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二幕  

2018-03-31 19:12:52|  分类: 舞剧话剧歌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二幕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三幕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二幕

【第二天。主演区起光,教室里。课座椅还是被拼成开会的样子,墙上的黑板被卸下来搭成了一张床,教育部李大洋特派员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老师们在一边看着他,谁也不敢出声。铁匠穿成了“驴得水老师”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由于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特派员,所以没人管他。特派员的外套、衬衫、外裤和公文包放在讲桌上。一曼穿了一件和上一幕不一样的旗袍。过了大约十秒钟的沉默,佳佳手里拿着一本书从通往学校大门的出口上场。】

佳佳:爸……

校长:嘘!

佳佳:(这才发现场上躺了一个人,便极其小声地)这是谁呀?

校长:(几乎听不见地)这是教育部李特派员!

佳佳:(更小声地)他怎么了?

校长:(完全用气声)他……

【校长发现这样说话太费劲,于是让魁山用手将特派员的耳朵堵上。】

校长:(对着特派员试试音量)喂?喂?(正常音量对佳佳)这是教育部的李特派员。他在车上睡着了,我们不好意思叫醒他,就把他抬过来,让他继续睡!

佳佳:爸,驴得水昨天把脚给崴了。

校长:哎!(指铁匠)这才是驴得水老师!

佳佳:反正牠今天挑不了水了,你们来两个人跟我去挑水吧。(等了一会儿见校长没什么表示)爸,你倒是说话呀!

铁男:爸,我跟她去。

校长/佳佳:嗯?

铁男:哦,叫早了。

佳佳:啊?

铁男:走吧佳佳。

校长:铁男,电报上不是说了嘛,要求五位老师务必全体到齐!

佳佳:那谁跟我去挑水啊?

校长:驴肿了几条腿啊?

佳佳:一条啊。

校长:那不还有三条吗?够了,你让牠慢点走就完了。

佳佳:今天少让牠挑两桶啊。

【佳佳从通往学校大门的出口下场。】

铁男:(发现铁匠在打瞌睡)醒醒……醒醒!别睡了!醒了吗?……跟你说话呢,醒了吗?

铁匠:醒了。

铁男:别说话!不告诉你在特派员面前别说话么?

校长:听明白了么?(见铁匠不敢说话,只是点头)问你呢!

铁匠:听明白了。

铁男:不是告诉你别说话了么!咋经不住考验呢?

铁匠:(指特派员)这不是还没睡醒么?他睡醒了我保证不说话了!你们赶紧把他叫醒吧,弄完了我好回家了!

校长:好。(说完却不动)

铁男:哎呀,早死晚死都得死,我来叫!(示意魁山放开手)

校长:等等!趁这个机会,我们先摸摸他的底。

【校长去翻讲桌上特派员的公文包。】

一曼:这个好,我来摸。

【一曼把手伸进特派员盖的被子里。魁山马上去制止一曼。铁男赶紧替魁山捂住特派员的耳朵。】

魁山:你不方便,我来替你摸!

一曼:不用你,我自己摸!

魁山:你一个女孩子……

校长:你俩干啥呢?吵架了?因为啥呀?

铁男:你俩是不是山炮?(把魁山拉回来捂住特派员的耳朵)校长的意思不是让你俩摸这个底,校长什么意思你们还没领悟么?……校长,你翻特派员的包是什么意思呀?

校长:翻翻他的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魁山:你翻人家包,不合适吧?

【魁山让一曼替他捂住特派员的耳朵,自己跑到校长旁边。】

校长:做大事,就要不拘小节。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第一幕的时候都想错了,特派员来查驴得水这个事件,其实只是我们的猜测,还没有确定、没有做死。说不定,特派员这次是因为别的事儿来的。来,让我看看。(从特派员的包里拿出一个纸袋子,闻了闻)嗯?茶叶。(递给铁男)扔了。

铁男:嗯?

校长:泡茶多费水啊?

铁男:对。(准备去扔茶叶)

校长:(从包里拿出一个咸鸭蛋递给铁男)你等等,这个也扔了。

铁男:这是啥?(接过蛋)哎呀,这是咸鸭蛋啊,这个没必要扔吧?

校长:这个比茶叶更可怕,吃咸了那不得多喝水么?

铁男:对对。

【铁男拿着茶叶和咸鸭蛋下场。】

校长:哎,我有一种感觉,特派员这次好像是来春游的!哈哈!(发现包里有一个信封,顿时紧张起来)一封电报。

【校长拿出电报到一边小心打开仔细看。铁男上场,也开始翻特派员的包。】

魁山:(凑到校长身边看电报)是教育部发的呀。

校长:(念电报)“请特派员此行务必尽快找到……(不敢往下念,但还是念了出来)领款之人!”

【大家面面相觑。魁山吓得躲到角落里。】

校长:(继续念)“务必尽快、一定必须、必须经快、务必一定……”这不是碎嘴子么?

铁男:(从包里又拿出一张纸)这儿还有一份我们学校的教师名单。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查空饷的事儿这下彻底做死了。

魁山:完了。

【校长把电报和名单交给铁男。铁男将两样东西仔细按照原样又放回了特派员的包里。】

校长:(对铁匠)小兄弟啊,我们这次可全靠你了,一会儿特派员醒了,你就按我们教你的做,千万别慌!

铁匠:咳,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我怕什么?我除了大盖帽我什么都不怕。

铁男:(从包里拿出一个大盖帽戴到自己头上)哎,你们帮我看看这是大盖帽么?

铁匠:(看到戴着大盖帽的铁男,吓得直接就跪下了,一边磕头一边喊)啊呀!别抓我!我没干过坏事儿啊!

校长:你干啥呀?

铁匠:我是良民啊,你放过我吧!

铁男:怎么了这是?

校长:(将铁男头上的大盖帽取下来拿在手里端详)这教育部怎么还发大盖帽呢?

铁匠:(看到铁男头上没有大盖帽了,才站起来)啊呀不行,这大盖帽太可怕了,我得走了!

【铁匠欲逃跑。一曼放开捂着特派员耳朵的手去阻止铁匠。】

一曼:(大声地)你给我站住!

特派员:(被吵醒)嗯……(坐起身来,发现自己上身赤膊)这是什么地方?(掀开覆盖着下身的被子往里看,发现自己没穿裤子,赶紧将被子捂紧)什么情况?!

一曼:(献媚地)李特派员……

【特派员紧张地迅速躲开一曼,他先打量了一下一曼,然后又看看其他几个人,他感觉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地对着他笑。】

特派员:(大喊)你们要干什么?(指一曼)她是自愿的!

【特派员裹着被子从通向学校大门的出口逃下场去。校长抱起特派员的衣服裤子追过去。】

校长:特派员!李特派员!(对其他老师)赶紧收拾一下!

【校长下场。魁山和一曼将床铺恢复成黑板和凳子。黑板重新被挂到墙上,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国民政府教育部李大洋特派员莅临视察!”铁匠试图离开。】

铁匠:不行,我得走了。

铁男:你干啥啊?不是说好的事么?

铁匠:那你们也没跟我说他有大盖帽啊!

铁男:那我也没料到他有大盖帽啊!

铁匠:我不管我走了。

铁男:你站住!

铁匠:我凭什么站住?

铁男:(戴上大盖帽)我让你站住!

铁匠:(跪下磕头)啊呀,你就放过我吧,我真没干过坏事,我老婆还在家等我呢,我是良民啊!

铁男:害怕大盖帽是吧?害怕大盖帽你就得听我的知道不?(摘下大盖帽)起来吧起来吧……(扶铁匠起来后又突然戴上帽子)看我!

铁匠:(跪下头点地)啊呀……

一曼:(摘走铁男头上的大盖帽)你别吓唬他了!(将大盖帽放回特派员的包里,对铁匠)你看,大盖帽藏起来了,看不见。

铁匠:你藏好了啊!

一曼:藏好了。一会儿特派员来了,千万别说话啊!

【校长上场。】

校长:全体集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国民政府教育部李特派员!

【大家鼓掌。特派员上场,穿着整齐的制服。】

特派员:行了行了,别弄这些虚头巴脑的。刚才在路上处理点儿公务,耽搁了,让大家久等了!(鞠躬,接过一曼递过来的公文包)谢谢。我们抓紧时间进入正题!(坐下)你们知道这次我为什么来么?

铁男:知道啊。

特派员:怎么知道的?

校长:不知道,不知道。

特派员:想知道么?

铁男:别磨磨唧唧的,快点儿说吧!

【特派员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

校长:(严厉地)铁男!怎么说话呢?

特派员:知识分子的脾气,我很欣赏!来握个手!(伸出手和铁男握手)那我就进入正题了!(打开公文包找东西)哎?我的茶叶呢?应该是跟咸鸭蛋放在一块儿的呀?我的茶叶呢?

铁男:李特派员,快点儿进入正题吧……

特派员:(气急败坏地打断铁男)你等会儿!我的茶叶呢?(十分焦急地)你们都帮我找找!是跟咸鸭蛋放一块儿的啊!哎呀!是跟咸鸭蛋放一块儿的呀!!

校长:特派员您先别着急。您的茶叶不是和咸鸭蛋放一块儿的么?

特派员:是啊。

校长:那您看看咸鸭蛋还在么?

特派员:(看包里)哦,咸鸭蛋也没了,这就对了。来来来,我们进入正题。(从包里拿出名单)你们学校五位老师,都到齐了么?

校长:都到齐了。

特派员:我来核对一下。(看名单)你们的校长是,孙恒海?

校长:我。

特派员:你是教国文的?

校长:对。

特派员:(看名单)教导主任裴魁山?

魁山:到,我是教历史的。

特派员:(看名单)数学老师张一曼?

一曼:兼会计。

特派员:(看名单)嗯。

铁男:我叫周铁男,教自然科学的。

特派员:(看名单)对的对的。(看铁匠)那你就是教英语的驴得水老师了吧?

一曼:是,他是。

特派员:不对!有问题!

校长:什么问题?没问题啊。

特派员:有问题!让我想想……哦,新发的帽子没有戴。(从包里找出大盖帽)上级规定,执行公务时必须着装整齐。(戴上大盖帽)好,我们继续吧,驴得水老师……

【铁匠想逃跑却被老师们制止,他看到戴着大盖帽的特派员,吓得大喊一声跪地不起。】

铁匠:(跪倒)啊!

特派员:怎么回事?

【校长灵机一动也学着铁匠一样大喊一声跪地不起。所有的老师都跟着校长一起学铁匠跪地。】

众老师:(跪倒)啊!

特派员:这是什么意思?!

校长:礼仪!

特派员:什么礼仪?

校长:宫廷礼仪!

特派员:什么宫廷礼仪?

校长:特派员您有所不知,驴得水老师的老爷,是前朝的贝勒爷,所以他从小接受的是宫廷礼仪的熏陶!

特派员:这么说,他是正黄旗?

校长:千真万确!

特派员:(突然跪下)我是正白旗!真没想到驴得水老师家世显赫啊!哈哈哈……(突然站起来,一边扶起铁匠一边严肃地)好了,现在都民国了,不要再搞这些前朝的旧礼。

【众老师跟着铁匠一起站起来。】

特派员:(将帽子戴上)我们继续……

铁匠:(跪下)啊!

校长/魁山/铁男:(跟着铁匠跪下)啊!

特派员:什么情况?!

一曼:(跑到特派员身后突然摘下他头上的大盖帽)特派员,您这帽子上有一坨鸟屎!我去帮您洗干净!

特派员:是么?我看看……

【一曼拿着特派员的帽子,从通往学校后院的出口跑下场去。特派员一边追她一边喊。】

特派员:哎!什么鸟屎?你给我回来!回来……(突然停在下场口处向场下喊)那谢谢了!(转身回来对众老师)没想到在这样偏远的山区,还能遇到皇亲国戚,说实话我可真是……不太相信!

校长:怎么能不相信呢?驴得水老师的祖上确实是正黄旗。

特派员:是么?

校长:千真万确!

特派员:我是正白旗叶赫那拉氏,我们两族离得很近。但我刚才就觉得奇怪,既然你们说他从小受得是宫廷礼仪的熏陶,那为何他刚才所行的礼节,我从来都没见过啊?(看魁山)

魁山:(扯开话题)这一曼去洗帽子,怎么还不回来?我去看看!

【魁山从通往后院的出口逃下场去。铁匠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开始露出原本的举止。特派员开始注意铁匠的举止。铁男马上过去引开特派员的注意力。于此同时校长把铁匠带到一边开始纠正铁匠的举止。】

铁男:(对特派员)哦,是这样的,特派员您听我跟您汇报情况。(带特派员坐下)校长其实对驴得水老师的情况也并不十分了解。我和驴得水老师呢年龄相仿,平时交流沟通得比较多,他的情况我更了解一些。他的情况是这样的,呃……他是这么个事儿,什么事儿呢?这事儿其实也并不复杂,很简单,也不繁琐。

特派员:(点头)嗯。

铁男:有些情况想必特派员您呢也应该有些了解。

特派员:(点头)嗯。

铁男:所以经过我这么一说,您听明白了么?

特派员:明白了个大概,麻烦你再说得详细点儿。

校长:噢!我想起来了!驴得水老师的情况是这样的,其实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英国去留学了,所以对旧礼也并不十分了解。

特派员:是么?英国留学回来的?

校长:千真万确!

特派员:太巧了!我也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

【特派员激动地起身向铁匠走去。】

铁男:是么?(对校长)那我跟他俩洗帽子去了!(欲逃跑)

校长:铁男!两个人洗帽子够了!回来!

【铁男无奈回来坐下。特派员把铁匠也请过来坐下。】

特派员:驴老师啊,我虚长你几岁,老弟我在英国也待了4年啊。我是英国克莱登大学的工学硕士,主修的是莎士比亚。请问你是在哪里上的学啊?

校长:呃,他是……

特派员:闭嘴!我在问驴得水老师,为什么他总不说话?而你们总要替他说话呢?

铁男:情况是这样的特派员,我们这儿呢缺水,话说多了呢费水。

特派员:费水?(严厉地)那就应该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不说话呢?嗯?!

校长:特派员,您说您的帽子洗完了么?

特派员:别打岔!

铁男:啊那什么我明白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不说话呢?

特派员:为什么?

铁男:那是因为他比我们都优秀、他比我们都伟大!他是为了教育事业鞠躬尽瘁,把所有的话都在课堂上讲完了!

校长:对啊!

铁男:他是把有限的水,全部都奉献给了他的学生们!

校长:太对了!

铁男:他是把有限的精力,全部都投入到了农村的教育事业中去!春蚕到死丝方尽!啊!太伟大了!

校长:(激动地)特派员您别看驴得水老师他现在不说话,那您是没听他讲课,他一讲起课来,那是滔滔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铁男:山炮!

特派员:既然这样,那我决定了,我要听驴得水老师讲课!

【主演区收光。副演区起光,学校后院。一侧通向教室、另一侧通向厕所。院中央有一条长凳,长凳边上是一颗枯树。一曼正坐在长凳上悠闲地唱歌,手里拿着特派员的大盖帽。过了一会儿,魁山气喘吁吁地跑上场,来到长凳上坐下。】

一曼:你咋也出来了?

魁山:我觉得这事儿看来是瞒不住了!

一曼:我早发现了。

魁山:你那个账本呢?给我!

一曼:(从外套口袋里拿出账本)干嘛?

魁山:这事儿要是败露了,这上面可都是我们的罪证啊。

一曼:那怎么办?

魁山:撕了它,死无对证?

一曼:那赶紧撕啊!(蹲在地上撕账本,同时递给魁山一些被撕碎的账本)你也帮我撕,撕碎点儿!

魁山:行了,够碎了。

一曼:(努力地撕着账本)不行,还不够碎!

魁山:够碎了!

一曼:不够碎!

魁山:撕那么碎干嘛?

一曼:(将撕得很碎的纸屑抛向空中,看白色的纸屑如雪片飘落)浪漫么裴魁山?浪漫吧?

魁山:你真可爱。

一曼:啊?

魁山:你真可爱!我喜欢你!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过去那些人说你不好,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你,我了解你啊,你就是太单纯了,以至于你什么人都相信。从今往后,你别再相信那些伤害你的人!你就相信我!我来照顾你、保护你!

一曼:那来吧!(扑上去解魁山的裤腰带)

魁山:(躲开一曼)你能不能别这样?

一曼:怎么了?

魁山:你能不能答应我,今后别再让其他男人碰你?

一曼:扫兴!

魁山:(突然激动)我受不了!我不允许!我不允许别的男人再碰你,不允许!

一曼:你管得着么?校长都不管我,你管得着么?我就喜欢这样,我高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管我的地方,你要干嘛呀?

魁山:我要娶你,跟你过日子!

一曼:(掩饰着喜悦)做梦呢?

【一曼故作镇定地下场。魁山得意地带上特派员的大盖帽。副演区收光。主演区起光,教室里。课桌椅已经从开会的样子摆成了上课的样子。教室里有校长、铁男、铁匠和特派员,铁匠在讲台上不知所措。】

特派员:(对校长)我让你把人都叫回来一起听驴得水老师讲课,你叫了么?

校长:叫了。特派员您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驴得水老师他……

特派员:不要再说了!我今天一定要听驴得水老师讲课!我越来越感觉到,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一曼和魁山上场。魁山手里拿着特派员的大盖帽。】

一曼:校长,叫我们回来干嘛呀?

铁男:特派员非要听驴得水老师讲课!

一曼:特派员……

特派员:(打断一曼)都坐好了!我们一起来听驴得水老师讲课。

【一曼跑去对铁匠切切私语。】

特派员:为什么还不开始?

一曼:驴得水老师有些紧张,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特派员:讲吧。

铁匠:呃……

特派员:(不耐烦)讲啊!

铁男:(突然爆发)讲讲讲!讲什么讲?听什么听?就他妈知道来查,查个屁啊?!

校长:周铁男你疯了?!

铁男:我们天天辛辛苦苦给学生上课,连他妈水都不够喝,你们管过么?

校长:(试图制止铁男)铁男!

铁男:(对校长)行!(换了种语气)我好好说行么?我好好说。(对特派员)我们这里水都不够喝,你们管过么?教育经费那么少,招不到学生,你们管过么?(越说越激动)教学设施跟不上你们管过么?连住的地方都不够,校长跟他女儿就他妈的在教室里住,你们管过么?就他妈知道来查,听他妈的课,听他妈个屁!都他妈的给我滚!!

校长:(上去制止铁男)周铁男!

铁男:(推开校长)你让我说完!

特派员:(大喝一声)够了!!

【一曼和铁匠被这一声断喝吓得躲到讲桌后面。】

特派员:(指着校长和铁男语重心长地)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拿到下面去解决!

铁男:怎么是我们俩之间的矛盾呢?……

校长:(打断铁男)我是校长!我拍板!特派员想听驴得水老师讲课,就让他讲。(对铁匠)驴老师,现在我们要听你讲课,你就把那几句英语,给特派员讲讲。你别怕,现在让你讲话,你讲成什么样,都不是你的错。我相信你!

特派员:讲啊!

铁匠:Nice to meet you.

一曼:(不禁小声地)牛逼!

特派员:嗯?

一曼:哦,我是驴得水老师的助教。驴得水老师刚才说的那句,是“见到你很高兴”的意思。

铁匠:Thank you very much.

一曼:这是“谢谢”的意思。

铁匠:You are welcome.

一曼:这是“不用客气”的意思。

特派员:行了行了……

校长:(激动)行了是么?辛苦驴得水老师了!

【校长带领众老师鼓掌。】

特派员:我是说,刚才他讲的那两句太简单了。

校长:是这样的特派员,我们这里的孩子基础差,这几句就够他们学一个学期的。

特派员:但是,我的目的,就是要看看这位驴得水老师究竟有多少实力!(对铁匠)驴得水老师,说点儿有难度的,说!(发现不对劲,严厉地)不对,有问题!

【众老师见势不妙,都准备逃跑。】

特派员:我的帽子呢?怎么还没洗干净?!(发现大盖帽)哦,原来你在这儿呢!(戴上大盖帽,对铁匠)驴得水老师!把你肚子的货都给我掏出来!

铁匠:(吓得两腿发软,被校长和一曼两边架着才勉强没跪下)啊呀!别抓我啊,我没干过坏事啊!我不是什么老师!其实我就是个铁匠啊!

【校长和一曼见事情已经败露,松开了铁匠。铁匠跪倒在地。】

铁匠:不是我要骗你的,是他们逼我的,我不帮他们骗人,他们死活就是不放我走啊!我不会说什么英语,我就会说绕口令,你听我给你说一段儿啊!(说方言绕口令)&&&&&&&……你饶了我吧!

特派员:(对铁匠)好极了!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校长:特派员,这事跟他没关系,我来扛!

铁男:那不行,要扛大家一起扛!

一曼:特派员,我们都是好人,我求求您就……

魁山:(对校长说话,但其实是说给特派员听)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应该……

特派员:你们都给我闭嘴!这件事你们谁都扛不了!这里只有驴得水老师有这个资格,有这个实力,来扛起这杆振兴农村教育事业的大旗!(摘下大盖帽,扶起铁匠)

校长:(悄悄对铁男)他是什么意思?

铁男: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我还没有料到!

特派员:我这次来的考察的目的,也许你们已经有所耳闻。是因为美国著名的慈善家罗斯先生,为了支援我国的农村教育事业发展,决定拿出一笔资金,资助一个优秀的、愿意扎根农村的基层教育家。而我的责任,就是要选出这个人!部里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要求我一定要多走访几个地方,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慎重、再慎重!你们这里,是我此次考察的最后一站,也是第一站。在这之前,我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但是我今天终于找到了这位教育家,他就是驴得水老师!刚听你们说驴得水老师家世显赫、留学英国的时候,我就觉得此人不简单啊。直到他朗诵起那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长诗……

魁山:(不禁插嘴)莎士比亚长诗?什么时候?

特派员:(怒其不争地叹了一口气,戴上大盖帽)驴得水老师,再给他们朗诵一遍!

铁匠:你到底抓不抓我?你要是不抓我就别老来回来去戴这个大盖帽,我现在看了都不害怕了都!

特派员:你们听听,你们听听!听见了么?多么纯正的伦敦口音啊!刚才驴得水老师慷慨激昂,说到动情之处居然双膝跪地,连我都不禁为之动容。啊!此情此景,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塞纳河畔,回到了莎士比亚皇家剧院!

校长:您是不是再听听我们别的老师讲课?

众老师:(七嘴八舌)对啊……

特派员:你们都别再争了!刚刚你们自己不是也说,他比你们都优秀、比你们更伟大么?我决定了,我现在就回县里,去给教育部拍电报。(对铁匠)驴得水老师,明天我还回来,给你拍照,组织一些上报的材料。你要做好准备。Goodbye!

铁匠:You are welcome!

特派员:Thank you!

校长:特派员,我送送您。

【校长陪同特派员从通往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