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评剧《锔碗丁》·上  

2017-01-09 08:59:31|  分类: 河北梆子评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锔碗丁》剧本·上

《锔碗丁》,评剧传统剧目,这是根据清代末年发生在北京朝阳门外的一件实事编写的。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丁妻刁氏乘兵乱之际,唆使全家,抢劫当铺,成了暴发户。丁少玉为他的儿子聘请玉善福三女玲儿为妻。玲儿过门后,受到婆婆刁氏及大奶、小姑(大狼、二虎)的虐待。王善福悔恨交加,病重而死。玲儿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受尽摧残,无力反抗,扎水缸而自杀。王善福的结义兄弟伊浩然激于义愤,控告丁家明火抢劫和虐死儿媳的罪行。刁氏等受到应有的惩处。这出戏描写了旗人的礼节、习俗、生活气息浓厚,同时具有浓烈悲剧色彩,深刻揭露了封建宗法制度对人性的扼杀,有一定的教育和认识意义。

近期,由天津评剧白派剧团重新复排的新版《锔碗丁》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上演并在CCTV空中剧院录播,引起很大的轰动。剧本由赵德明加工整理,周连生、赵丹红担任导演。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白派第四代传人王冠丽扮演的王玲儿,以其娴熟的演技和对角色深刻的理解,刻画出了一个纯真质朴的少女形象。戏中玲儿向姑母倾诉在刁家受虐待时唱的“未开言不由人泪汪汪,口尊声姑母细听其详”慢板唱腔和无辜遭刁氏母女用烙铁烙身,痛不欲生地唱出“玲儿我暗呻吟不敢放声哭,生生死死精神恍惚”反调唱腔,寓情于声,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引得台下一片抽泣之声。扮演玲儿父亲王善福的王文涛,表演充满激情。扮演姑姑的赵丹红、扮演四奶奶刁氏的赵如意、扮演丁四爷的翟少春、扮演大狼的施立红、扮演二虎的冯荣玲、扮演全子的李建民、扮演伊浩然的王杰、扮演正堂的王海平、扮演那先生的陆海涛等也都表现不俗,各有特点,为全剧增辉。

评剧【锔碗丁】小白玉霜1956年录音 王冠丽配像

第一场

【丁少玉上。

丁少玉:(数板)锔碗丁,锔碗丁,我的命运怎么这么穷,义和团揭竿起义逼进了北京城,洋鬼子到处抓人,四城到处乱哄哄,家里没饭辄,干把双眼瞪,双眼瞪。哎!想我丁老四,以锔碗为业,眼下这兵荒马乱的,谁还锔碗啊。哎!也不能干等着饿死啊!对!我呀!把我们老婆子叫出来,看她呢,有什么法子没有,就这主意。四奶奶!四奶奶!四奶奶!

【四奶奶咳嗽,带大狼,二虎上。

四奶奶:忽听四爷唤,

大狼二虎:八成要开饭。呦!阿玛!阿玛!

  狼:我饿了。

  虎:阿玛!我也饿了。

丁少玉:你也饿了,四奶奶,您呢?

四奶奶:我打昨儿晚上饿到今儿个了。

丁少玉:哎呦,饿了,别忙,别忙,别忙啊!我想起来了,别忙啊!【从口袋里掏出两颗铁蚕豆。我这呢,还有两个铁蚕豆,姐俩一人一个先垫吧垫吧。回头再说。【二虎将蚕豆扔在地上。瞧这孩子,挺好东西糟践,哼!【将豆捡起,擦擦,吃掉。嗯!四奶奶啊!

四奶奶:诶!

丁少玉:这家里头还有米没有啊?

四奶奶:废话,昨儿个熬那点粥还是我跟西院婶妈借那点杂货面呢,又米了又,哼!

丁少玉:全子哪去了?

  虎:我哥一大早就上学堂帮着做事去了。

丁少玉:哎!甭管他了,他有饭辄了。

四奶奶:嗯!

丁少玉:可咱们怎么办呢?

四奶奶:怎么办哪!

丁少玉:啊!

四奶奶:你还得出去锔碗去。

丁少玉:四奶奶,您不是不知道,他外边乱着呢。

四奶奶:哎哟,那光脚的还怕穿鞋的啊!那乱着呢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出去锔碗去。

丁少玉:您知道啊!我不胆小嘛!

四奶奶:哎呦!我说你呀,你呀!(唱)丁家门儿你是一个当家的人儿,你好像三月的萝卜糠了心儿。咱们家吃完了上顿儿没下顿儿,剪下袖子补大襟儿。男子汉不能够把家养,躺在炕上你装的什么神儿。

丁少玉:(唱)如今是兵荒马乱心没底儿,饿死在家里我也不出门儿。

四奶奶:不行。死在外头也的出去。

丁少玉:出去啊!

四奶奶:出去。

丁少玉:诶!出去。哎呀!多厉害!

【丁少玉下。

四奶奶:我说大闺女。

  狼:啊?

四奶奶:去,上堆房找点米去。

  狼:我不去。

四奶奶:怎么不去啊?

  狼:堆房的那个小山东竟跟我闹。我不去。

四奶奶:闹?嘿!闹才好呢。

  狼:为什么呀?

四奶奶:要闹出点儿交情来呀,那米还甭少了,整包的往咱们家拉。

  狼:嘿!瞧您说的。

四奶奶: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二闺女啊!

  虎:奶奶!

四奶奶:去,拿着小框,捡点儿媒核去。

  虎:又让人捡媒核。

四奶奶:那怎么的。

  狼:你也甭闲着。

四奶奶:哼!捡点媒核不好嘛。

幕后架子众街坊们听着,义和团神堂圣域,家家烧香供凉水,大师兄要祭坛杀二毛子啦!

大狼二虎啊?奶奶!奶奶!怎么办呀?

【丁少玉,全子上。

  子:阿玛!快!赶紧躲一躲。奶奶!

四奶奶:诶!怎么啦?

  子:大事不好啦!

四奶奶:怎么啦?

丁少玉:怎么回事啊?

  子:洋鬼子抓义和团,见人就开枪,打死了不少老百姓,老百姓都反了,有些人还趁火打劫,烧了粮铺,抢了钱庄哪。

四奶奶:抢了?

  子:啊!

四奶奶:好!咱们抢当铺去。

大狼二虎啊?

丁少玉:我说四奶奶,这个抢当铺那可是犯法的呀!

四奶奶:哎呦,这个年头儿还管什么犯法不犯法,抢了当铺有了钱,给你娶媳妇,给你准备嫁妆,咱们走呗!

大郎二虎诶!

丁少玉:嘿嘿!四奶奶,你们去,我给你们看家啊!

四奶奶:怎么着?你不去?你想告发呀!我先宰了你吧!

丁少玉:哎!我去,我去还不成嘛。

四奶奶:孩子们,抄家伙。

  狼:好嘞!拿着!

四奶奶:走!

  狼:走!

第二场

【王善福上。

王善福:向阳门的春常在,积善之家庆有余。我王善福,是厢红旗的祁人,在北京八面曹玉英学堂当了一名教书的先生。娶妻杨氏,不幸早年故去。留下一女名唤玲儿,今年一十八岁,已到已婚之年。前者,在茶馆有我本家兄弟王善德,给玲儿说了个人家,是齐化门外集市口四条锔碗丁家。择日相亲,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将玲儿唤讲出来,问她还应用些什么,我也好给她置办置办。玲儿哪里,玲儿哪里快来!

王玲儿:诶!来啦!

王善福:哈哈哈哈!

【王玲儿上。

王玲儿:父女相依十余年,才见蓬条一身单。阿玛万福。

王善福:罢了!哈哈哈哈!

王玲儿:阿玛,您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吗?

王善福:孩子,你猜猜。

王玲儿:哦!您渴了,我给您端茶去。

王善福:哈哈哈!回来。我已经喝过茶了。

王玲儿:哦!您饿了,我给您端点心去。

王善福:吃过点心啦!

王玲儿:阿玛,您不要喝茶,又不要吃点心,那我可就猜不着了。

王善福:哈哈哈!孩子,阿玛今天把你叫出来,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

王玲儿:阿玛,瞧您!

王善福:孩子,你坐下。

王玲儿:诶!

王善福:玲儿!(唱)常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聘,我为你终身事常挂在心。你二叔来保媒心地诚恳,说丁家独一子是个念书人。这门亲事我应允,量你定能够把父命遵。已差人与你的姑妈稍个口信,有什么贴己的话儿只管对她云。

王玲儿:(唱)闻听此言站起身,口尊声阿玛听儿云。不幸奶奶把命尽,我跟随阿玛长大成人。如今要把儿我聘,有一件事儿我不放心哪。

王善福:孩子,你有什么不放心的是啊?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说吧!

王玲儿:(唱)愁的是阿玛年高迈,我无兄无弟独自一人。我情愿侍奉阿玛黄金入柜,总算是作女儿的尽了孝心。

【姑姑上。

  姑:(唱)转眼来到哥哥的家门。开门哪!

【王玲儿开门。

王玲儿:姑妈您好!

  姑:我好!孩子你也好!

王玲儿:好!

  姑:你阿玛在家吗?

王玲儿:在家哪,姑姑您里面请吧!

  姑:诶!

王玲儿:阿玛!我姑妈来啦!

  姑:哥哥您好!

王善福:姑奶奶好!姑奶奶请坐!

  姑:您请!孩子,你也坐下呀!

王玲儿:有老姑奶奶在这,我哪敢坐呀!

  姑:嗨!现在,我虽说是老姑奶奶,等将来你要是出了阁呀,不就是我们的小姑奶奶了嘛!哈哈哈!

王玲儿:姑姑!

  姑:哥哥!

王善福:诶!

  姑:您瞧啊!这才几天儿啊!玲儿长的,大姑娘一样了!真是期老别期小啊!

王善福:是啊!哈哈哈!

  姑:玲儿!

王玲儿:诶!

  姑:这头是你自己梳的?

王玲儿:啊!是我自己梳的。姑姑!我老梳不好。

  姑:嗯!瞧你说的,梳的多光溜啊!一根跳丝都没有。哎呦!玲儿!这衣裳也是你自己做的?

王玲儿:啊!姑姑!是我自己做的。

  姑:哎呦!瞧瞧,瞧瞧!裁的多合身啊!或!这纽袢儿钉的跟棍似的。那常言说的好,做姑娘的会梳头,针线活计全不愁。这话一点不假。

王玲儿:姑妈!

  姑:诶!

王玲儿:水开了,我给您沏茶去。

  姑:嗯!哪那么多的理儿啊!快去吧!

王玲儿:诶!

王善福:姑奶奶您坐!

  姑:诶!

【王玲儿下。

  姑:哥哥!近来您的身板儿到好啊?

王善福:好!

  姑:每天还上茶馆和茶去?

王善福:呦!那可是我的老排场了,绝不能误啊!

  姑:呵呵!哥哥!您托人给我稍信,让我赶紧来一趟,那到底为什么事啊?

王善福:哦!姑奶奶!

  姑:诶!

王善福:今天把你叫来,是为了玲儿的终身大事啊!

  姑:哦?这么说,喜信儿动啦?

王善福:动啦!

  姑:是谁家呀?

王善福:是齐化门外集市口四条锔碗丁家。

  姑:哥哥!

王善福:诶!

  姑:我看这事不大妥当吧!

王善福:哦?

  姑:听说那锔碗丁家,是光绪二十六年抢当铺发的财,是个暴发户。

王善福:呵呵呵!

  姑:哥哥!您可得小心着点儿。

王善福:哥哥我这眼里不揉沙子。

  姑:哟!那感情好,我呀!我是给您提个醒儿。这不是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儿不是。

王善福:是啊!诶?姑奶奶,待会儿玲儿来了,你问问她还应用些什么,我也好给她置办置办。

  姑:呵呵!行啦!这事儿您就交给我啦!

王善福:姑奶奶坐。

  姑:诶!

【王玲儿端茶上。

王玲儿:姑姑,您请用茶。

  姑:诶!

王玲儿:阿玛,您请用茶。

  姑:玲儿。

王玲儿:诶!

  姑:你这儿来。

王玲儿:诶!

  姑:玲儿,你还需用什么东西,告诉姑姑我,好叫你阿玛给你置办呀。诶?前些日子,我给你的鞋面你扎出来了吗?

王玲儿:哦!姑姑,您给我的鞋面,我已经扎出三……三双来了。

  姑:哎呦,这姑娘可了不得了,真跟我们小时候不一样。我做姑娘那会儿,家里要是来个人儿,那脸臊的跟大红布似的,赶紧就得躲起来。哪像现在这时候这姑娘啊,八字还没一撇呢,连鞋帮都扎出三双来了。哈哈哈!哥哥!我问过了,这脚底下的东西,都预备的差不离儿了。剩下的东西,让她再好好想想。想好了您给我稍个信。

王善福:诶诶诶!

  姑:我上一趟荷包铺,一会儿的功夫就买齐了。哥哥!

王善福:诶!

  姑:您还有事儿吗?

王善福:没什么事儿了。

  姑:那我就跟您告辞了。

王玲儿:姑姑!您要走啦!

王善福:诶!姑奶奶。吃完饭再走吧!

  姑:不了,家里有事儿,柜上还忙着呢。

王善福:哦!送送你姑姑。

王玲儿:诶!

  姑:玲儿,等事儿办妥了,我还得接你上我们那吃上轿饭去呢。

王玲儿:姑姑!

  姑:哈哈哈哈!回去吧!

王善福:姑奶奶,给你雇辆车吧!

  姑:不了,胡同口那车等着我哪。我走了。

王善福:送送。

王玲儿:姑姑您慢走。

  姑:诶。

【姑姑下。

王玲儿:姑姑您慢走。

  姑:诶。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诶!

王玲儿:我姑姑走了,咱们吃什么?

王善福:你姑姑走了,剩咱们爷俩儿就好说了。待会儿我打点羊肉,咱们爷俩儿吃包饺子。

王玲儿:诶!

王善福:呵呵呵!

【二人进门下。

第三场

【丁少玉上。

丁少玉:哈哈哈!哎呀!四奶奶带领我们全家抢了当铺,就这瓶瓶罐罐的还真不少。诶!有的东西呢,还挺值钱。哈哈哈!就有一样啊,不太让人满意。什么呢?我们家人穿的衣裳,它没有一件合适的。抢来的,不是给我们家做的。哈哈哈!诶对!这个前两天哪,茶叶铺的王二兄弟要给我们家全子提亲。我呢,也做不了这个主。我呀!还是请我们家四奶奶。得!嘿嘿嘿!有请四奶奶。

【大狼,二虎搀四奶奶,全子随上。

四奶奶:光绪年间闹兵灾,抢了当铺抖起来。

丁少玉:给四奶奶请安。

四奶奶:把我请出来,有话快回,别耽误了我抽福寿膏。

丁少玉:抽上大烟啦?呵呵呵!四奶奶,我这给您道喜了。

四奶奶:怎么着?有抢当铺?

丁少玉:妈呀!抢上瘾了。还抢当铺呢。呵呵呵!

四奶奶:哈哈哈!

丁少玉:快坐。您坐,您坐。哎哟!四奶奶!

四奶奶:诶!

丁少玉:是这么回事,有人呢,给咱们家全子提亲来了。

四奶奶:嘿!

丁少玉:嗯?

四奶奶:你瞧啊!

丁少玉:嗯。

四奶奶:咱们家刚发了财,就有人给孩子提亲,真他妈势利眼。

丁少玉:呦!呵呵呵。

四奶奶:谁的媒人哪?

丁少玉:那个茶叶铺的王二兄弟。呵呵呵!

四奶奶:哦!又是有婆婆不给,有大姑子小姑子不行啊?

丁少玉:啊不不不!这回人家什么都给,什么都给。呵呵呵!

四奶奶:姑娘多大啦?

丁少玉:八十了!

四奶奶:八十?

丁少玉:啊!不是!嘿!这张嘴呦!十八了!哈哈哈!

四奶奶:哈哈哈!瞧瞧你呀!

丁少玉:哈哈哈!您坐!是是是。

四奶奶:刚吃了两天饱饭,把你撑的是胡说八道。

丁少玉:是,脸都吃圆了。呵呵呵!

四奶奶:这个,在哪住啊?

丁少玉:在西城。

四奶奶:西城什么地方?

丁少玉:就西城那溜啊!

四奶奶:什么胡同?

丁少玉:反正他出不了那西直门。

四奶奶:哎呦,这哪行啊!你呀!去找找王儿兄弟。

丁少玉:诶!

四奶奶:叫他呀!打听打听姑娘的生日时辰。

丁少玉:好!

四奶奶:找个算命的再合合婚。

丁少玉:合合婚。

四奶奶:然后啊!再说在哪相亲。

丁少玉:好!呵呵呵!

  狼:奶奶!

四奶奶:诶!

  狼:相亲可得离咱们家近,咱可不能就和她啊!

  虎:嗯!

四奶奶:对!咱们哪,就在隆福寺庙后头,不是有一个花城子嘛。

丁少玉:对对对!

四奶奶:假装在那买花。

丁少玉:诶!买花。

四奶奶:就这样。

丁少玉:好好好!

四奶奶:诶!我说四爷!

丁少玉:诶!四奶奶!四奶奶!

四奶奶:这个初九啊!可是隆福寺庙会。

丁少玉:对呀!

四奶奶:咱们就在那相亲。

丁少玉:好!

四奶奶:定啦!

丁少玉:不见不散。

四奶奶:十二点整。

丁少玉:我送信儿去!

四奶奶:好好好!

丁少玉:您歇着,您歇着。

四奶奶:诶!

丁少玉:得!这得了嘛!嘿嘿嘿!

【出门欲下,全子跟出。

  子:阿玛,您干嘛去呀?

丁少玉:我给媒人送信儿去呀。

  子:是去那茶馆吗?

丁少玉:是啊!

  子:奶奶的话您听清楚没有?

丁少玉:怎么办哪?

  子:这件事您要是办不好。

丁少玉:嗯!

  子:回来准得挨骂。

丁少玉:那是啊!

  子:我给您出个主意?

丁少玉:诶!赶紧快说。

  子:去那茶馆啊!您坐这桌,我坐这桌。咱爷俩儿装不认识。

丁少玉:哦!不认识。

  子:他说什么我帮您记着。

丁少玉:诶!好。

  子:回来时候奶奶要是问您,您说不明白,我好帮您学舌呀!

丁少玉:好主意!咱爷俩儿一块去。

  子:走着,走着。

【二人下。

四奶奶:大闺女,二闺女。

大狼二虎:奶奶!

四奶奶:这个相亲,你们俩谁去啊?

大狼二虎:呦!当然得奶奶您去啦!

四奶奶:呦!我可不能去呀!

  狼:为什么呀?

四奶奶:老话儿说的好,婆婆相儿媳妇儿,有蒙眼煞。

大狼二虎:哦!行!我们姐俩儿去吧!

四奶奶:好!你们俩去。

大狼二虎:嗯!

四奶奶:哎呦!我说闺女呀!

大狼二虎奶奶!怎么了?

四奶奶:就这些日子呀,不知道怎么了,呆一会儿啊,这腰酸腿疼的。

  狼:奶奶!我们姐俩儿,陪您福寿膏啊?

四奶奶:呦!嘿嘿嘿嘿!瞧瞧我这俩闺女多孝顺呢。呵呵!走,跟奶奶我抽大烟去。

  狼:伺候着。走!

【三人下。

第四场

【幕后白。

幕后架子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共入洞房。

【姑奶奶,四奶奶,丁少玉,大狼,二虎上。

四奶奶:姑太太!

  姑:诶!四太太!

四奶奶:诶!

  姑:孩子岁数小,她奶奶下世早,往后有什么不到的地方儿,您还得多多包涵。

四奶奶:哟!我说姑太太。

  姑:诶!

四奶奶:您干嘛这么多心哪,我跟您说,我拿玲儿啊!就当我的亲闺女一样。您哪就一百个放心吧!

丁少玉:诶!放心吧!

  姑:那我就谢谢您了。

四奶奶:那不送。

丁少玉:您慢走。

四奶奶:姑太太!

  姑:诶!

四奶奶:这个新媳妇儿,三天回门,可是咱们在祁的老规矩。

  姑:是啊!是啊!

四奶奶:到时候,是您来人接她呢?还是我打发人给她送去呢?

  姑:哦!还是我们娘家来人接吧!

四奶奶:好!那您慢走。

  姑:好!

丁少玉:您慢走。

  姑:我这跟您告辞了。

四奶奶:您慢走。

丁少玉:慢走您哪。

  姑:诶!

【姑姑下。

丁少玉:慢走您哪。呵呵呵!

四奶奶:进去。坐下。你起来。我告诉你,这蓬事,花了多少钱,你都得给我报出来。

丁少玉:四奶奶。咱们是杏核砸两半,途的不是这个人儿嘛。

四奶奶:就这个人儿啊!

丁少玉:还没我俊呢。

大狼二虎:哼!就是。

丁少玉:哎呀!您嫌人家嫁妆不好。

四奶奶:对,你瞅瞅这嫁妆,就哪样是新的?有几件?这都是在小市上买来的沟货。

丁少玉:嘿!好好好!哎呀!说起嫁妆来,当初你嫁给我的时候,那有什么呀?

四奶奶:嘿嘿!反正比她强。

丁少玉: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当着孩子的面,我,我给你抖落抖落。

大狼二虎:阿玛,你说说,说说。

丁少玉:诶!好,我说说。说说。你奶奶嫁给我的时候。

  狼:啊!

丁少玉:俩箱子,俩匣子,找了四个人儿,抬不动。

四奶奶:怎么样,我就是趁。

  虎:对!奶奶就是趁。

丁少玉:哎呀!我一想这回我发财啦!娶了一个财神奶奶来。

  狼:对呀!

丁少玉:这箱子这么沉,它不是金子呢,它也得是银子。等我把箱子打开这么一瞧啊!

大狼二虎:什么呀?

丁少玉:全是石头子。

大狼二虎:啊?

丁少玉:知道的,这是嫁妆,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修马路的呢。哈哈哈!哎呀!还甭说呀,他们家呢,还陪送了一个嫁妆,一个旧的洗脚盆。晚上一洗脚啊,这屋里头哗啦哗啦洒这一地水呀!辛亏阿玛我有锔碗的手艺,这一晚上,我是吱儿,吱儿,吱儿。

  狼:阿玛,您吱儿什么哪?

丁少玉:我竟吱儿这个旧的洗脚盆了。我吱儿什么我吱儿。

四奶奶:得得得!瞎叨叨什么呀你。

丁少玉:有这么回事没有啊?

四奶奶:还不到帐房看看去,留神帐房先生准笔。

丁少玉:这我得看着去。

四奶奶:对去。

丁少玉:对,这我得看着去,这我得看着去。

【丁少玉下。

  虎:奶奶!

四奶奶:诶!

  虎:您刚才看见我嫂子那双大脚了吗?

  狼:奶奶,您看她穿的那么好,她不是在咱面前夸富嘛。我一看见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虎:我看见她也生气。

四奶奶:哎呦!孩子们!别生气,别生气啊!反正啊!她呢,在咱们娘们槽上拴着,她要是好喽,咱们就当个小猫小狗的拉扯着,她要是不好啊,咱们就折腾她。折腾,折腾,就是把她折腾死不要紧。咱们再给娶好的。反正奶奶我有的是钱。

大狼二虎:嗯!

四奶奶:走!跟奶奶看堂会去。

大狼二虎:走。看戏去。走!

【三人下。

老山演出传统评剧《锔碗丁》全剧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