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评剧《锔碗丁》·中  

2017-01-09 08:59:07|  分类: 河北梆子评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剧《锔碗丁》剧本·中

评剧《锔碗丁》·中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锔碗丁》,评剧传统剧目,这是根据清代末年发生在北京朝阳门外的一件实事编写的。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丁妻刁氏乘兵乱之际,唆使全家,抢劫当铺,成了暴发户。丁少玉为他的儿子聘请玉善福三女玲儿为妻。玲儿过门后,受到婆婆刁氏及大奶、小姑(大狼、二虎)的虐待。王善福悔恨交加,病重而死。玲儿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下,受尽摧残,无力反抗,扎水缸而自杀。王善福的结义兄弟伊浩然激于义愤,控告丁家明火抢劫和虐死儿媳的罪行。刁氏等受到应有的惩处。这出戏描写了旗人的礼节、习俗、生活气息浓厚,同时具有浓烈悲剧色彩,深刻揭露了封建宗法制度对人性的扼杀,有一定的教育和认识意义。

近期,由天津评剧白派剧团重新复排的新版《锔碗丁》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上演并在CCTV空中剧院录播,引起很大的轰动。剧本由赵德明加工整理,周连生、赵丹红担任导演。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白派第四代传人王冠丽扮演的王玲儿,以其娴熟的演技和对角色深刻的理解,刻画出了一个纯真质朴的少女形象。戏中玲儿向姑母倾诉在刁家受虐待时唱的“未开言不由人泪汪汪,口尊声姑母细听其详”慢板唱腔和无辜遭刁氏母女用烙铁烙身,痛不欲生地唱出“玲儿我暗呻吟不敢放声哭,生生死死精神恍惚”反调唱腔,寓情于声,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引得台下一片抽泣之声。扮演玲儿父亲王善福的王文涛,表演充满激情。扮演姑姑的赵丹红、扮演四奶奶刁氏的赵如意、扮演丁四爷的翟少春、扮演大狼的施立红、扮演二虎的冯荣玲、扮演全子的李建民、扮演伊浩然的王杰、扮演正堂的王海平、扮演那先生的陆海涛等也都表现不俗,各有特点,为全剧增辉。

评剧《锔碗丁》李忆兰张德福

第五场

【王善福过场。

王善福:哈哈哈!(唱)女儿出阁我好孤单,这三天好似整三年。四牌楼芙蓉斋买下糕点,曹子糕萨其马大小八件装个全。一来是我把亲戚看,二来是接女回门团聚几天。心中欢喜脚步稳,齐化们不远在面前。哈哈哈!

【大狼上。

   狼:(唱)自从弟妹过了门儿,大狼我经常偷听他们窗户根儿。他们俩又打又闹,又说又笑又逗趣儿。说完了甜言蜜语,又谈起我们家里的人儿。听不清说什么八成没好事儿,好象是说我馋说我懒,不行,我得叫个真针儿。大狼我要想一个好主意儿,挑点儿事儿打她一顿,给我开开心儿。

【丁少玉上。

   狼:阿玛!

丁少玉:诶!

   狼:您溜早回来啦!

丁少玉:回来啦!

   狼:您吃早点了吗?

丁少玉:吃了,我在东四排楼吃的是包子抄干,还喝了两碗精米粥。

   狼:哦!阿玛,我问您点儿事儿。

丁少玉:你说。

   狼:您觉得我弟妹这个人怎么样啊?

丁少玉:我看不错,又勤快,咱们家呢,就缺这么个人。

   狼:哎呦!阿玛!这您可看走眼了。

丁少玉:怎么呢?

   狼:她这个人儿啊!您可不能竟看表面,她,她在背后还说您呢。

丁少玉:说我什么呀?

   狼:她说您天生的一副穷相,还老跟儿媳妇儿眉来眼去的,说您,是个老色狼。

丁少玉:这话是谁说的?

   狼:我弟妹说的。

丁少玉:不能够。

   狼:嘿!就是她说的,要不您问问她去。

丁少玉:我问什么呀,怎们家什么样啊,我全清楚。

   狼:这人儿,得了我不跟您说了,我跟我奶奶说去。奶奶!奶奶!

四奶奶:诶!

【二虎搀四奶奶上。

四奶奶:呦!四爷回来啦!

丁少玉:四奶奶!

四奶奶:这么快就回来啦!

丁少玉:回来啦!

四奶奶:事情办的怎么样?

丁少玉:办完啦,过两天哪,荣宝斋派人拿着银票来看货。

四奶奶:小声儿,保密。

   狼:呦!跟我们姐俩儿还保密呀!

丁少玉:您坐!您坐!

四奶奶:诶!诶!

   狼:奶奶!您觉得我弟妹这个人儿怎么样啊?

四奶奶:嗯!还不错。嘿嘿!你看,人有礼节,又勤快啊!你说,我说四爷,咱们这房儿媳妇可真娶着了啊!

丁少玉:是啊!嘿嘿嘿!

四奶奶:你看看,每天大早起来,院子,屋子,全扫干净了。嘿!瞧这玻璃,跟这桌子,擦的是倍儿亮。

丁少玉:对!嘿嘿嘿!

四奶奶:哎呀!我看你们俩啊!是要多懒有多懒。哼!那尿盆儿还让人家给倒啊!

丁少玉:不像话。

四奶奶:以后我看你们俩呀可怎么办那。嘿嘿嘿!

   狼:得了吧您哪,那玻璃是我擦的。

   虎:那地还是我扫的呢。

   狼:就是嘛。

丁少玉:行了行了!打你嫂子一进门儿,你奶奶啊!就把这个老妈子,跟这个厨子全辞了,三人儿的活儿,让人家孩子一个人干,这不像话这个。

四奶奶:屁话,那不用人娶儿媳妇儿干吗?我这叫节约开支。把人打发了,哪像你个老头子,哼!整天介,夸儿媳妇好。哼哼!像话嘛。

   狼:奶奶!

四奶奶:诶!

   狼:有件事儿我想告诉您,可就怕您听了生气。算了,我不说了,不说了。

四奶奶:别介,别介,有话就说,呵呵。我闺女说什么我都爱听。说。

   狼:奶奶!

四奶奶:诶!

   狼:那天我回屋的时候,路过我弟弟那,我呀!偷听了一会儿窗户根儿。

丁少玉:呸!挺大姑娘家,听人家窗户根儿。这……哼!

四奶奶:别拦她,这叫秘密侦查,呵呵。还许得点儿知识呢,接着说。呵呵呵!

   狼:奶奶!

四奶奶:诶!

   狼:我弟妹呀!是一遍哭,一遍跟我弟弟诉委屈啊,她把咱们全家人。哦!除了全子以外,都给说遍了。

四奶奶:说什么了?

   狼:你们听着。她说我阿玛小人诈富,面向穷。说我妹妹,脚大脸丑,没人看得中。

   虎:哎呦!奶奶。

四奶奶:诶!

   虎:我着她惹她了?

   狼:奶奶!她说您就更难听啦!

四奶奶:说我什么?

   狼:我告诉您,她说哦您满脸横肉,非善类,巧使唤媳妇儿没善终。说您是个母老虎,靠抢当铺发的家,一旦遭败露,轻者坐牢,重枪毙。

四奶奶:喳喳喳!

   狼:哇呀呀呀呀!

丁少玉:行了,行了。

四奶奶:诶!我说你哇呀什么呀?

   狼:那我不哇呀您不是也得哇呀嘛,奶奶,最可恨的是,她还挑唆我弟弟,往后跟您分出去过。

四奶奶:好!把你哥哥给我叫来。

   虎:好嘞!哥哥!出来!

【全子上。

   子:你嚷什么呀?

   虎:奶奶叫你呢。

   子:这不是来了嘛。

   虎:瞧你那傻样。

   子:你骂谁呢你?

   虎:骂你了。

   子:你骂谁呢你?

   虎:就骂你。

   子:你再骂一遍?你再骂一遍?

   虎:骂你了,骂你了,就骂你,就骂你。

丁少玉:行了。你们眼里还有阿玛吗?嗯?

   虎:哼!

四奶奶:谁的阿玛?

丁少玉:孩子的阿玛呀!

   虎:姐姐!坐!

丁少玉:全子!今儿个怎么起这么晚那?

   子:我早起来了。

丁少玉:早起来了不说,过来给奶奶请安来?

   子:光顾得看书给忘了。

丁少玉:你这孩子。

四奶奶:你媳妇儿哪?

   子:刚洗完菜,在厨房做饭呢。

四奶奶:把她给我叫来。

   子:诶!玲儿,玲儿!

王玲儿:诶!来了。

【王玲儿上。

   子:奶奶叫你哪。

王玲儿:诶!

   子:诶!我瞧奶奶不知道跟谁生气呢,小心着点儿啊!

王玲儿:诶!阿玛,您早起啦!

丁少玉:早起啦!

王玲儿:奶奶,您早起啦!

四奶奶:不早起还睡死。

王玲儿:姐姐,您早起啦!妹妹……

四奶奶:哼!我说儿媳妇儿,老太太,你们家亲戚,有使唤儿媳妇儿的吗?学着点儿。哼!不知道早点干完了活儿过来,给婆婆沏个茶,倒个水儿,点个烟什么的,这还等着我请您吗?哼!没教育好就出门子,也不怕给你们家找骂。

   子:奶奶!您儿媳妇儿她早起啦,一直在您门外头伺候着,可,怕您起的晚,搅了您的觉。

四奶奶:呆着去。哈哈!我不就昨天晚上斗牌起晚点嘛,就拿这话堵仓我?哈哈哈!这媳妇儿刚进门儿,就过继那头儿啦?这可真是啊!铁蚕豆啊!大板抓,那娶了媳妇不要妈,起起起,嚓嚓嚓。

大狼二虎起嚓,起嚓,起嚓嚓,起嚓,起嚓,起嚓嚓。

丁少玉:行了,行了,别起哄了,够乱的了啊!

   狼:你以为我们家还欺负啊!

   虎:上我们家享福来啦!

   子:您瞧嘿!没抢当铺之前吧!这说话都和气着呢,抢了当铺以后,跟吃了枪药似的。这可真是锔碗儿的带眼镜,没茬找茬啊!

丁少玉:全子!我没着着你呀,你什么时候看见阿玛锔碗儿的时候他带眼镜啊!啊?

   子:阿玛!我是打个比方。

四奶奶:我先抽袋烟哪。

【玲儿给四奶奶点烟,大狼吹灭。

   虎:哎呦!你可真是废物。奶奶!我给您点。

四奶奶:嗯!

【二虎给四奶奶点烟,全子吹灭。

   虎:诶!

四奶奶:我他妈不抽了。

   虎:哼!

【丁少玉叫玲儿出门。

丁少玉:孩子,我有几句话呢,想嘱咐你。

王玲儿:诶!

丁少玉:居家过日子,一家子呢,有一家子的规矩。咱们家呢,人口多,他脾气不一样。你奶奶是个暴脾气,说完就完。你大姑子跟你小姑子的脾气,他我也知道。哎!孩子!暂时的受点儿委屈,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啊!今儿这事儿呢,是你奶奶不对。孩子,记住了,走到天边儿去,也没听说那婆婆给儿媳妇她赔不是的。得了,冲着阿玛我了。回屋啊!给奶奶呢,赔个不是,今儿这事儿呢,也就过去了。

王玲儿:诶!

丁少玉:诶!听话啊!来来!

【二人进屋。

王玲儿:奶奶!今儿个儿都是我的不对,您别生气,我给您请安了。

四奶奶:你说,你刚过门儿三天,都跟你爷们儿说什么了?你当我不知道啊!哈哈!我听说你把我们的家底儿都摸清楚了?你说!怎么着?还要分出去过,是不是看中我们家的钱了?不错!是有钱,这钱怎么来的?都是老太太和我俩闺女抢当铺抢来的。你们爷儿俩可倒好啊!抢当铺的时候吓得,一个尿裤子,一个抽羊角风,现在都在算计我的钱。我姥姥!这都是你个小贱人给挑拨的。你给我过来,你给我过来,你气死我喽!(唱)我虎目圆睁骂声小贱货。你刚过门三天,就把我们母子来挑拨。你骂我是母老虎还真不错,这是你挑起事端来捅马蜂窝。大狼二虎!

大狼二虎奶奶!

四奶奶:把她的衣裳给我脱下来。

大狼二虎好嘞!

   子:奶奶!饶了她吧!

四奶奶:全子!我饶了蝎子妈也饶不了她,你去给我过去。抽她十个嘴巴子,当着奶奶的面。去!

   子:奶奶!

四奶奶:去!

   子:我打,我打。

四奶奶:哎呦!这是干嘛呢?大狼二虎!

大狼二虎奶奶!

四奶奶:给他记大过一次,三天不准吃饭,到院子里给我跪着去。

大狼二虎好嘞!走!

   子:奶奶!饶了她吧!

   狼:呦!奶奶!我不是让您说两句就完了嘛,您还真打呀!您要是再打,我可跟您没玩啊!

四奶奶:诶诶诶!我说你是哪头的?这不都你挑拨的嘛啊!嘿嘿!我说二姑娘啊!

   虎:奶奶!

四奶奶:你瞧瞧!跪在地下够多硬啊?把搓板给她垫上。

   虎:奶奶!我在就准备好了。跪着。

四奶奶:哎呦!大闺女诶!

   狼:奶奶!

四奶奶:我今儿个可实在是打累了。

   狼:奶奶!

四奶奶:诶!

   狼:今儿您累了,可不能抽大烟啦!

四奶奶:抽什么?

   狼:我还给您留了口白面儿。

四奶奶:你都抽白面儿啦?

   狼:啊!

四奶奶:我也来一口。

   狼:您快去吧!

   子:阿玛!

丁少玉:啊?

   子:您吃什么呢?

丁少玉:速效救心丸。

   子:哎呦!都吃这个啦!

丁少玉:全子!这个家呢,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我呀!归置归置我那挑子,我还是锔我的碗儿去。哎!

王善福:亲家!您好啊!

丁少玉:哦!您好啊!

王善福:好!

丁少玉:亲家,您怎么这个节骨眼儿来啦?

王善福:今天是接闺女三天回门大喜的日子!

丁少玉:呵呵!喜喜!亲家!

王善福:诶!

丁少玉:今儿个我窝闲馆啊!有个约会儿,我先走一步,全子!你看着办吧!哎呀!

   子:哎呦!我的祖宗哦!

王善福:诶!别胡说!我是你岳父。

   子:哦!岳父!走!咱爷俩儿去喝茶去。

王善福:嘿嘿嘿!你阿玛走啦,咱爷俩儿去喝什么茶呀!你奶奶呢?

   子:我奶奶,她病了。

王善福:嘿!你要说你奶奶不在家,我就不进去了。你奶奶在家,又病了,我更得去看看啦!

   子:哎呦!我怎么这么笨呢我。啊?那岳父!您先别进去,我给您回一声啊!您等着啊!

王善福:诶!亲戚礼道的,还回什么啊!

【王善福随全子进门,大狼打王玲儿。

   狼:你干什么你,我让你动,我让你动。

王善福:诶!你们这是……

   狼:去你一边的吧!哪来的老东西?

四奶奶:亲家。

   狼:啊?亲家?来快点,快点起来。

【大狼,二虎扶王玲儿起来,下。

王善福:我这是在哪啊?

   子:岳父,您是在我们家呀!

王善福:我刚才好像看见玲儿……

   子:呵呵!没事,他们闹着玩儿呢。

王善福:有这么闹的吗?

   子:奶奶!奶奶!我岳父来啦!

四奶奶:嗯!行了,甭进来啦!有话就在这儿说吧!

王善福:亲家母,您好啊!

四奶奶:好着呢。

王善福:听说您病了?

四奶奶:你才病了呢。咒我是怎么着?

王善福:我打了点儿酥点心,特意来看您的。

四奶奶:哼哼!谁吃你的酥点心,二虎!

   虎:奶奶!

四奶奶:扔到狗窝去。

   虎:哼!连狗都不吃。

四奶奶:你来干嘛来了?

王善福:哦!亲家母,今天是咱们祁人,接闺女三天回门大好的日子,我是来接闺女的。

四奶奶:好!你接回去好。去!给她收拾收拾去。

   虎:嗯!

四奶奶:小心,留神别拿错了东西。

   虎:诶!您放心。

四奶奶:嗯!

王善福:亲家母!您闪个日期吧!

四奶奶:无期徒刑。

王善福:啊?亲家母!亲家太太!孩子年幼无知,她奶奶下世早,家里无人,缺少教育,孩子有什么不到之处,您呢,打也打得,骂也骂得,您看在我孤老头子的份上,您给个活话,我这给您磕头了。

四奶奶:好!我给你回话,你把她带回去,好好的教育她,刚过门三天,把我们家搅的乱七八糟,教育好了给我送回来,教育不好这辈子别回来。

【王玲儿,大狼,二虎上。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跟你奶奶,大姑,小姑告假。

王玲儿:诶!奶奶!我跟您告假了。

【大狼,二虎搀四奶奶下。

王玲儿:姐姐!妹妹!我跟您……

王善福:孩子!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咱们回家吧!

【王玲儿,王善福,全子出门。

   子:您看我们家,多热闹啊!

王善福:姑老爷!当初我见你的时候,你挺机灵的,怎么现在,愣愣咳咳的呢?这俗话说的好啊!新来的人儿她摸不着门儿啊!她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告诉她。她知道了,不就不惹你奶奶生气了嘛。

   子:是是是!

王善福:你们小两口儿往后的日子长着哪。

   子:

王善福:决不能分心啊!她到你们家来,不是全仗着你了吗。

   子:岳父!我,我对不起你呀!

【王善福下。

王玲儿:全子,大爷!

   子:玲儿!

四奶奶:快回来!

【王玲儿,全子下。

第六场

【王善福上。

王善福:(唱)强忍气出门珠泪滚滚。

【王玲儿上。

王玲儿:阿玛!您慢走。

王善福:(唱)将女儿送火坑我好伤心。

王玲儿:阿玛!(唱)悲切切泪涟涟辛酸难忍,我纵有满腹的委屈不敢云。

王善福:(唱)都怪我错许了婚姻害了亲生女,对不起,对不起她奶奶泉下之人。

王玲儿:(唱)在家中不能把阿玛孝顺,反连累他老人家为我伤心。

王善福:(唱)我纵有千种担忧万般悔恨,怎奈是木已成舟进退无门。

王玲儿:(唱)几天来苦辣酸甜都尝尽,好似那身落苦井万丈深。

王善福:(唱)心中恍惚往前奔,不觉来到自家门。

【王玲儿开门,二人进门。

王玲儿:阿玛!阿玛!

王善福:孩子!都是阿玛我害了你呀!晚喽!生米已经做成熟饭,说什么都没有了。

王玲儿:阿玛,您别太难过了,常言说的好,若要亲,先换心,往后我事事小心,处处留神,人总会有个回心转意的时候,那不就一家子和睦了嘛。

王善福:好心眼儿的孩子。你是怕阿玛我着急,竟捡好听的话说呀!

王玲儿:阿玛!待会儿我姑妈还要来呢吧?

王善福:都给他们送信儿去了。

王玲儿:诶!阿玛!待会儿我姑妈来了,您可什么也别说啊!

王善福:我不说。不说。

王玲儿:诶!

【姑姑上。

   姑:我说!我说咱们小姑奶奶接回来了吗?哥哥您好!

王善福:姑奶奶好!

王玲儿:姑妈您好!

   姑:好!

王善福:姑奶奶坐。

   姑:诶!孩子!

王玲儿:诶!

   姑:你阿玛好吗?

王玲儿:好!

   姑:你奶奶倒好啊?

王玲儿:好!

   姑:你姐姐,妹妹们也好吧?

王玲儿:诶!他们都好!

   姑:你女婿?

王善福:好,好,太好了!

   姑:哥哥!听您这话音儿,我觉着有点不对劲儿啊!我问问您,孩子回来,他们给多少日子啊?

王善福:无期徒刑!

   姑:啊?这是什么话?

王善福:没地儿说理去。

   姑:听您这话茬儿,姑娘是没给着?

王善福:火坑啊!哎呀!

王玲儿:阿玛!

   姑:哥哥!当初您不是说,您的眼里不揉沙子嘛!

王善福:沙子?石头子都进去喽!

   姑: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哥哥!你快说说呀!

王善福:哎呀!姑奶奶呀!孩子刚过门三天,要打娘儿三一块儿打,要骂娘儿三一块骂,我去接玲儿的时候,看见孩子她,跪在院中挨打呀!

   姑:哼!可了不得了。玲儿,过来!

王玲儿:诶!

   姑:过来!跟姑姑说说。

王玲儿:姑姑!

【碰到伤口疼。

   姑:快跟姑姑说说,我的孩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哎呀!慢着呀!我想这刚过门儿的新媳妇儿,要好,娘儿几个还没好够呢,怎么过门才三天,就要打娘儿三一块打,要骂娘儿三一块骂?哦!我明白了,孩子她奶奶下世早,姑娘是跟我哥长大的,那做父亲的总不能老跟着姑娘,万一有个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我先问问姑娘。孩子,你这来。

王玲儿:诶!姑妈!

   姑:孩子!有句话姑姑要问问你。

王玲儿:诶!

【二人说悄悄话。

   姑:好啊!我们姑娘是好姑娘啊!这么对待我们,这是欺负我们娘家没人儿啊!哥哥!这件事儿您交给我了。我去找媒人,我要问问他,这个媒是怎么保的,我饶不了他。

王善福:姑奶奶,不能去。

【王善福晕倒。

   姑:哎呀!哥哥!

王玲儿:阿玛!阿玛!

   姑:哥哥!我看……

王善福:我这心里头像堵了个大疙瘩。

   姑:是啊!您的气色不对,快进屋歇会儿去啊!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憋死我了!

   姑:歇会儿去吧!

【王善福下。

   姑:孩子,就剩咱们娘儿俩了,有什么话跟姑姑说说。

王玲儿:姑姑!

   姑:孩子!

王玲儿:(唱)姑姑哇!

   姑:孩子!

王玲儿:姑姑!

   姑:别哭,孩子!有什么话慢慢说啊!

王玲儿:(唱)未开言不由人泪汪汪,口尊声姑母细听其详。孩儿我在家时深受教养,晓三从知四德节烈冰霜。我也是敬父母尊敬长上,守规矩受虐待所为哪桩。它母女好似那虎狼一样,无故的打得我遍体鳞伤。婆母娘她打骂还在理上,可恨那姐妹们还把手帮。这也是前世里欠下的债,因此事受此苦命理该着。哎呀!我那早下世的亲娘啊!姑姑您把我当作亲生骨肉,玲儿我有一事向您恳求。

   姑:孩子!有什么话快说呀!

王玲儿:姑姑!(唱)您的姑爷能写会算年十九,指望您在柜上给他个事由。一来是有个前途能长进,二来是家中事,眼不见来心不烦忧。

   姑:(唱)姑娘你的心可真是贤良忠厚,难的你屈己待人深虑远谋。我一定成全你们小两口。帮你们成家立业早日出头。这么办吧,就让全子到我们艺德茶叶铺写账,每月给他二两银子的点心钱,干的好随着给他涨。

王玲儿:谢谢姑妈!

   姑:孩子!快起来。

第七场

【四奶奶,大狼,二虎上。

四奶奶:儿媳妇回娘家,没人干活真抓瞎。

   狼:奶奶!她一辈子不回来才好呢。

四奶奶:那哪行,家里活谁干呢,你又不干。哎呦!

【全子上。

   子:奶奶!我回来了!

四奶奶:你媳妇接回来了?

   子:接回来了。

四奶奶:嗯!叫她进来吧!

   子:诶!

【王善福上。

王善福:你奶奶不生气啦?

   子:不生气了。

王善福:是你奶奶叫你接玲儿的?

   子:是,是奶奶让我去接的。

王善福:玲儿!

王玲儿:诶!

【王玲儿上。

王善福:你奶奶不生气啦。

【王玲儿,王善福,全子三人进门。

王善福:亲家母!

四奶奶:嗯!你把她教育好啦?嗯?教育好了好。媳妇是我花钱去来的,我收下,我说大闺女。

   狼:奶奶!

四奶奶:叫老头子请出。

   狼:去!滚出去!

王善福:你们这是……

王玲儿:阿玛!

王善福:玲儿,跟我走!

   狼:你敢!

王玲儿:阿玛!阿玛!

【全子搀王善福下。

四奶奶:你给我回屋去,新媳妇在门口罚站,进来!

【全子上。

四奶奶:呦!瞧瞧啊!人家小两口见面有多少话要说呀!闺女!

   狼:啊?

四奶奶:走,咱别在这安眼,跟奶奶上后边去。

【大狼,二虎搀四奶奶下。

王玲儿:大爷!

   子:玲儿,玲儿!我打小就在这个环境里长大。我,我恨这个家。恨我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以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玲儿,我,我对不起你呀!

王玲儿:大爷!别这么说,都是我不好,以后我要好好伺候婆婆和姐姐妹妹,再也不惹他们娘儿三生气了。大爷,咱不说这些了。我姑妈给你找了个事由,你愿意去吗?

   子:什么事儿啊?

王玲儿:在鼓楼大街艺德茶叶庄写账,每月先给二两银子的点心钱,你愿意去吗?

   子:玲儿!这事儿到是好事儿,可我自家的时候他们还这样对你,我要是走了,我怕……玲儿,我不放心哪。

王玲儿:大爷!你就别为我操心了,你要是有个事由,奶奶心里还痛快点。

   子:玲儿!你,你真好!

王玲儿:大爷!

全本评剧099《锯碗丁》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