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评剧《打狗劝夫》  

2017-01-07 09:41:51|  分类: 河北梆子评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打狗劝夫》 

评剧《打狗劝夫》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评剧传统剧目,又名《德孝双全》、《赵连弼借粮》、《和睦家庭》。元有萧德祥《杀狗劝夫》杂剧,明有徐撰《杀狗记》传奇,《宣讲集要》亦有此目。写赵氏兄弟二人分居,其兄赵连弼因除夕缺粮,求借于其弟赵连芳,芳冷言拒绝,并掷粮袋于墙外。事被芳妻桑氏知,桑暗助银米等物。桑见连芳手足情薄又结狐朋狗友,遂思计打死老狗,着以衣帽,做死尸状,置于后门草房之中。继之,去酒楼寻夫,佯称家遭横祸,令其处置。

评剧《打狗劝夫》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鲜灵霞 新翠霞 莲小君 打狗劝夫

根据沈阳评剧院演出光盘整理

(主要演员:李懿 张立晶 李彤 郑全喜 邢勇 窦强)

人物:张氏  赵连弼  赵连芳  桑氏  车三  王二

开场:开幕曲(柳青娘)

(场景:赵连弻家)

张氏出场:(小安板过门)

(唱)丈夫出外去借粮,思前想后心内伤。

种了四亩低洼地,雨水甚大粮无上仓。

        来到腊月二十四,家中无有下锅的米粮。

大人挨饿还罢了,孩子们啼哭叫我心伤。

        ……哎呦!我那受了罪的儿们哪!丈夫他未回来门外张望。

赵连弻出场:(小锣垛头过门 小生二六开)

  (唱) 两手空空来到门旁。(大大 大 台) 

  氏:丈夫回来了?

赵连弻:唉!(大 大 大 大大 大大 ……台)

  氏:啊,丈夫。你去了半晌因何还未借到粮米啊?

赵连弻:来到年关,谁家还有余富粮啊!

  氏:你去二弟那里就有。

赵连弻:二弟,我没去!

  氏:你因何不去呀?

赵连弻:那赵连芳,咳!他早就不认我这个哥哥了。现如今,他整天与那富家子弟,车三、王二,是花天酒地,任意胡为,素日见我是头也不抬,看也不看。我就是前去见他,他也未必能帮啊!(大 大 大 大 大大 台)

  氏:啊!丈夫,想你我夫妻,将他抚养成人,你们又是一母所生,如今我们遇到了难处,难道他真的不顾及兄弟之情么? (大)

赵连弻:这……(大 大 大 大 大大 大大大——台)

  氏:你呀,还是去上一趟吧!

赵连弻:唉,事到如今,也只好厚着脸皮再去跑一趟了!(大 大 大 大大 大大大 咚咚咚咚 嘟噜—台)

  氏:啊!丈夫,你要早去早回!

赵连弻:知道了,进屋吧!(台 台 台……台)

赵连弻上场:(小锣跺头 小生二六过门)(场景:赵连芳家门口)

(唱)赵连弻饿着肚子去求帮,身穿单薄破衣裳。

饿得我走一步来晃三晃,北风刺骨阵阵凉。

紧走几步往前赶,(台)不觉来到二弟门旁。

大门紧关未开放,想必是二弟他未曾起床。

         走上前去推一把,(大大 台)(白:二弟在家吗?)门闩紧挂无人答腔。

我只好坐在门外把他等,

赵连芳上场:(小锣跺头 小生二六开)

   (唱) 连方迈步走出房。

          在家中呆的我心头闷倦,去找朋友饮酒浆。

用手开开门两扇,瞧见兄长在门旁。

          不用人说明白了,不是借钱就是借粮。

我看见假装没看见,(赵连弼唱)急忙上前拉住衣裳。

赵连弻:二弟你好吗?

赵连芳:还是你呀,我当是叫花子呢!

赵连弻:这几年旱涝不收,才落得这般光景。

赵连芳:唉!我说你可真不走运,这水怎么单淹你家的地呢?我有事,改日再唠吧!(大 大 大 大 大 台)

赵连弻:二弟,二弟!我找你有事呀!

赵连芳:什么?你找我有事!人家车三爷王二爷找我才有急事呢,我走了! (大 大 大 大大 台)

赵连弻:二弟,你可知那车三王二他们是什么人吗?

赵连芳:什么人?谁不知道,人家是有财有势的呀!

赵连弻:他们整天领你花天酒地,任意胡为,他们是富家,咱们可不可高攀呀!

赵连芳:你住了吧!(大 台)人家是称家子,和我赵连芳算起,你高攀不上,我还高攀不上呢。唉!你怎么挑拨我们兄弟不和呢?

赵连弻:我说的都是为你好,你可不要上当啊!

赵连芳:这上当不上当的,就用不着你管了。(大 大 大 大 大 大 台)

赵连弻:二弟!二弟!!二弟呀!!!

赵连弻:(小生二六开)

(唱)叫二弟莫急躁听我来讲,来到年底没有吃粮。

我到处求借全没有,无奈何来找二弟把我帮。

           过了年我能还上这笔账。

(行弦 道白)

赵连芳:我家也没有富裕粮啊!

赵连弻:谁家都有个缺长少短的,谁也不能说不用谁帮啊!

赵连芳:唉!我可没求过你呀!

赵连弻:你我乃是一奶同胞,哥哥我挨饿,你,你脸上就好看吗?

赵连芳: 得!得了,把口袋给我吧!

赵连弻:唉!唉!

赵连芳:(接唱)忙把口袋拿手上,叫声兄长听端详。

灌多灌少你别生气,我还得背着你弟妹去灌粮。

               你在此地把我等,急忙回身把门关上。

我有心借他粮二斗,又怕他三番五次来借粮。

不借不借我不借,我把口袋仍出墙。

不出大门后门走,

赵连弻:(接唱)西北风吹得我浑身冰凉。(大 大 大 大 台)

赵连弻:(白)还得是自己的兄弟呀!(大 大 大 大 大 大 大 大大 ·台)[发现口袋]赵连芳!!!(大 大 大 大大 ·台)赵连芳呀赵连芳,你不借就不借,你干嘛把我的口袋扔出来!你耍我呢。赵连芳,你给我滚出来!(大 大 大 台)[狗叫]

桑氏出场:(手锣穗 开二六)(场景:赵连芳家)

(唱) 桑氏正把针线忙,忽听门外闹嚷啊嚷。

只惊得犬咬声不断,不知是何人来到我的门旁。

         叫小香快把门开放,(女儿白)大爷儿!是我大爷来了。

桑氏接唱:问一声哥哥可倒安康。

         既然是来到自家的门首,冷冷的天气你为何不进房啊?

赵连弻:(白)我进房,不给你们丢脸吗?

  氏:(唱)见此神色我明白了,一定是兄长求借弟未帮。

我一阵心酸忙劝兄长,你不必伤心哪快请进上房。

         尊一声兄长你请落座,吩咐声小香快下厨房。

急忙炒菜快做饭,将酒烫热再温上一碗汤啊。

问一声侄男侄女长得可健壮,再问声我的嫂嫂可倒安康。

赵连弻:(白)凑合活着吧!

  氏:(唱) 过年的东西可准备好,家中可有下锅的米粮?(留板 行弦转二六)

赵连弻:(白)弟妹呀!

(唱)今年的雨水大收成不好,只落得到年底没有吃粮。

我到处求借全没有,无奈何来找二弟把我帮。

         借与不借我不恼,好不该把我的口袋扔出墙。

他竟把手足之情全都忘,怎不叫我把心伤。

  氏:(唱)请哥哥恕他无知多原谅,先喝杯酒吧暖暖心肠。

你还要宽心多用饭,小香啊,咱们到仓房去灌粮。(留板 转二六)

赵连弻:(唱)弟妹还肯把我帮,端来酒菜又去灌粮。

  氏:(唱)进房来问声哥哥可用完饭,这是我给您灌的二斗粮。

一斗麦子一斗米,回转身来打开箱。

             取来银子整二两,给侄女买件新衣裳。

暂时将就把年过,过了年关弟妹再帮啊。

(行弦 对白)

赵连弼:这粮食我收下,这银子我万万不能收啊!

  氏:兄长何必推辞呢!

赵连弼:倘若兄弟回来,失些银两,岂不是惹你们两口子吵架吗?

  氏:(唱)这是我平日里积攒的银两,你只管去用莫挂心上。

取出几掛深蓝线,一块蓝布四尺长。

             给我那侄男侄女做鞋袜,哥哥你呀缺长少短只管把口张。

你兄弟不好修对我嫂嫂讲,你再替弟妹问嫂嫂安康。(留板转二六)

赵连弻:(唱)温酒热语暖心肠,雪里送炭把我帮。

弟妹的好心实难忘,辞别弟妹回家转。

  氏:(唱)见哥哥背米喜洋洋,叫小香快把门关上。

长叹一声床上坐,暗暗地埋怨我的丈夫郎。

             每日里与狐朋狗友常来往,吃喝玩乐他不务正行。

我怎能劝我的丈夫回心意转,必须要想出一个巧妙主张。

左思右想没有注意,[狗叫]忽听得狗咬我有了主张。

要劝我的丈夫回心转意,我何不打狗劝夫郎。

(仓 大大大大大 才才 才才……仓才 仓才 仓 才 仓)

(行弦音乐 场景:酒楼)

(众对白)

  三:王二哥,我让你整过这色子好使吗?

  二:兄弟,你就放心吧,这色子都让我灌了铅了。

  三:那赵连芳能不能来呀?

  二:兄弟,你就放心吧,咱们哥儿们划的套,他能不往里钻吗?(大大大大大·台)

  三:王二哥,那赵连芳怎么还不来呀!

  二:可也是呀!

赵连芳:二哥 ,三哥,在楼上吗?

车三王二:哎呀,来了!连方,进来!进来!

赵连芳:二哥,三哥!

  三:我说连方,你怎么才来呀?

  二:就是呀,我们哥儿们都等你半天了。

赵连芳:别提了,今天一大清早就来个借粮的,堵住门口就是不让我走哇!

  三:谁呀?

赵连芳:我哥哥呗。

  二:那你借他了吗?

赵连芳:我借他,什么时候还我呀?(大 大 大 大 大 大 大 大大 台)

  二:就是,借他钱,还不如扔在水里听了响儿呢!

  三:对对对!爷儿们,过来过来过来!今天大哥我请客,我给你顺顺气!怎么样?

  二: 咳!这客得我请。

  三:看你这个人,我把话说头了,这个我请。

车三、王二:我请!我请!我请!我请!……

赵连芳:二哥三哥,这么办,今天哪,你请客,我花钱。

  二:好,这个面子就给兄弟你了。

  三:对!对!对!来!来!来!…………(大 大 大 大 大·台)

赵连芳:酒保!

  保:来了!

赵连芳:四菜一汤,再加一斤老白干儿。

  保:好嘞!四菜一汤,再加一斤老白干喽——!(台) 几位还用点儿什么?

赵连芳:酒保,记在我账上!干!

  保:好嘞!

赵连芳:二哥 三哥 干!

合:  干!

车三、王二、赵连芳:(二六过门)

    (唱)车三王二赵连芳,好比桃园的刘关张。

兄弟三人手足一样,欢欢乐乐多欢畅。(留板过桥 转板)

  氏:(上场 小锣跺头)

( 唱)桑氏急忙到街上,走遍大街与小巷。

       却怎么 ,不见那我夫赵连芳。

       听见楼上有人喊,(行弦)猜拳行令太荒唐。

       酒楼底下止住步,(行弦)

(白)堂倌儿!(来了!)堂倌儿,楼上有叫赵连芳的吗?(有一位呀!)

(接唱)你就说家中有事找他商量。(行弦)

(众白)

  倌:赵二爷!家里来人找你来了!

赵连芳:二哥 三哥 我去看看去呀!

车、王:快去快回呀!

赵连芳:你找我什么事呀?)

  氏:(唱)我的夫哇!

赵连芳:出了什么事啦?

  氏:(唱)你只顾在外边来饮酒,家中出了大祸一场。

          也不知是何人与咱们有仇恨,打死人命给咱们栽赃。(仓)

赵连芳:(唱)闻听贤妻对我讲,倒把连方脸吓黄。

             你在此处把我等,去找好友把我帮。(仓)

(众对白)

  氏:相公,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能叫外人知道啊!

赵连芳:贤妻放心,楼上都是我知己连心的朋友,放心啊!(大 大……<见快……仓)

赵连芳:三哥!

  三:什么事呀?

赵连芳:你弟妹来了!

  三:快让进来,喝两杯啊!

赵连芳:三哥 三哥!你弟妹说呀,说咱家摊了人命了!(仓)

  三:几条哇?

赵连芳:一条就够我受的了。

  二:别急!不就一条人命吗,一条我扛着,两个我担着,你等着,我找人儿去!

赵连芳:二哥,你别走!二哥!(大大……<快跑>……仓 仓才 仓才 仓)三哥!二哥说帮忙,他能行吗?

  三:王二这个人办事没准头,八成准溜了!

赵连芳:哎呀!三哥呀!您可得帮我这个忙啊!

  三:放心,连方,咱是兄弟。唉!再说了,这县衙里我有人儿!连方,你等着!我给你找人儿去,你等着!……

赵连芳:你别走!三哥——三哥——三哥!(大大大大……大大 仓 仓仓 仓仓……仓才 仓—仓)咳!  

  氏:你那些朋友呢?

赵连芳:他们听说我摊了人命啊,都跑了!

  氏:好一个知己连心的朋友啊!

(唱) 你莫迟疑跟我走,回到家中再商量。

             走大街进小巷,不多时来到家门旁。

             未进门先把灯吹灭,(赵连芳白:贤妻,为什么把灯吹灭呢?

             叫人看见不妥当。(赵连芳白:贤妻,尸首现在何处哇?)

             顺着我的手儿看,尸首现在草垛旁。(行弦)

赵连芳:(白)哎呀,我的妈呀,<>这人多长时间了,身上都凉了,这可怎么办呢?

  氏:(唱)你不必着急,我自有主张。

             依我你去求兄长,叫哥哥快来把咱帮。

赵连芳:(白)贤妻呀!

(唱)白天兄长把粮借,我不但不借 我 我 我反把米袋扔出墙。

             总然是硬着头皮去一趟,恐怕是兄长不能把我帮。

  氏:(唱)丈夫你做事理不当,你忘了哥嫂待你的好心肠。

             船入江心先防漏,马到了临崖要早收缰。

             人在难处要拉一把,困难的弟兄要鱼水相帮。

             我叫你去来你就去,进门磕头把哥嫂央。

             哥哥他定能把咱帮助,嫂嫂他待人也是个热心肠。

赵连芳:(唱)叫声我妻把灯掌,

  氏:(唱)外人看见不妥当。

赵连芳:(唱)摸着黑道贴边走,心头乱跳脚步忙。

             血债心急当头响,(仓仓……)就好像更夫贴在身旁。

             (锣鼓 打击乐)

赵连芳:(唱)轻轻叩门把哥嫂唤,快快开门有事商量。(仓)

        (白)哥嫂!快开门哪!

  氏:(出场 小锣跺头)

       (唱)这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光。

多亏了弟妹把我们帮助,给我们银两布匹还有那二斗粮。

(赵连芳白:哥嫂快开门哪!)

忽听得门外叫声嚷,也不知是何人来到门旁。

急急忙忙开开门两扇,(赵连芳白:嫂子,你好哇!)

原来是二弟赵连芳。

问一声赵二老爷您一向倒好,再问一声孩子的婶婶可倒安康。

不再贵府保养您的身体,来到了茅屋草舍所为哪桩啊?

(赵连芳白:嫂子,进屋再说吧!)

您休怪嫂嫂我不把你让,只因为房屋窄小太肮脏。

二老爷穿的本是呀绸与缎,我们怕只怕呀沾污了二老爷您的好衣裳。

(赵连芳白:嫂子,别说了!)

你若是不嫌弃就往里呀请,叔嫂二人走进房。

进房来请二弟快请落座,(赵连芳白:嫂子,我哥哥呢?)

二弟你为什么这样慌张?(台)

(对白)

赵连芳:嫂子,我,我摊上人命了!(八大 仓)

  氏:怎么,人命?

赵连芳:是啊!

  氏:兄弟,你稍待!(大台 仓才 仓才 仓)丈夫,快快起来呀!(大大大……<→见快大 仓)

赵连弼:深更半夜的,谁来了?

  氏:二弟来了。

赵连弼:怎么,赵连芳?莫非是白天借粮的事?你就说我睡着了!

  氏:啊,丈夫,他家出了人命了!

赵连弼:怎么,他家出了人命了?我出去看看!(大台 大 仓 才 仓)

赵连芳:哥!

赵连弼:怎么,你,你摊上人命了?

赵连芳:是啊,我摊上人命了!

赵连弼:你,你真摊上人命了?

赵连芳:不知是何人,打死人命,给我安脏啊!(嘟 仓)

赵连弼:好哇!(八大 八大台  八大台   仓才 仓才 空仓 乙才 仓)

(唱)好好好,妙妙妙,这是你自作自受自遭殃。

             常言道,有事不报罪加三等,我只得连夜报到公堂。(赵连芳白:哥)

             连弼假意往外走,

赵连芳:(唱)连方拉衣手不放,千万不可上公堂。(仓)

(对白)

赵连芳:哥,你不能去呀!

赵连弼:我一定要去!(大嘟……大八 台)

  氏:丈夫去不得!

赵连弼:别拦着我!(大嘟……大八 仓)我一定要去!

赵连芳:哥!(嘟……大 大 仓)

  氏:丈——夫——哇——

(唱)连方他低头跪草堂,只见他又愧又羞又是惊慌。

今天他家出了人命事,来找他的哥哥把他帮。

趁机会教训他把往事来讲,叫一声孩子他的叔哇切莫着忙。

怎么说家中出了人命事,来找你的哥哥把你帮。

你的哥哥他本是庄稼汉,这人命之事他可办不妥当。

你结交豪门有依仗,怎么今天就没有巧主张。

车三王二你们常来往,吃喝不散会成帮。

你怎么不去投个明路,求你那知心朋友出个巧妙方啊!

(行弦 道白)

赵连芳:嫂子,他们听说我摊上人命啊,都跑了!

赵连弼:怎么,你的朋友都跑了?跑得好哇!你不是说有事找你的朋友,用不着我吗?

赵连芳:哥,这都是我的错呀!

  氏:(唱)问二弟,车三王二好来还是弟兄好。

赵连芳:还是哥哥好。

赵连弼:得了吧!

  氏:(唱)咳!你拉到了吧呀,你哪能把你的哥哥放在心上。

嫂嫂我想起当初事以往,就好像妇道见识短啊太平常。

我一十九岁赵门过,遭不幸公爹下世婆母身亡。

二弟那年在年幼,你九岁读书奔学堂。

至秋凉先做棉衣怕你冷,你那单夹衣嫂嫂勤洗又勤浆。

你身子软弱身有病,你的哥哥他披星戴月寻药方。

我们夫妻千辛万苦来把你抚养,哪知道你不念待你的情长。

眼看到了腊月二十四,家中断了下锅的粮。

你的哥哥万般无奈去求你,你竟忍心粒米也不帮。

借与不借我不恼,你好不该反把口袋扔出墙。

你不看你的哥哥,当着嫂嫂我你想一想啊,嫂嫂待你是何等心肠。

老的少的全不顾,你只顾赵你那狐朋狗友饮酒浆。

休怪嫂嫂揭你短,看起来还真是丧尽天良。

我劝罢一个又一个,劝丈夫是为了教训那赵连方。

二弟他已经知道认错,你就该趁夜晚就去把他帮。(赵连弼白:我不去!)

丈夫啊,你不看二弟看弟妹,你想一想啊,弟妹待咱们何等心肠。

要不是弟妹她把我们救,居家冻饿实难当。

你想想人家酒再看看人家菜,想想人家银子再看看人家粮。

喝水别把那打井的忘,好了伤疤不要忘了疮。

有恩不报非君子,你不要忘恩负义恨了心肠。

也不知我说的对与不对,可要你们前思后想拿个主张。

赵连弻:(唱)他低头不语已经后悔,走上前来扶起连方。(赵连芳白:哥!)

             当初不听我良言劝,才惹出祸来遭祸殃。

             想起来白天事我本不想去,(赵连芳白:哥!)

如今你已后悔,我哪能不把他帮!

赵连弼:走吧,还愣着干啥,走哇!(大台 仓才 仓才……仓才 台 仓且且 且且 且且 ……台且且 且且 且且……仓且 仓 )

(赵连芳、赵连弼出门,车三王二尾随。 进赵连芳家门,搬狗尸)(锣鼓略)

赵连芳:哥呀!

赵连弼:别害怕,有哥哥我呢!……哎呀妈呀!这 这 这人身材不大,下巴挺长啊!

赵连芳:哥呀,你管他长啥样,快把他埋了吧!

赵连弼:你准备条镐。

赵连芳:没人!

赵连弼:埋到村外小树林,走!

车三王二:跟着!

(咚—咚—咚—咚)(四更鼓)

  氏:(唱)忽听得四更梆声响,饭菜做好酒烫上。

剔亮了灯烛把哥哥等,(台个 令台 已令 台)

赵连弼、赵连芳:(接唱)走进连弼和连芳。(台)

(对白)

  氏:哥哥辛苦了!

赵连弼:自家兄弟,何言辛苦二字。

  氏:外边天气很冷吧!

赵连弼:我这还出汗了呢!(台)

  氏:哥哥,快请上座。

赵连芳:哥,请!

  氏:哥哥请饮哪!

(唱)尊一声哥哥请转上,略饮几杯也无妨。

              酒薄饭淡本是家常饭,无非是兄弟们慢叙家常。

赵连弼:弟妹这尸首哪来的呢?

赵连芳:是啊!

  氏:(唱)哪里来的尸首真叫人难测,也不知何人有仇给咱们安脏。

             今夜晚多亏哥哥你来到,不然难免大祸一场啊!

赵连弼:都是自家兄弟,哪有不帮的道理呀!

  氏:(接唱)这才是你帮我我帮你,有来有往,

赵连弼:你与车三王二花天酒地,对待哥哥我呢?咳!

  氏:(唱)劝哥哥不要心残伤。

连芳啊!我有几句肺腑的话,说出口对与不对的你细思量。

我们本事庄稼汉,勤俭持家理应当。

车三王二他们两个银钱广,他借给你的钱没安好心肠。

吃喝玩乐进赌场,他们诱你不务正业学荒唐。

真假不分上了当,你这有眼无珠交豺狼。

山前美鹿山后虎,狼鹿结拜在山岗。

狼若有难鹿搭救(的那个),虎要是有难狼躲藏。

车三王二那个豺狼一样,他看咱们似绵羊。

平日里形影不离装模做样,你可知遇难时他们二人躲在一旁。

从今后为人处事可要谨慎,要知道狐朋狗友不能够久长。

我说的这番话可要仔细想。

赵连弻:(唱)听弟妹一席话连把头点。

赵连芳:(唱)贤妻言语打动心肠。

(对白)

车三王二:连芳,赵连弻,出来!

赵连芳:你们俩找我有什么事啊?

  三:什么事?你们官司犯了(台),不光你,对对对,还有你!咱们打官司去!

  车三,你们拉我的丈夫要向何往?

  三:哎!你们假装不知道啊!你们俩图财害命(仓),害死我舅舅,埋在了树林,走!咱们打官司去!

赵连弼:车三爷,你们平日是好朋友,有事慢慢商量嘛!

  三:得!得!得!一边儿去!

赵连芳:二哥,三哥!你看我能杀人吗?死的是咱舅舅,那我把舅舅好好发送不就得了吗!     三:好好发送!人家老小吃什么,啊?吃什么?

  二:我说连芳兄弟,拿出三百两银子,不就结了么!

赵连芳:我上哪去找这三百两银子?

  二:没有银子也成啊,把你家地照拿出来,那也比摊官司强不是?

赵连芳地照?!

  三:哎,好!那咱就打官司去!

  氏:车三,(仓)你想趁此机会前来敲诈是万万不能的!(仓)

  二:我说弟妹呀,我可是为了你们好哇!

赵连弼:我说王二爷,少给点儿银子不行吗?

  氏:兄长,任凭他们去办。

  三: 既然你们不同意,那咱们就喊人了……我说相亲们,快来人哪,出人命啦!(仓七 仓七……仓)

  众:我说车三爷,王二爷,你们喊什么呢?

  三:喊什么?他们哥俩图财害命,害死我的舅舅,走,咱们打官司去!

  氏:你说我的丈夫打死你的舅舅,有何见证?

  三:是我亲眼看见的吗。

  氏:是你亲眼所见,有何凭据?

  三:大马一匹,五百两银子,还有一个水烟袋。

  氏:五百两银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三:那天我到小树林去,见到五百量银非子,我才知道的!

  氏:我看树林之内埋的未必是你的舅舅吧!

  三:那天我去,我看见的吗!

  氏:恐怕未必!

  三:既然你们不同意,那咱们就验尸去!

  二:对,验尸! (大 大   ……台‖︰仓且 仓且︰‖台 仓) 

  三:我的舅舅哇!哈—哈—哈!(大……仓)

  众:  我说大侄女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三:怎么回事?他们把我舅舅埋这儿了!

  二:对,我亲眼看见的!

  氏:(唱)我未曾说话气噗噗,骂一声车三王二你们两个恶徒。

我们赵门哪一点对不住你,你无端敲诈要进官府。

你告我图财害死你舅父,我是问王二这些事情你可清楚?

  二:是我亲眼看见的!

  氏:(接唱)银两马匹你也知数,埋尸你也亲眼目睹?

我的丈夫埋尸果然不假,有一段隐情他们糊涂。

在此处埋的本是看家的犬,并非是车三他的那个舅父。(仓)

  三:啊!害死我舅舅还骂人!乡亲们,咱们验尸去!

  众:  等一等,等一等!我说大侄女,你为什么打狗呀?为什么打狗啊?

  氏:(接唱)提起来此事话儿长了,听我把其中缘故细说清楚。

               不幸我的公婆下了世,撇我们母女与丈夫。

               我的丈夫被他们两个引诱不把正业务,我这反复思量无计可出。

               无奈打死看家的犬,我与它穿靴带帽披衣服。

               大街把去我的丈夫找,在酒楼遇见了那个车三王二两个恶徒。

               我假装摊了人命事,我为的是惊醒我的丈夫出迷途。

               车三王二他们听见了,怕受牵连见官府哇!

               好一似见了鹰的那个两只兔,他跑下了酒馆踪影无。

               我的丈夫他信以为真走投无路,嗨吓得他浑身打颤滚下汗珠。

               无奈才把哥哥请,才把尸首暗抬出。

               车三啊,你硬说老狗是你舅父,你这居心讹诈天理无。

               我说乡亲们哪!我们就此把尸验,是人是狗自会清楚。

               要是车三他的舅父,我们情愿抵偿心也服。

它要是一只看家的犬,我说乡亲们呐!应该是怎样的发落这两个恶徒。

桑氏说罢我的肺腑,咱们赶快验尸吧自会清楚!

(对白)

  三:对,验尸!验尸!验尸去!(台……台 仓 台 仓)

  众:  车三爷,快去看你的舅舅吧!

  三:我的舅舅哇!……怎么变成一条狗哇啦?

  众:  是不是你舅舅?

  三:八成他们给换了!

  众:  得了吧,幸亏是一条牙狗,要是一条母狗,还说是你姥姥呢!

        (……)

  氏:众位费心了!

<剧终>

评剧《打狗劝夫》全剧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