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一幕  

2018-03-31 19:13: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一幕

四幕喜剧《驴得水》(剧本暂定稿)第三幕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编剧/原版导演:周申、刘露

时间:民国31年,即1942年。

地点:中国某偏远缺水山区,一所由北平的知识分子自建的小学“三民小学”。

人物:

孙恒海——男,40多岁,三民小学校长兼国文老师

裴魁山——男,30多岁,三民小学教导主任兼历史老师

张一曼——女,30岁左右,三民小学会计兼数学老师

周铁男——男,20多岁,东北人,三民小学自然科学老师

铁匠——男,25岁,当地铁匠,会打锁,一口当地方言

孙佳——女,15岁,校长的女儿

李大洋——男,40多岁,国民政府教育部特派专员

老婆——女,东北人,铁匠的老婆

彼沙居希·芬冼·罗斯——男,美国人,著名教育慈善家,中文流利

场景:

需要有两个独立互不干扰的主副演区,其中一个演区起光的时候,另一个演区可以保持全黑的状态。可是上下演区、前后演区、左右演区或转台等等。

主演区将会出现的场景有——三民小学的教室里、三民小学外的空地

副演区将会出现的场景有——三民小学后院

一幕

【1942年6月14日。主演区起光,三民小学的教室里。教室有三个出口:一个通向学校大门、一个通向后院、一个通向张一曼老师的房间。从教室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驴棚。教室里的黑板上写着:“三民小学民国三十一年上半学期期末总结大会”黑板前是讲台,讲台前是讲桌。教室里的课桌被拼到一起成了一个大桌子。老师们正围坐在大桌边开会,但是谁都不说话。桌上的放着四个空杯子和学校的账本。校长穿西装打领带戴眼镜。裴魁山穿老式中山装。张一曼穿旗袍,外面搭一件外套。周铁男穿一件立领中山装。过了大约十几秒的沉默,铁匠上场,他的脸脏得都看不出长相了,他穿着脏兮兮的围裙,戴着手套,手里拿着铁锤,身上背着水壶。铁匠说一种不太容易让人听懂的方言。】

铁匠:那个驴棚的铁锁我给你们修好了。

魁山:嘘!

铁匠:谁把钱给我?

魁山:(特别轻声地)开会呢。

铁匠:(没听清)啊?

魁山:(还是非常小声)开会呢。

铁匠:啊?

魁山:开会呐!

铁匠:哦,开会啊。

【铁匠拿出自己随身带的水壶喝水。他拔出水壶盖子发出声音,所有的老师们都看向铁匠。铁匠背过身去喝水,老师们继续沉默。铁匠等得不耐烦了。】

铁匠:你们要是不开会的话……

魁山:嘘!

铁男:我去!

【周铁男忍无可忍,决定去观众席要水。】

铁男:(问观众)有水么?……有水么?……谁带水了?……(拿到一瓶水)谢谢啊!

【铁男自己喝够了之后,将水分给其他老师们。大家这才终于“活了过来”。铁男将空水瓶还给观众。】

铁男:(对观众)谢谢。

铁匠:你们要是不开会的话……

校长:(精神抖擞地)好!开会!

魁山:校长,我有个问题要回报汇报一下。

校长:说。

魁山:我们学校只剩两个学生了。

校长:为什么?

魁山:原因有很多,我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

校长:(打断魁山)好,我认为下学期我们应该涨一下学费。

一曼:还涨学费啊?

铁男:(起身走开)拉到吧,人家给咱钱那叫学费,现在咱给人家钱,那叫补贴。

校长:你要发言的话先坐回来。

铁男:我不发言。

【铁男走到窗边焦急地向外张望。铁匠在教室的角落里睡觉。】

校长:补贴由每人每学期20元涨到50元。

铁男:(嘀咕)给人上课还他妈倒贴钱。

校长:我再说一遍,你要发言就坐回来!

铁男:我不发言。

校长:连续上满5个学年顺利毕业者,一次性给予奖学金1000元法币。

魁山:啊?

一曼:给不了那么多吧?

校长:哪那么容易毕业啊?就这么决定了。

一曼:没学生就没学生吧。没学生可以少说话,少说话就少喝水。再说他们不来接受教育也不是我们的错。

魁山:你这是一个教育工作者该说的话吗?我们千里迢迢从北平来到这么个地方……

铁男:(插话)连水都没有!

魁山:(质问铁男)为什么啊?

校长:我认为魁山说得特别好。大家想想我们来到这儿的初衷,想想我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校长站起来,伸出一只手。魁山和一曼心领神会,也站起来并伸出手和校长的手叠在一起。但铁男仍在窗口张望,心里想着别的事儿。】

校长:铁男?……铁男!

【铁男也过来,伸出手加入了大家。】

校长:我们来这儿,就是为了改变中国农民的……

四人:(齐声)贫、愚、弱、私!

校长:教育如果不深入农村……(看铁男)

铁男:而只是停留在城市里,只针对一小撮精英分子……(看一曼)

一曼:我四万万同胞何日才能摆脱贫穷落后?

四人:(齐声)对!

魁山:所以我同意校长的意见,我赞成增加学生的补贴,我愿意捐出我一个月的工资!

铁男:老裴要是捐一个月的,我捐两个月的!

【铁男去通向学校大门的出口处向外张望。】

一曼:校长我觉得够了。

校长:不用大家捐钱,我们不是还有驴得水老师的工资可以使用么?一曼,汇报一下驴得水老师的工资使用情况。

一曼:(念账本)“民国三十一年上半年度,驴得水老师实收工资共计法币1800元。扣除驴得水的生活支出,包括饲料费、驴棚维修费、驴掌更换费、假牙费……”

校长:啊?

魁山:我的。

一曼:“服装布料费……”我的。“理发费……”

铁男:我的。

校长:(气愤地)我再强调一遍啊,这是驴得水老师的工资,专款专用!你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曼:(继续念账本)“眼镜养护费,还有校长……”

【大家发现只有校长一个人戴眼镜。】

校长:(打断一曼)你就不要说得那么详细了,就说说还剩多少钱吧。

一曼:到目前为止还剩法币10元。

铁匠:(突然醒来插话)我修锁正好是10块钱……

一曼:算账呢!算完了给你。(对校长)给完这10块刚好不剩。

铁男:唉,我打断一下。这天都快黑了,佳佳和驴得水去打水怎么还不回来呢?

【铁男又去窗口处张望。铁匠又回到角落里睡下。】

校长:唉?我们能不能让驴得水去配种,增加我们的收入?

一曼:配种还怎么给我们打水呀?

校长:配种怎么就不能打水呢?

一曼:配种费体力呀!

魁山:配种费什么体力?

一曼:你闭嘴吧你!

魁山:你凭什么让我闭嘴呀?

一曼:你配种是不费体力!

魁山: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曼:你那点儿实力我还不知道啊?

魁山:你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铁男:还说啥呀,我都听明白了,她说你不行!

魁山:(对铁男急了)你……

校长:(打断争执)哎!大家不要这样说自己的同事!老裴的能力我给他作证!

铁男:唉呀妈呀!

魁山:校长,这话可不能乱说呀!

校长:你就别谦虚了!我们这儿的学生基础差,体现不出老裴的学术实力!

铁男:哎呀打住吧,这会都开跑偏了!我说个正事儿,天都黑了,我得去接佳佳!

【铁男走向通向学校大门的出口。】

校长:(对一曼)我再看看账本。

铁男:佳佳回来了!

【孙佳佳上场。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魁山/一曼:水来啦!

【魁山和一曼冲下场。】

铁男:(生气地)你咋才回来呢?!

佳佳:崴脚了!

铁男:(突然跪下,紧张地看佳佳的脚)哪个脚崴了?疼不疼啊?

佳佳:不是我!是驴得水崴脚了!

铁男:哎呀妈啊吓死我了,心都快跳出来了!那行,你快歇着吧,我给你拿水去!

【铁男下场。】

佳佳:爸,有封电报!(将手里的信封递给校长)

校长:(随手把信封放在桌上)嗯?什么味儿?

佳佳:(望向窗外)呀!爸,驴棚好像冒烟了!

校长:不会吧,我看看。

【两人来到窗边向外望去。】

佳佳:真的是驴棚,驴棚着火了!

【佳佳欲冲出门去,被校长制止。魁山和一曼各拎着一桶水上场。铁男拎着两桶水上场。】

校长:(对佳佳)你别动!(边向门口跑去边喊)水呢?我的水呢!

【校长冲下场。】

佳佳:你们干嘛呢?怎么不去帮我爸救火呀?驴棚着火了!快去帮我爸救火啊!

【校长拎着一桶水上场。】

校长:来,我们继续开会。

佳佳:(大喊)驴棚着火啦!

【铁匠被惊醒。】

一曼:你就让它着着吧。

铁匠:哪儿着火了?哪儿着火了?

【铁匠跑到窗边向外望去。佳佳试图抢大家的水桶,但大家都把水保护得很好。】

铁匠:(发现是驴棚着火了)我操!

【铁匠冲下场去。】

佳佳:我那桶水呢?把我那桶水给我!把水给我!

铁男:佳佳!驴棚着就着呗!

佳佳:驴棚着火了得水住哪儿啊?

校长:佳佳,牠就是头驴!你还真把牠当人啦?牠住哪儿不行啊?

佳佳:是你们先把牠当人的!你们拿牠吃空饷、用牠领工资的时候就把牠当人,牠家着火了,你们就不把牠当人了?你们哪个没用过驴得水的钱?牠天天给你们挑水,给你们干活,你们怎么那么没良心呀!

校长:不是我们没良心。我们拿水去救火,今天晚上喝什么?明天白天喝什么?

佳佳:大不了我一会儿和得水再去给你们挑!

铁男:天都黑了,来回几十里山路呢,别闹了佳佳!

佳佳:你们要是不救火,我就给国民政府教育部写信。我就说你们把一头驴虚报成老师,骗他们的工资。我就说你们吃空饷,说你们贪污腐败,我让你们都去坐牢!

校长:(大发脾气拍桌子)你再说一遍!你要揭发就揭发我一个人!

魁山:佳佳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校长:是我把大家带到这个艰苦的地方。是我老了,糊涂了,异想天开想搞什么农村教育。你要告,就告爸爸一个人吧。

一曼:行了,这火都着成这样了,这点儿水也不够救了。

佳佳:刚才冒烟的时候,一桶水就够了。……别哭了!

校长:爸爸没哭。

佳佳:我说的是得水。(边向门外走去边对门外)得水别哭了,姐姐给你唱歌!

【佳佳下场。】

魁山:驴还会哭呐?我看看去!

铁男:回来山炮!傻啊你。

魁山:谁傻呀,是她说驴哭了啊!

校长:大家别见怪,佳佳和得水感情比较深,真的把得水当人了。来,我们继续开会。一曼,把窗户关上,烟太大。(看见桌上的信封,忘了是佳佳给的电报)魁山?老裴!你又给我塞个什么东西?

铁男:(指信封)我去,又给我打小报告!

校长:铁男,这次这封我可没看!

魁山:这次真不是我!

校长:不管是谁!这种风气特别不好!我今天必须止住这种风气!一曼你来念!

铁男:我来!(抢过信封)哎呦我去,还伪装成电报,手段越来越令人发指!(取出信封里的一张纸念)“电报。下个月15日,教育部李特派员检查贵校工作,望做好接待。”(琢磨了一下)校长,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果然是一封电报。

【校长鼓掌。】

铁男:因为啥鼓掌啊?

【场下传来佳佳给驴哼歌的声音。】

校长:这事儿难道不值得高兴吗?我曾经以为我们在这里吃的这些苦、受得这些罪、做的这些工作不会有人在意,现在看来我们的努力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我们做的这一切工作都是值得的!这次的视察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要利用这次机会,尽量让上级领导能够了解到我们工作的意义,看到我们工作的难处。现在全体集合,我们开一个筹备会。我来分配任务。一曼,你汇报一下本学期的教育经费还剩多少钱。

一曼:(看账本)到现在为止,教育经费还剩5元3角。

校长:就用这些钱给领导包个红包。

一曼:啊?

校长:这种时候不能小气,包大点!

一曼:校长,5块3毛能包多大呀?

校长:全部换成毛票!魁山,领导来之前,你先组织几个学生,把学校从里到外打扫一下。

魁山:好的。

校长:领导来的当天,你组织几个学生,在操场上打打篮球、做做体操。另外,再组织几个学生,在学校各个角落阅读、朗诵、练字,务必要做到真实自然。剩下的学生,全部到学校门口列队欢迎!

魁山:校长,我们学校只有两个学生啊。

校长:够了,重在气氛!……铁男,你有两个任务。

铁男:对了校长,我发现一个问题!

校长:(不理铁男,自顾自说)第一,从明天开始,你和佳佳一起去挑水,每次再多挑两桶水,为特派员用水做好准备,第二……

铁男:(与校长的话叠在一起,总被校长打断)我们三民小学……不是水的事儿!你听我说……也不是领导的事儿……啊呀!(打出停止的手势)吁!吁!吁!

【校长停下听铁男说话。一曼因为感到无聊便开始在账本上画画。】

铁男:校长,我们不是已经放假了吗?

校长:(问魁山)什么时候?

魁山:我们不是刚开完期末总结大会吗?

校长:(问一曼)他的意思是?

一曼:意思就是连那两个学生都没了。

铁男:这不是白忙活了吗?

校长:那都没有学生了,领导来视察什么呀?

铁男:(开玩笑)没学生就来视察老师的呗,那还能视察驴呀?

【所有人大笑起来,然后又突然全部沉默。】

魁山:会不会?

一曼:应该不会。

校长:我觉得可能是驴得水的事。

【魁山和铁男离开座位躲到一旁。】

一曼:(给校长看账本)哎,校长,你看我画铁男画得像不像?

校长:咋三条腿呢?

一曼:那个不是腿。

校长:(突然发现自己的思路被一曼带跑偏了)啊呀!大家别慌!应该不是驴得水的事儿,我再研究一下电报。(拿起电报看)这电报头两个字写着“PS”。PS是什么意思啊?

铁男:哪有PS?(抢过电报看)这不头两个字写着吗?——“电报”

校长:你瞎呀?(抢过电报看)头两字不就是“PS”吗?

铁男:这怎么能是我瞎呢?(抢过电报看)这头两个字不是“电报”么……

一曼:停!我看明白了。

【一曼拿过电报,将原本对折的纸打开。原来铁男念的是上一半(对折时在正面),而校长念的是下一半(对折时在反面)。】

铁男:一张纸啊。

校长:咋还上下篇儿呢?

一曼:来,我来整体念一遍。“电报——下个月15日,教育部李特派员检查贵校工作,望做好接待。PS,请贵校五位老师,务必全体到齐!务必五位到齐!务必五位全体!务必全体到齐!务必全体、务必五位老师、务必到齐……”这不是碎嘴子吗?(继续念)“东海县教育局,5月10日。”

校长:这啥意思呀?PS是谁呀?

魁山:PS就是补充备注的意思,就是说咱们县教育局要求我们学校五位老师全体到齐!

【所有人沉默。】

校长:哎?怎么都不出声了?不就要求五位老师都到齐吗?来,报个数。一!

魁山:二。

铁男:三。

一曼:四。

校长:五!这不都到齐了吗?我们接着开会……

魁山:校长,你一个人报了两次。

校长:你听出来啦?

魁山:校长!咱能不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历史告诉我们……

校长:(打断魁山)看来这次他们就是来查我们的人!驴得水这件事儿躲是躲不过去了。但是大家不要慌。来来来,我们开个秘密会议!其实这事儿也没那么严重,教育部的特派员也没见过驴得水老师啊,咱们随便找个人冒充不就完了吗?

魁山:啊?这也太危险了吧?这不是引火烧身么?

校长:虽然有难度,但我们的时间还是充裕的!今天是6月14号,到下个月15号我们还有31天的准备时间!是不是?

铁男:校长,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电报是上个月发的。

校长:他的意思是?

一曼:他的意思是特派员明天就来了。

校长:是吗?谁说的?我看看……

【魁山和铁男离开座位躲到一旁。】

一曼:(用钢笔扎自己的脸)哎校长,你说我这样一直扎会有酒窝么?

校长:我试试。(发现自己又被一曼带跑偏了)啊呀回来!慌什么?拿出点组织性纪律性来!我们来开个紧急作战会议。(大声威严地)全体集合!!

【魁山和铁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校长:你们相信我好吗?诸位,目前的战局很严峻,但只要我部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就必将打赢这场战役!现在听我部署!

【大家如军队里开战前会议一样坐正。校长拿出一张地图摊开。】

校长:我们的地形是这样的,离我们周围最近的有三个村庄:东村、南村、和西村。张一曼!

一曼:(起立)到!

校长:命你部今夜突入东村!

一曼:是!(坐下)

校长:周铁男!

铁男:(起立)干哈呀?

校长:命你部今夜直插南村!

铁男:哦啦!(坐下)

校长:裴魁山!

魁山:(不安地)啊?

校长:你部务必在明天黎明之前抵达西村!

魁山:校长我觉得我们大家还是应该……

校长:(打断魁山)大家到了各村之后,尽量去找些像老师的,看起来有文化的人,一定要于明天中午之前把人带回来。我们要用一下午的时间挑选出一个最合适的,明天晚上突击培训。我有信心在后天上午之前做好准备,迎接领导!大家有没有问题?

魁山/一曼/铁男:有问题……

校长:(鼓舞士气地)大声告诉我!

魁山/一曼/铁男:(整齐大声地)有!

校长:好!出发!

魁山:有问题!!

校长:有什么问题啊?

魁山:特派员明天就到,您都安排到后天去了!

校长:谁说特派员明天来?

铁男:这不PS说的吗?哎呀!又白忙活了!这干啥呢反反复复的?

校长:好了,大家抓紧时间去找人吧!!

魁山/一曼/铁男:(七嘴八舌)现在来不及了,去哪找人呀?……

【老师们正在争论。铁匠上,将手中已经烧黑的铁锁和铁链往地上一扔。铁锁撞击地面发出巨响。老师们看向铁匠。】

铁匠:(气喘吁吁地)这铁锁我可从火里给你们抢出来了啊,那驴棚着火不关我的事,修铁锁的钱得给我!

【校长、一曼、铁男把头聚拢,似乎在商议些什么。魁山看看大家又看看铁匠。】

铁匠:怎么又开会呐?

【主演区收光。5秒后主演区又起光。铁匠坐在地上,铁男坐在铁匠面前的凳子上,就好像是在审问犯人的样子。】

铁男:说说吧?

铁匠:说什么呀?

铁男:想没想好?

铁匠:早想好了。

铁男:那就是答应了?

【铁匠摇头。】

铁男:操!

铁匠:你快把钱给我,我好回家了!

铁男:给啥钱呀?回啥家呀?那事儿还没答应呢知道不?

铁匠:那事儿我不干,我就要我修锁的那10块钱。

铁男:不都说了吗?再多给你10块钱!

铁匠:不行。

铁男:20?

铁匠:不行。

铁男:50?

铁匠:不是钱的事,你叫我冒充驴得水的事儿我干不了么!

铁男:你这人怎么那么倔呢?

校长:铁男,谈判要讲技巧。

铁男:是啊?

【校长过来接替铁男说服铁匠。】

校长: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铁匠:我不告诉你。

校长:不说没关系。你说我们给你加钱你不要,那你要什么呀?

铁匠:我就要我修锁的10块钱,你把钱给我,我好回家了。

校长:小兄弟你听我说,只要你答应帮我们,我马上就把钱给你,你答应吗?

铁匠:嗯!

校长:你们看,他答应了吧。一曼,把钱给他!

一曼:你把钱给他,他不就走了么?

校长:哦哟!你这个人太狡猾了!魁山,你来说服他。

魁山:我不会。

一曼:我来。

【一曼过来接替校长。】

一曼:弟弟……(靠近铁匠才发现铁匠身上很臭)哦呦!

【一曼找来一个夹子夹住了自己的鼻子。】

一曼:弟弟,你觉得姐姐可爱吗?(发现铁匠摇头)哎!别不好意思,说实话!姐姐不可爱?……一点儿也不可爱?……我不干了!

铁男:还得我来!我就不信我整不了他!

【铁男接替一曼。】

铁男:你看着我的眼睛。(大吼)看着我!(发现铁匠看他)我只问你一遍,你到底干不干?(发现铁匠不理他)我再问你一遍,干不干?(发现铁匠打哈欠)我操,公然藐视我是不?(打了自己一个嘴巴)怕没?

铁匠:你这是干什么呀?

铁男:(对其他老师)有反应了看见没?(对铁匠)我告诉你小子,我的火是你给我拱起来的,这事儿是你弄大的,今天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残忍!

【铁男狠命打自己。铁匠吓得躲到一边。校长过来制止铁男。】

校长:别这样!铁男住手!(推开铁男)周铁男!你怎么能这么残忍呢?你是什么身份?你是知识分子!你是教师!你这样欺负一个底层的劳动人民,你觉得合适吗?(问铁匠)小伙子你没事吧?(对铁男)你下手太重了!

铁男:我还有更残忍的……

魁山:啊呀!我建议吧,等明天特派员来了,我们大家就一起承认错误,把钱退回去不就完了么?

校长:不行!我们不能承认这件事。如果承认的话教育部也许会撤销我们的学校,那我们这两年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魁山:有那么严重么?

铁男:校长,我觉得这件事的责任也不全在我们啊,他教育部就没责任么?对不对?他要是敢撤销我们,我跟他评理去!

校长:铁男,我们是知识分子,做事得讲究方式方法!

魁山:你再讲究方式方法,你让他来顶替老师这也不是个方式方法啊。再说你看他那么脏,就算他答应了,咱们还要给他洗澡吧?咱们哪来那么多水呀?

铁匠:哎!那我答应了!

校长/一曼/铁男:嗯?

铁匠:我说如果你们给我洗澡的话,那我就答应假扮驴得水!

魁山:小伙子,你还是走吧,我们这儿没有水。

校长:这样吧,就给他把脸洗了,其它地方用衣服挡着。

铁匠:那不行,必须洗全身!

铁男:这样,你听我说,送你一个脖子。

铁匠:我说了,必须洗全身!

铁男:一口价,上半身!

铁匠:那我不干了。

铁男:行行行,我出个底价你也别还了啊!膝盖以上。

魁山:人家都说了,必须洗全身!

校长:那算了。一曼,把钱给他。让他走吧!

铁男:算了?

校长:算了吧,我觉得魁山说得对。

铁男:那你拿上钱走吧。

铁匠:那洗到膝盖也行。

铁男:我们校长说啥你还没领会么?让你拿钱走人!

铁匠:那就洗个上半身吧。

铁男:不是上半身下半身的事儿,是我们这儿没有水给你洗!

铁匠:就洗个上半身才费多少水啊?

校长:成交!

铁匠:你说的成交啊!说话算话啊!吹牛皮死全家、吹牛皮死全家、吹牛皮死全家!我都两年没洗澡了。

铁男:校长我怎么懵圈了呢?

校长:谈判要讲技巧。

铁男:哎呀!校长就是校长!

校长:铁男你去拿个盆来,我们开始凑水。佳佳这桶水先别动,以备明天的不时之需。其他的人每人半桶,我先来。

【大家开始往铁匠身前的大盆里倒水。一曼却拿着自己那桶水偷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魁山没有倒够半桶就想离开。】

铁匠:(对魁山)你等等!还不够!

【魁山又倒了一点。】

校长:一曼?

一曼:校长我的这桶水也不能动啊。

校长:为什么呀?

一曼:我要洗的地方比你们多啊。

校长:就一天不洗怕啥呀?

魁山:她不洗真不行。

一曼:你闭嘴吧你!

铁男:行了行了,我看差不多了!

铁匠:洗澡喽!

一曼:你要在这儿洗么?

铁匠:哦,我出去洗。

校长:(对铁匠)等等!(对铁男)铁男,你跟他一块儿去,你给他洗,节约用水!

铁男:凭啥我给他洗呀!

一曼:我去!我给他洗!

校长:(喝止一曼)你去什么?(对铁男)我和你一起去!

【铁匠和铁男端着大水盆从通往后院的出口下场。】

校长:(跟着铁男走到半路,又转回身对魁山和一曼)对了,你们俩也别闲着。魁山,你负责教他仪态和谈吐。一曼,你负责教他英语。

一曼:教英语干嘛呀?

校长:我跟上边报的驴得水老师是英语老师。

一曼:啊?校长你报他是英语老师干嘛呀?

校长:咱们这也不用教英语,所以我就没请英语老师,可这名额也不能白空着呀!

一曼:我就会那两句我怎么教啊?

校长:够了,我估计特派员也不懂英语。他要是真懂,我就认栽。

一曼:你真逗,特派员能不懂英语么?

【铁男匆匆跑上场。】

铁男:夹子呢?夹子呢?(拿起桌上的夹子,对校长)校长,我要是没有料错的话,咱俩不是一块儿去洗吗?

校长:是吗?我说的吗?

铁男:干啥呢这是?

【校长和铁男下场。】

一曼:教英语?嘴都张不利索,还学英语呢。

魁山:你也觉得不靠谱是吗?

一曼:不靠谱也只能这样了,还有什么别的招儿吗?

魁山:要不我们一块儿去跟校长说说,咱们就集体承认错误,把钱退回去不就完了么。你说现在搞得,这不是罪上加罪么?

一曼:裴魁山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啊,就是耸!

魁山:我怎么耸了?

一曼:你就是软弱、无能、硬不起来。

魁山:一曼,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好好沟通一下。

【铁男又匆匆跑上场。】

铁男:刷子呢?

魁山:什么刷子?

铁男:给驴刷毛的刷子。

魁山:你去找佳佳要,你找我干什么?

铁男:哦对。

【铁男从通往学校大门的出口下场。】

魁山:刚才开会的时候,你当着全校教职员工的面说我不行,我没有反驳你。其实你不了解我,我在那方面还是有实力的。

一曼:你可别提了。

魁山:我知道,我那天没发挥好。

一曼:那天的事儿能不提了吗?

魁山:我回去总结了一下,我那天没有发挥好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有点拉稀!

一曼:哎呀!

魁山:其实我身体如果处在一个正常机能下,我一定能……

一曼:(打断魁山)裴魁山我跟你说句实话吧,咱俩尺寸就不合适。

魁山:啊呀!一曼你今后能不能不要这么说话了?我不管过去在城里别人怎么说你,你在我心里那就是一个淑女。你这么说话,会毁灭你在我心中的形象。

一曼:闭嘴吧你!

魁山:一曼!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铁男从通往后院的出口匆匆跑上场。】

铁男:(对魁山)你赶紧把衣服脱了!

魁山:干嘛呀?

铁男:给铁匠穿!

魁山:你去拿校长的!

铁男:小气!

【铁男从通往学校后院的出口下场。】

一曼:你刚才说什么?

魁山:我说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佳佳从通往学校大门的出口上场。】

佳佳:我爸呢?

魁山:你爸求爱呢……啊不对!你爸在给铁匠洗澡呢。

佳佳:啥?有水洗澡,没水救火啊?

一曼:你别管了,紧急状况。今天我们得在这儿开通宵会议,你要是困了就睡我屋吧。

佳佳:那我让得水也上你屋了啊。

一曼:那不行!

佳佳:那得水住哪儿啊?

魁山:要不住我那儿?

一曼:(悄悄对魁山)不行!

魁山:为什么啊?

佳佳:那怎么办呀?我还是等我爸回来再商量吧。

【佳佳向通往后院的出口张望。】

一曼:裴魁山我决定了,我今天晚上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魁山:今天晚上?今天晚上咱们不是要培训铁匠么?

一曼:培训他没有用。咱俩这个事儿更重要!

魁山:那我今天晚上就舍命陪君子!

一曼:今天晚上要是再不行……

魁山:你就等着吧……

佳佳:你俩在说什么事儿啊?

魁山:领导要查驴得水。

佳佳:啊?

魁山:你爸想让铁匠冒充

佳佳:铁匠?能行吗?

一曼:肯定不行啊!

【铁男和校长从通往后院的出口上场。】

铁男: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大家请看!(本以为身后是铁匠,却发现是校长)校长你往边上站站行么?

校长: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隆重欢迎驴得水老师闪亮登场!

【铁匠上场。他被洗得干干净净,穿着一套校长的中山装和皮鞋。铁匠的身材和校长差不多,穿着校长的衣服非常合体。原来洗去污垢的铁匠是一个很英俊的人,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一个知识分子。一曼老师顿时看呆了。】

佳佳:这谁呀?

铁匠:我,铁匠!(走向佳佳)

【铁匠一开口就露了馅儿。他的口音、步态与他的装扮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校长:哎!你现在是驴得水老师。

铁匠:(对佳佳)你不认识我了吗?不是你让我来修锁的吗?

佳佳:你不说话我还真认不出来了。

铁匠:我是不变帅了?(见佳佳摇头)哎,别不好意思,说实话!

铁男:(打断铁匠)唠着呢?唠完了吗?(突然凶狠地推开铁匠)珍爱生命,远离佳佳啊!

校长:铁男你这是什态度?我们现在有求于人。来吧,我们开始培训驴得水老师!

佳佳:爸,驴得水困了,牠再不睡觉就赶不上子午觉了。

铁匠:(一边说着一边靠近佳佳)哎!我一点都不困……

校长:(一把止住铁匠,转头对佳佳)佳佳,今天我们要在这里开通宵会议,你就去一曼老师那儿住吧。

佳佳:那得水呢?牠在外边睡不着的。

校长:魁山啊,委屈你了。

魁山:不行。

铁男:算了算了,得水跟我住吧。

佳佳:那你睡觉前得给牠讲故事。

铁男:讲。

佳佳:你会讲故事吗?

铁男:必须的。

【铁男拎着两个水桶,和佳佳一起从通往学校大门的出口下场。】

校长:来,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我们现在开始培训驴得水老师。

魁山:校长,刚才我和一曼商量了一下,我们觉得还是由您来培训驴得水老师比较稳妥。以他现在的基础,我和一曼老师的能力恐怕是杯水车薪。

校长:你们了解他的基础吗?来驴得水老师,展示一下你的才能!

铁匠:你别说,我还真有才呢,我在我们那个村说绕口令说得是最好的。我给大家说一段儿啊。(手舞足蹈地说方言绕口令)&&&&&……

【铁匠说完绕口令,所有的人都愣在那儿。】

校长: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铁匠:我的意思就是……

校长:(打断铁匠)行了行了,你还有什么别的特长么?

铁匠:特长?

校长:特长!

铁匠:(看看自己的裆部)我不好意思说。

校长:别谦虚,说!

魁山:校长,您慢慢问,我和一曼就先走了。(招呼一曼)一曼!一曼?

一曼:(直勾勾地看着铁匠)你们都别管了,我来培训驴得水老师!我对他有信心!

魁山:你不是觉得他不靠谱么?

一曼:没有!我觉得驴得水老师基础非常扎实,特长非常明显。我相信他的能力。

魁山:那咱们俩的事儿呢?

一曼:改天嘛!

魁山:(已然欲火焚身,却又被当头一盆冷水,只能痛苦地蹲下)哎呦!

校长:怎么了魁山,肚子疼啊?又拉稀了?

魁山:我回去睡了!

【魁山拎着自己的水桶从通往学校后院的出口下场。】

校长:拉稀就拉稀呗,还不好意思承认。

一曼:校长你也回去睡吧!

校长:行。(突然反应过来)哎,我就住这儿呀!

一曼:噢,对对。

校长:没事儿,你教你的,我看会儿书!

一曼:(对铁匠)来,走两步。(看铁匠走了一个来回)停!(走向铁匠)好,我知道问题在哪儿了,你走路腿太僵硬了,不放松。来腿放松。(用手去按摩铁匠的大腿,然后突然拍铁匠的大腿)腿夹紧!(一只手被夹在铁匠的两腿中间)夹紧了吗?(见铁匠点头)夹紧啦?(抽出自己的手)哪儿夹紧了?要把我的手夹紧知道么?再试一次啊!(又把手放回铁匠两腿中间)腿夹紧!夹紧了么?(看到铁匠点头,把手在铁匠两腿间来回抽动)根本没有夹紧嘛!(抽出手)一定要把我的手夹紧啊!来再试一次!

校长:一曼,跳过这一环节吧!

一曼:校长,怎么能跳过呢?他走路姿势明显有问题……

校长:(打断一曼)我看他走路明显没有问题!进行下一环节,谈吐。

一曼:(对铁匠)你说两句话我听听。

铁匠:说什么?

一曼:说——领导好,长途跋涉辛苦了。

铁匠:领导好长途……

一曼:停!你怎么走路腿硬,说话舌头硬。你身上是不是哪儿都硬啊?

铁匠:嗯!

一曼:啊?真哒!

【一曼兴奋地凑近铁匠。校长咳嗽制止一曼。一曼又装作在教课的样子。】

一曼:来,你把舌头伸出来,姐姐帮你放松一下。(看着铁匠伸出的舌头)动一动。(见铁匠动舌头)动快点儿!(兴奋地看着铁匠的舌头飞速上下抖动)这个好!这个好!

校长:一曼啊!我看这个环节也跳过吧。

一曼:校长这也跳过那也跳过,我教什么呀?

校长:教英语。

一曼:就他舌头都没捋明白,我说Nice to meet you他能学会吗?

铁匠:(和一曼的发音一样标准)Nice to meet you.

一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铁匠:Nice to meet you.

校长:标准吗?

一曼:比你强。(对铁匠)You’re welcome.

铁匠:You’re welcome.

一曼:Thank you very much!

铁匠:Thank you very much!

一曼:校长,他是个天才啊!(对铁匠)这样,我就教你5句话!(对校长)我觉得明天特派员来,有这5句就够了!

校长:好!那你好好学,你今天晚上就住这儿,我去给你铺床。

【校长把黑板摘下来,架在两个板凳之间,就成了一张床。校长下场去拿被褥。】

一曼:来,坐那儿。

【铁匠坐到一把凳子上。】

一曼:咱们从第一句开始学——Nice to meet you.Nice to meet you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边说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见到你很高兴的意思。跟我说,Nice to meet you.

铁匠:Nice to meet you.

一曼:很好!第二句呢就是Thank you very much.就是谢谢的意思,来跟我说,Thank you very much.

铁匠:Thank you……

一曼:对,好极了!第三句就是You are welcome.就是不用谢的意思……

【一曼坐到铁匠的腿上,搂着铁匠的脖子教他英语。】

一曼:来跟我说,You are welcome.

铁匠:(喘不上气)嗯……

一曼:(注意力根本不在教英语)对了,很好。第四句就是That’s alright.就是见到你很高兴的意思,来跟我说,That’s alright.

铁匠:(只感觉一曼的屁股压在自己腿上)嗯啊……

一曼:很好!下一句是Goodbye……

【校长抱着被褥上场,咳嗽了一声。】

一曼:校长,他马上就学会了。

校长:不用他学了。明天特派员来,不用他张嘴,一句话都不用他说。

一曼:校长,你不让他说话,肯定瞒不过去!

校长:再说吧。

一曼:校长……

校长:(打断一曼,严厉地)回去睡觉!

【一曼无奈地准备回自己房间。她拎自己那桶水的时候,或许由于水桶太重而发出一声呻吟。】

一曼:啊嗯……

【铁匠听到一曼的呻吟浑身不自在。一曼拎着水桶从通向她自己房间的出口下场。场下又传来一曼的呻吟。】

一曼:(从场下大声地)嗯呐……呃啊……

校长:(向场下)怎么了一曼?

一曼:(从场下)扭着腰了。

铁匠:(从椅子上蹲到地上痛苦地哼唧)啊……

校长:(发现铁匠蹲在地上)怎么了,你难受啊?是不是想上厕所啊?

铁匠:嗯!

校长:那我陪你去!

铁匠:不用,我自己去吧。

校长:那不行,你跑了怎么办?我陪你。

铁匠:那我不去了。

校长:上个厕所还害羞呢?床给你铺好了,睡吧。

铁匠:你睡不睡啊?

校长:我不困,我看会儿书。

铁匠:(哼唧)哎呦……

校长:你哼唧啥啊?

铁匠:我睡不着嘛!

校长:(突然兴奋起来)你也睡不着啊?那正好,你坐这儿,我给你上课!读过书吗?(见铁匠摇头)那就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场下传来佳佳给驴哼歌的声音。】

校长:(找出一本书给铁匠念)“《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铁匠:等等,这什么意思啊?

校长:这就是说,无论什么人,刚生下来时都是善良的,虽然他们的生活习惯和生活环境是有差别,但他们的本性和潜质都是一样的。

铁匠:怎么可能一样呢?我和你就不一样!

校长:一样啊!之所以有些人成为了好人、圣人,有些人成为了粗人、小人,那是因为有些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而有些人没有这个机会。就比方说你吧,虽然你是偏远地方的一个铁匠,看上去一无是处、粗陋不堪,但其实你也有着惊人的潜质,只是你的潜质没有机会被开发出来!

铁匠:那校长你说我还有希望么?

校长:(激动地)当然有希望啊!这就是我和我的同事来到这里的原因!来,我们继续上课!

铁匠:好!

【主演区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