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评剧《刘云打母》  

2017-01-07 09:43:10|  分类: 河北梆子评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刘云打母》

评剧《刘云打母》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刘云之母庾氏含辛茹苦将儿子刘云拉扯成人,娶妻生子,哪知儿子刘云输要成性,回家后每天打母亲,媳妇桂珍为了挽救丈夫,这日假装有病难为刘云,并且摔子劝夫,使刘云体会到自己的不孝,然后来到母亲房里赔礼道歉……

评剧《刘云打母》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根据沈阳评剧院演出光盘整理

主要演员:郑冬梅  葛永明  李冬梅)

人物:刘云妻(李桂珍)  刘云  刘母

评剧 刘云打母 郑冬梅

(小锣冒头)(刘母内白)刘云儿,可想死为娘了!(上场)

刘母(白):丈夫下世早,老身受煎熬!(坐下)

儿子不孝媳妇贤,娇宠溺爱悔当年。

有心想管管不了,赌博场中任留恋。

老身刘门陈氏,丈夫早年下世,留下一子名叫刘云。自由娇生惯养不曾管教,一直长大成人,不务正业,终身吃喝嫖赌任意放荡,如今已有一月有余未曾还家。那日我在门外瞭望与他,来了一阵凉风吹得我遍体发软只觉寒冷,至今数日不思饮食,不免将媳妇唤来做碗汤面(起身),媳妇哪里?

(刘云妻内白)来了!(小锣垛头上场)

刘妻(唱):忽听婆母唤一声,房中走出我李桂珍。

进房来我这里飘飘下拜,将媳妇唤进房有何话云(哪)?

刘母(唱):老身在床上昏沉沉,耳旁忽听得有人声。

           强打精神用目看,原来是媳妇她面前存。

           为娘得了思儿的病,做碗面汤娘好沾唇。

刘妻(唱):知道婆母病未愈,我做碗面汤娘好沾唇。

母亲你在房中将儿来等,

刘母(唱):好一个贤德的媳妇李桂珍。

           我躺在床上把儿来等,

刘云(内白)走哇!(上场)

    (唱):又来了走南闯北 爱讲外面 好交朋友的 我叫小刘云。

           我在宝局里把钱耍,银子输光咧哎来我才转回家门。

进了大门上房过,(刘母白:儿啊!)又听得我的妈一个劲的直哼哼。

(白)嗯嗨!

(对白)

刘母:儿啊,儿你回来啦!儿啊你一月有余未曾还家,你到哪里去了哇!儿啊,你可想死为娘呀,我说你贫不贫哪,我还不知道我是你儿子?告诉你说从今天起,不许你管我叫儿子!  

刘母:不管你叫儿子叫什么呀?

刘云:嗯,要叫刘大爷!     

刘母:刘大爷?

刘云:哎,我在外边的朋友很多,要是朋友来啦,你一点儿规矩都没有那哪行啊?从今后,我在外面一咳嗽,你呀,就赶紧站起来,你就说,刘大爷您回来啦?你站着,你应该问我:刘大爷您渴不渴呀,饿不饿呀,冷不冷啊,热不热呀?这叫朋友一看,我们家该多么有规矩呀?

刘母:管你叫刘大爷,为娘我说不出口哇,我我不会呀!

刘云:你不会?不会你慢慢学嘛!    

刘母:学也学不会呀。

刘云:哼!你要是学不会 我我就打你!

刘母:儿啊,怎么,你要打我?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也不叫你!刘云:打死你,哼!打死你谁受罪呀。 我呀,把你打个半死不活的,我一走了之,我我再也不回来啦!

刘母: 哎呀,儿啊儿啊,你打为娘几下倒也无妨,你若不回家可就想死为娘了哇!

刘云:你要是怕我不回家你就依着我。

刘母:那那咱就试试吧!    

刘云:那咱就练练,嗯呔!

刘母:刘大爷你回来了!    

刘云:我回来了。

刘母:你请坐吧!          

刘云: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呀?

刘母:刘大爷,你回来啦。  

刘云:哪来的这么多回来呀,你问我渴不渴。

刘母:哦,你渴不渴呀?    

刘云:我渴啦!

刘母:为娘给你做饭去。    

刘云:哎,你装糊涂是吧,我渴啦,你给我烧水去!

刘母:哦,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吧!

刘母:哦,刘大爷你回来了,你请坐,你渴不渴,我给你烧水去。  

刘云:不渴!

刘母:你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去。 

刘云:这就对了,别忘了,记住啦!

刘母:哎……哎呀!

刘云:哎,妈呀,你这么唉声叹气的是怎么回事儿呀,不愿意吗?

刘母:我病了呀!

刘云:你病啦?得的什么病呀?

刘母:为娘想你,得的思儿之病啊。

刘云: 哎呀,我妈想我都想出病来啦,看起来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哇!今天只当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我呀行行孝吧。妈呀,你真是想我想出病来了吗?

刘母: 是啊。

刘云: 那么,你想吃点什么吗?

刘母:  我想吃什么,你能给我买吗?

刘云: 能啊,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刘母: 我想吃叉子火烧烧羊肉。

刘云: 好,我给你买去。

刘母: 慢来,再给我做点稀的。

刘云: 稀的,稀的想吃什么呢?

刘母: 面汤,给我和上一块儿面,擀上薄薄的片儿,放点儿葱姜蒜儿,弄来点儿胡椒面儿,喝了辣了一身的汗儿,我这病啊,就好了一半儿。

刘云: 啊哈!(仓)你这哪是病啊,你这是馋老哇。哼!跟刘大爷我胡说起来了。我本当今天行行孝,看来我是非打不可啦!我问问你哪想吃啊?

刘母: 为娘心里想吃,口内就说出来了。

刘云:  我说你怎么那么馋呢?

刘母: 好奴才!

八大 台 仓 嘟· 台 仓· 来才 乙台 仓)

刘云(唱):刘云恼恨气在心,我把母亲按倒在地挨尘。

           刘云在房中把母亲打,

(急急风 梆子穗)

刘妻(唱):又听得丈夫他 他 他他他他打娘亲。

           有心进房把丈夫劝,怎奈丈夫是个浑人。

           这件事我还要另打算……(急急风)

(对白)

刘云: 我问问你,你那叉子大火烧羊肉还吃不吃啦?

刘母: 我不用了,不用了。

刘云: 你那热面汤还喝不喝啦?

刘母: 全都不用了,不用了。

刘云: 你这病怎么样了?

刘母: 我这病越发沉重了。

刘云: 你给我起来!

刘母: 哎!(没起来)为娘起不来了哇!

刘云: 这鞋底子又下去了啦!

刘母: 不要……我起来了,起来了。

刘云: 去根儿了吗?

刘母: 就算去根儿了吧。

刘云: 母亲有病,东庄请先生,西庄请大夫,那都是瞎掰。看见了没有,我这一下连根儿都去了,这里面还有个名堂哪,这叫生打暴力丸,鞋底子的药引子,治一个好一个,治两个好一双。噢!竟怨跟他生气了,还没上后院看狗剩儿他妈去哪,我呀看狗剩儿他妈去。听我告诉你,我打你的事可不许跟你儿媳妇说,你要是说啦,非要你的命不可!

刘母: 我我不说我不说。

刘云: 我看看我们狗剩儿他妈去了。(急急风)

顿八大 仓仓 令仓

刘母(唱):我那下世的人哪!

           奴才做事心太狠,打得我周身疼痛头发昏。

           伤心之处怨夫主,

(白)夫哇,你临终之时言说咱那刘云儿,就是我的老来依靠,你死之后为妻受尽千辛万苦,将他抚养成人,由于他娶妻生子。不料他他不但不孝,今日又将老身棒打一顿。夫哇,这就是我的老来依靠吗?夫哇!

(接唱) 去到坟座哭夫君。不孝的人哪!

刘妻(唱):丈夫做事灭人伦,不该上房打母亲。

           这件事若被那街坊邻居婶子大娘知道了,必然是啊说我们夫妻不孝是个忤逆之根。

           进门来坐不安来立不稳,我定要劝他回心转意敬母亲。

           头上青丝忙扯乱,躺在床上装病人。

           我在床上放悲声,放悲声。我在房中把夫等。

刘云(唱):来了我能说会道的小刘云。

           我在上房把母亲打,对待我的媳妇可没有二心。

           来在房外止住步,

刘妻(唱):我的夫哇!

刘云(唱):又听得狗剩他妈,放悲声,放悲声。

(对白)

刘云:哼!怪不得我在赌局输钱哪,前边我妈哭,咳,后边我媳妇哭。见了我媳妇儿可不能见了我妈似的,我得轻着点儿,可别惊动了他老人家的大驾呀!(进门)媳妇儿我回来啦,我回来啦!呦,怎么不言语呀,哦,八成是挑理了。老婆在上,汉子刘云前来问安!

刘妻:在我面前跪着的你是哪个?

刘云:你连我都不认识啦,我是狗剩儿他爹回来啦。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哎呦媳妇啊!     

刘妻:哎!(大大 乙台

刘妻(唱):叫声丈夫你太狠心,为什么一日有余未回家门。

           为妻想你身得病,躺在床上昏沉沉。

           适才间为妻我做了一个梦,有大小二鬼闯进房门。

           要勾我的魂哪!

(对白)

刘云:闹了半天我媳妇他病了,我呀我赶快给我媳妇还个愿去吧!刘云在上老天在下,保佑我妈死了叫我媳妇好了。我买个鸡蛋给你供上,我呀大大的咬上两口,剩下的全给你还不行吗?呦,香怎么没着哇,这人倒霉香都点不着。得,我也不烧香了。我呀,问我媳妇想吃什么不想,这病人一想吃东西病就好啦。媳妇儿你想吃什么不想?

刘妻:我想吃的东西你能给我买来吗?

刘云:能啊!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你就是吃活人脑子也有啊!

刘妻:那上哪买去呀?

刘云:扳倒了就砸呀!

刘妻:砸谁的呀?

刘云:砸咱妈的!

刘妻(唱):我的夫哇!别的东西为妻不用,(刘云白:那你想吃什么那?)

           我想吃紫花的黄瓜,买上两根(哎)。

妻好沾唇哪,病好离了身。

(对白)

刘云:好,你等着我给你买去!

刘妻:回来,我不要咱们这儿的黄瓜。

刘云:那你要哪儿的?

刘妻:我要南边的黄瓜。

刘云:南边的黄瓜什么样啊?

刘妻:南边儿的黄瓜开紫花,刺儿朝里长着,籽儿朝外长着。

刘云:哦,南边儿的黄瓜开紫花,刺儿朝里长着籽儿朝外长着。哎呦,媳妇儿,这你让我上哪儿给你买去呀?媳妇儿,你还想吃点儿什么呀?

刘妻:我要吃老虎心。

刘云:老虎心?

刘妻:我要吃活老虎心。

刘云:活老虎心?媳妇儿这我上哪儿给你买去呀!

刘妻:我告诉你,你拿把刀子到山里等着,看见那老虎你就把它逮住,逮住之后把它的心挖出来给我吃了,那我这病就好了。

刘云:哦,我拿把刀子上山逮老虎,我要是逮不住老虎,那还不得老虎把我吃了,那我不就变成老虎粪了么。你你这是成心为难我呀!哼!老娘儿们好比墙上的泥坯,揭了一层又一层,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两天不踢扳倒墙啃泥,一天一顿你是感恩不尽。今儿个我是非打你不可!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媳妇儿,你还想吃点什么哪?

刘妻(唱):我的夫哇!买不来的东西为妻不用(哎),

我想吃那东海的老龙鳞,病好离身,我的夫哇!

(对白)

刘云:媳妇儿,这东海的老龙鳞我上哪给你钓去呀,媳妇儿,你还想吃点儿什么呀?

刘妻:我想吃鸭蛋。

刘云:鸭蛋?好 你等着我给你买去。

刘妻:回来,我不要咱们此地的鸭蛋。

刘云:那你要哪的鸭蛋呢?

刘妻:我要高唐州的鸭蛋。

刘云:媳妇儿,你干嘛要吃高唐州的鸭蛋哪?我在咱们门口给你买上仨俩的不就完了吗。

刘妻:高唐州的鸭蛋有荤的有素的,红皮儿是荤的,白皮儿是素的。你背上个搭子买上两个鸭蛋,一头儿背一个。走在人多的地方,要是有人问你,刘云你身上背的是什么哪,你就手拍胸脯说,白鸭蛋哪白鸭蛋。

刘云:哦,我背上个钱搭子,买两个鸭蛋一头装一个,走到人多的地方人家要问,刘云买的是什么哪,我就说,白鸭蛋那白鸭蛋。你你这不是骂我吗,我呀,我不去!

刘妻:你去吧。  

刘云:不去!  

刘妻:哎呦!哎……呦!   

刘云:好……我去,我去!

刘云(唱):小刘云不怠慢,忙把这钱搭搭在我的前后心。

           回身打开描金柜,取出来白花花那个雪花银。

           辞别了我的妻往外走,

刘妻(唱):上前拉住了我的夫君。问声夫君你往哪里去,

刘云(唱):我要到高唐州去把鸭蛋寻。

刘妻(唱):我问你寻鸭蛋为的是哪一个,

刘云(唱):为的是我的妻病好离身。

刘妻(唱):你母有病你把他打,为妻有病你把鸭蛋寻。

刘云(唱):我的母亲那个我爱打,碍不着我妻李桂珍。

刘妻(唱):我问你先有妻来还是先有母,

刘云(唱):先有贤妻后有母亲。

刘妻(唱):你言说,先有妻来后有母,我这问强人你是身打何处来,你是怎样做人!

刘云(白):我媳妇儿问我身打何处来,哎呀,我要说是我妈生的,我媳妇儿准生气。哎!有啦。媳妇儿啦,你不是问我身打何处来吗,我是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

刘妻(白:)强人哪!

刘妻(唱):昔日里有个小王祥,他母有病躺在床。

           数九寒冬身得病,一心想吃鲤鱼汤。

           他手托银钱无处买,剥去了衣裳卧冰上。

           龙王见他是孝子,打发那龙子龙孙把鲤鱼送出江。

           他手托鲤鱼回家转,他母亲吃了后病好安康。

           二十四孝头一孝,留下了美名万古传。

           丈夫你不学古人和先辈,好不该在堂前拷打你老娘。

刘云(唱):你说比古就比古,有位古人说其详。

           昔日有个小韩信,九里山前活埋娘。

           九里山前活埋母,到后来他做了三齐王。

           (白:别看刘云)今天打了母,日后我也能称大王。(急急风 梆子穗)

刘妻(唱):好话说了无有用,良言难劝迷心人。

           急的桂珍无主意,(小孩儿哭)(仓 三锤)又听娇儿哭连声。

           心生一计有有有,我何不假意摔子劝夫君。(仓)

          (八 大台 仓 仓才 仓)可说是我那不懂事的小娇儿,为娘有话对你言讲。

我那糊涂的小娇儿,儿啊!(大锣剁头)

           上前来抱起亲生子啊!为娘有话对你言。

           儿啊,娘怀儿十个月并非容易,娘怀儿十个月受尽苦辛。

           娘怀儿一个月不知不觉,娘怀儿两个月呕吐恶心。

           娘怀儿三个月方知有了孕,娘怀儿四个月似火烧身。

           娘怀儿五个月茶饭懒用,娘怀儿六个月好似病人。

           娘怀儿七个月腰酸腿软,娘怀儿八个月昼夜担心。

           娘怀儿九个月不敢劳作,十个月我的小娇儿啦就要临盆。

           说不尽生养儿千般哪苦,再说说娘哺乳三年之恩。

           儿卧干来娘卧湿,屎尿不嫌常洗勤。

           左边尿湿右边倒,右边尿湿抱在前胸。

           我儿不眠娘不睡呀,我的儿啼哭娘心疼。

           儿要有病娘心乱,煎汤熬药受苦辛。

           而病好娘欢喜,满斗焚香谢神灵。

           教儿玩耍教儿说话,教儿行走教儿做人。

           一岁两岁娘怀抱,三岁四岁不离娘的身。

           五岁六岁学玩耍,七岁八岁念诗文。

           念书念到十八九岁,订门亲事与儿完婚。

           养儿生子为的是哪一个,为的是老来免受饥贫哪。

           本应将你抚养大,又怕你长大成人打母亲。

           你妻见你面带笑,你母见你把脸沉。

           常言说老猫就在那房檐睡,一辈人传下来一辈人。

           忤逆父生下了忤逆子,忤逆子生下了忤逆根。

           趁你萌芽将出土,我何不早早叫你命归阴。

           我恨不得狠狠心肠摔死你,也免得为娘老来受你欺凌(哎)。

           我的儿啦!(三锤)越说越恼心起火,活活摔死小逆根。

           我这里假意(八大台    仓)要摔子,

(刘母上场 白:奴才,你大胆!)(急急风 梆子穗)

刘母(唱):奴才不孝气死老身!  (柱头)

(对白)

刘母:奴才,为娘思儿心切,你打为娘骂为娘倒也无妨,你你不该又欺负我那贤德的媳妇,我我就把你打死了吧!

刘云:哎呀,妈吔 妈呀,我错啦!刚才你儿媳妇摔子劝夫说今比古,常言道老猫在房上睡一辈传一辈,我要是对你不好,将来我儿子不也对我不好吗。妈呀,我错啦!

刘母:媳妇,他这是……

刘妻:婆母,看来他已回心转意了。

刘母:你当真?

刘云:妈呀,我要是有半句谎话,就叫天雷劈死我!

刘妻:婆母,看在儿媳的面上,就让他起来吧。

刘母:念在我贤德儿媳妇的面上你你起来吧!

刘云:哎,多谢媳妇儿!

刘妻:哎,多谢咱妈。     

刘云:多谢妈啦! 

刘母:不用。

刘云:妈呀,你笑一个吧。 

刘母:我不笑。   

刘云:妈呀,你笑着吧。

刘母:不笑。  

刘云:妈呀,你看我给你打个哇哇……   

刘母:哈哈……

刘母(唱):不孝之子小刘云,

刘妻(唱):今日不该打母亲。

刘云(唱):从今往后我改过,

  (唱):摔子劝夫(大台 仓·个 来才 乙台 仓)李桂珍。 

(尾声)(八大 台 仓 才 仓·个 来台 七令 台 仓个 来才 乙台 仓 大台 仓 才 仓)

评剧《刘云打母》王俊权.郝玉华.李艳茹

评剧《刘云打母》王爽饰李桂珍

评剧 《刘云打母》评剧票友陈淑云是全才型演员,可演各行当角色。在此剧中饰演刘母。

评剧《刘云打母》2012年春节雄县燕赵评剧协会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