摸向那个熟悉的位置,却摸到一滩水,待黄孝慈打开了日光灯,发现那滩水是儿子的尿。原来小磊磊睡觉时想小便,但妈妈不在身边,自己就迷迷糊糊尿在了桌子上,把台灯泡在了尿里。黄孝慈抱起儿子,默默地哭了。磊磊中学时,他们决定让儿子考省戏校去学胡琴。后来磊磊改行当主持人,黄孝慈并没有反对,她明白现在京剧不景气,但是晚上回到自己房间,她哭了整整一宿。

节目现场,磊磊父子拉起了琴,黄孝慈表演了一段京剧,观众掌声雷动。61岁的黄孝慈拿出了70盒自己的磁带送给现场热爱京剧的观众们。“我曾经跟一些地方联系过,结果人家很不以为然地回答:你拿20盘CD、100盒磁带来卖卖看吧。我从此下定决心,我的带子,不卖了,全都送给热爱京剧的人!”

作者邢虹

京剧名家——黄孝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省京院长黄孝慈:绵薄之力让京剧后继有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站作者:张艳邬http://js.ifeng.com/news/focus/detail_2014_08/19/2787378_0.shtml

18日下午两点,一场别开生面的少儿京剧演出在江南剧院拉开帷幕。演出过程中,观众们不仅欣赏到了《红灯记》、《起解》、《珠帘寨》、《春秋亭》、《凤还巢》、《甘露寺》等名剧的经典唱段,还有戏曲身段组合表演等精彩节目。虽然是江苏省演艺集团“七彩的夏日”演出季演出之一,但与之前所有演出都不一样的是,这场演出的主角都是集团京剧院少儿京剧夏令营的学员们。

据了解,本届少儿京剧夏令营由江苏省演艺集团京剧院与江苏文艺台联合主办,国家一级、二级演员和优秀青年演员担任主教老师,去年就举办过一届。开设少儿京剧夏令营,也是希望能够让孩子成为京剧舞台的主角,能够让京剧艺术和京剧观众可持续发展下去。对于喜欢京剧艺术的家长和孩子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满足需求的机会。从汇报演出的情况来看,经过15天左右系统的学习,这些原本并无任何京剧基础的孩子们现在不仅已经能够像模像样地唱上一段,演上一段,更是加深了对京剧艺术和传统文化的热爱。他们活泼稚嫩的演出中透着一股认真劲儿,让台下的观众们连连鼓掌。

台下的众多观众里,有一位系着红领巾的慈祥的老奶奶格外引人注意,她就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黄孝慈老师。虽然上个月黄老师才因为严重的眩晕入院治疗,身体仍在恢复中,但是一走上舞台,她立刻就神采奕奕,精气神十足。表演结束后她接受了凤凰江苏的独家专访。

说个人努力:传承传统文化

黄孝慈老师是国家一级演员,曾两度获得中国戏剧的最高荣誉——梅花奖,现担任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江苏省京剧院名誉院长,曾被舒乙先生夸赞为“用心演戏的好演员”。她在南京多个高校都担任了客座教授,开设选修课,在宿迁第一实验小学创立了“孝慈少儿京剧团”,她觉得艺术的传承至关重要,要通过自己绵薄的力量让京剧后继有人。

“从小接触一些我们像京剧这样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远见的。首先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要吃苦,还能够懂得京剧里面的礼仪——忠孝节义,从一而终,这是制约我们每个人的行为准则。与此同时,练点儿基本功孩子就会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在谈到为何要让孩子们学京剧的时候黄老师这么说道。“对于孩子们来说,可以按照通俗歌曲的唱腔开始,不用太苛求礼节,基本功,重要的是京剧文化的普及。”从黄老师七旬的年纪还依旧如此挺拔有气质我们也深深感受到艺术给人带来的熏陶。

谈到现在的文艺氛围,黄老师露出了笑容。作为老党员的她觉得由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给现在的文艺界创造了很好的氛围,社会各界的重视再加上现在媒体的宣传,传统文化的前途一定会更加光明。

谈生活态度:淡然知足感恩

第一眼看到黄孝慈老师的人,都不会意识到她已经72岁高龄了。精致的妆容和优雅的举手投足,尽显年轻的姿态。人们常说,只有生活幸福的女人才会更加年轻。自称“永不退休的文艺工作者”的黄老师唱了一辈子京剧,除了给她带来事业上的成功之外,也同样塑造了她淡然的心态和生活态度。不计较得失、知足感恩,饮食上“不吃好、不吃饱”的理念这些都是她永远保持活力的秘诀。

黄老师满心关切地说,生活中要多想幸福的事儿,要知足。至于这么多年一直和自己先生相濡以沫的秘诀她则表示俩人需要互相体谅和包容,凡事要心往一处想。据了解,她的先生是国家一级演奏家王荣坤先生。在昨天的演出中,黄老师应观众要求即兴表演,王老师随即上台给老伴伴奏。两人默契的搭配引来台下阵阵掌声。

京剧名家黄孝慈戏库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