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有戏

戏迷乐园 票友茶座

 
 
 

日志

 
 

越剧《红楼梦》剧本(2007数字电影版)·下  

2018-04-19 13:39:50|  分类: 沪浙沪剧越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剧红楼梦剧本(2007数字电影

越剧《红楼梦》剧本(2007电影版) - 非常有戏 - 非常有戏

根据曹雪芹古典小说《红楼梦》改编。

第九场:王熙凤献策(场景:贾母房中)

(沉重的音乐声)(众人座着,贾母饮茶,神色严重)

贾   母:(放下茶碗)宝玉近来病的奇怪呀,那黛玉忽然病,又忽然好的,以前小孩子们搁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怕什么,如今,(转向王夫人)你看怎么样啊?

王夫人:老太太,依我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还是趁早给宝玉成了亲,也免得将来闯出什么祸来。说不定冲一冲喜,这病也就好了呢

贾   母:我也正想到这一层了阿

王夫人:老太太,只是那林姑娘阿,虽是有貌又有才,只恐怕多愁多病福分浅。宝丫头德容兼备有福相,品格端庄十分贤。

贾   母:(想说什么)

王熙凤:可不是嘛,更有金锁配宝玉,是一对天生的并蒂莲。能使家和万事兴,助得宝玉富贵全。

贾   母:既然你们都说宝丫头好,那么我的主意,(看看众人),也就定了!

傻丫头:(两个手比划,傻笑)咦咦咦,嘿嘿嘿……

王熙凤:(一甩水袖)都听见了,不准传出去,要是走漏了一个字,当心打断你们的两条腿!(傻丫头吓住)贾   母:别的事都好说,若宝玉真是这样,这倒教人难了。

王夫人:是啊

王熙凤:难倒是不难,我倒有个主意,不知姑妈肯不肯。(看王夫人)

王夫人:你只管说来。

王熙凤:(眼色一丢,众丫环退下,傻丫头傻傻的不肯离去,被王熙凤严厉的眼神一射,只得退下)依我看,这件事只有个掉包的法子

贾母、王夫人:掉包?

王熙凤:嗯,定一条偷梁换柱掉包计,设一个李代桃僵巧机关,到时候红盖头遮住新奶奶,扶新人可用紫鹃小丫环。对宝玉只说娶的是林妹妹,把真情暂且瞒一番。

贾   母:(担忧的)这事能瞒的过吗?

王夫人:是啊

王熙凤:老祖宗,等到那酒阑人也散,生米煮成熟米饭,管叫他销金帐内翻不了脸,鸳鸯枕上息波澜。(贾母和王夫人对望,表示默许)

第十场傻丫头泄密(场景:大观园)

幕   后:啊~~~啊~~~啊~~(黛玉抚琴)眼空蓄泪泪空垂,啊~~暗洒闲抛更向谁?啊~~~~尺幅绞绢劳惠赠,(黛玉拿出诗帕来看)为君那得不伤悲,啊,不伤悲。啊~~~啊~~

傻丫头:呜呜呜……(哭着跑上,在石凳上坐着哭)

林黛玉:(走近)你好好的,为什么在此啼哭?受了什么人的气了?

傻丫头:(站起来,义愤填庸)林姑娘,你来评评理,他们说话,我又不知道,我就说错一句话,我姐姐也不该打我啊呀。(抚着脸颊,哭)

林黛玉:你姐姐是哪一个?

傻丫头:(擦擦眼泪)就是珍珠姐姐。

林黛玉:(心里有数)你叫什么?

傻丫头:我啊,我叫傻大姐。

林黛玉:呵呵(偷笑)你姐姐为什么要打你,你说错什么话了?

傻丫头:为什么?还不是为了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情。

林黛玉:(大惊,拉起傻丫头的手)你说什么呀!

傻丫头:囔,就是为了宝二爷娶宝姑娘的事情。(黛玉怔住)

(傻丫头见黛玉样子害怕,逃跑)好一似塌了青天,沉了陆地。阿~~阿~~阿~~魂似风筝断线飞。(黛玉头昏眼花,水袖飞舞)眼面前桥断、树倒、石转路迷,难分辨南北东西。

紫   鹃:(上前扶住黛玉)姑娘,姑娘,姑娘,你究竟要往哪里去阿?

林黛玉:我……我,我问问宝玉去(黛玉将紫鹃推开,冲上沁芳亭)

紫   鹃:宝玉?姑娘,姑娘,姑娘,姑娘(林黛玉吐血)

紫   鹃:啊,血?!姑娘,姑娘。

第十一场黛玉焚稿(场景:潇湘馆内)

(音乐声)

林黛玉:(躺在病榻上)咳咳咳……

紫   鹃:(端药上)姑娘,起来吃药吧。林黛玉摇头,推开药碗)姑娘,你就吃一点吧。(哭)

林黛玉:紫鹃,你哭什么?我哪里能够死呢!

紫   鹃:(把药碗放在一边)姑娘,与姑娘情似手足长厮守,这模样叫我紫鹃怎不愁?端药给你推开手,水米未曾入咽喉。镜子里只见你容颜瘦,枕头边只觉你泪湿透。姑娘啊,想你眼中能有多少泪啊,怎经得冬流到春,夏流到秋?姑娘啊,你要多保养,莫哀愁,把天大的事儿放开手。保养你玉精神,花模样,打开你眉上锁,腹中忧!(黛玉坐起身,紫鹃扶住)(白)姑娘,姑娘(音乐)

林黛玉:你好心好意我全知,你曾经劝过我多少次。怎奈是一身病骨已难支,满腹愤怨非药治。只落得路远山高家难归,(音乐)

紫   鹃:姑娘

林黛玉:地老天荒人待死!

紫   鹃:(摇头)姑娘,姑娘,你身子乃是宝和珍,再莫说这样的话儿痛人心?世间上总有良药可治病,更何况府中都是疼你的人。老祖宗当你掌上珍,众姐妹贴近你的心……

林黛玉:不用说了!紫鹃你休提府中人!这府中谁是我知冷知热亲?!

紫   鹃: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哭)

林黛玉:妹妹,

紫   鹃:姑娘

林黛玉:只有你才是我最知心的了。咳咳咳……

紫   鹃:姑娘

林黛玉:妹妹,把我的诗本子拿来。

紫   鹃:等身体好了再看吧

林黛玉:不,拿来

紫   鹃:(拿来诗本给黛玉)姑娘,姑娘,姑娘

林黛玉:(看到诗本想起往事,人发晕)(音乐)手帕,手帕,

紫   鹃:姑娘

林黛玉:有字的

紫   鹃:(找出诗帕给黛玉)姑娘林黛玉接过诗帕拼命撕,又撕不开)

紫   鹃:姑娘,姑娘,姑娘,姑娘,何苦自己又生气呢,姑娘。

林黛玉:

紫   鹃:那火盆有炭气,只怕受不住阿

林黛玉:(手指火盆,紫鹃无奈去搬火盆)我一生与诗书作了闺中伴,与笔墨结成骨肉亲。曾记得,菊花赋诗夺魁首,海棠起社斗清新。怡红院中行新令,潇湘馆内论旧文。一生心血结成字,如今是记忆未死,墨迹犹新,这诗稿,不想玉堂金马登高第,只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如今是,知音已绝诗稿怎存?(把诗稿一张张丢入火盆)

紫   鹃:姑娘,姑娘,姑娘。(欲去阻止,但已来不及,眼睁睁看着诗稿化为灰烬)

林黛玉:把断肠文章化火焚。

紫   鹃:姑娘,姑娘

林黛玉:(看到诗帕,拿起来)这诗帕原是他随身带,曾为我,揩过多少旧泪痕。谁知道,诗帕未变人心变,

紫   鹃:姑娘,姑娘

林黛玉:可叹我,真心人换得个假心人,

紫   鹃:姑娘

林黛玉:早知人情比纸薄,我懊悔,留存诗帕到如今,万般恩情从此绝,

(恨恨的将诗帕揉成一团扔入火盆,站起身,被紫鹃扶住,两人泪眼汪汪看着火苗吞噬一切)

幕   后:只落得一弯冷月

紫   鹃:姑娘

幕   后:葬诗魂(音乐起)

紫   鹃:姑娘(哭)(远处传来喜庆乐声,紫鹃急去关窗)

林黛玉:宝玉……

紫   鹃: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

林黛玉:妹妹,

紫   鹃:姑娘

林黛玉:我是不中用了。多承你,伴我月夕和花朝,几年来一同受煎熬。实指望,与你并肩共欢笑,谁知道,风雨无情草木凋,从今后,你失群孤雁向谁靠?

紫   鹃:姑娘(哭着扑向黛玉)

林黛玉:只怕是寒食清明,梦中把我姑娘叫。

紫   鹃:姑娘,姑娘

林黛玉:(咳)妹妹,

紫   鹃:姑娘

林黛玉:我托你一件事

紫   鹃:什么呀?

林黛玉:黛玉在此没有亲人,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你好歹叫他们送我回去。我质本洁来还洁去,

紫   鹃:姑娘

林黛玉:休将白骨埋污淖。

紫   鹃:姑娘,姑娘。(音乐起)姑娘,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呀(黛玉把窗打开,喜乐传入。紫鹃关上)

林黛玉:(倒在病榻上,恍惚看到宝玉牵着红线喜气洋洋过来)宝玉,你,你好……(黛玉死去)

紫   鹃:姑娘,姑娘。(战战兢兢去试黛玉呼吸,惊)姑娘……

第十二场金玉良缘(场景:洞房内)

(鼓乐声中,一片喜气洋洋。)

宝   玉:林妹妹,(众人惊吓)你身子好了没有,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总算盼到了这一天(伸手欲去掀红盖头,王熙凤忙阻拦)

老祖宗:宝玉,来

贾宝玉:老祖宗(走到老祖宗身边)

老祖宗:(拉着宝玉手)今天你要稳重点啊

王夫人:是啊

贾宝玉:我知道。林妹妹,今天是从古到今,天上人间,是第一件称心满意的事啊。我合不拢笑口将喜讯接,数遍了指头把佳期待。总算是东园桃树西园柳,今日移向一处栽。此生得娶你林妹妹,心如灯花并蕊开,往日病愁一笔勾,今后乐事无限美。(傻傻地想未来)从今后阿,与你春日早期摘花戴,寒夜挑灯把谜猜。添香并立观书画,步月随影踏苍苔。从今后俏语娇音满室闻,如刀断水分不开。这真是银河虽阔总有渡,牛郎织女七夕会。(白)咦?方才只见雪雁却为何不见紫鹃呐?

王熙凤:(急忙掩饰)哦,她的生肖冲了,因此不来。

贾宝玉:哦,原来如此。(看到新娘的红盖头)哎,林妹妹,你盖着这个东西做什么?我们何必用这些俗套呢?(又要去掀盖头)

王熙凤:(急忙拉开宝玉,使眼色给喜娘,将宝钗转移地方)宝兄弟,哦,呵呵呵呵宝兄弟,做新郎总该懂温柔,休惹得新娘气带羞,多生欢喜你少痴傻,随缘随份莫贪求,老祖宗都是为你好。

贾宝玉:我知道

王夫人:宝玉,我的儿,

贾宝玉:母亲:

王夫人:愿你俩相敬如宾到白头。

贾宝玉:那还用说吗?

老祖宗:宝玉

贾宝玉:

老祖宗:来

贾宝玉:哦(眼看着新娘,恋恋不舍的走至老祖宗身边)

老祖宗:今天你要稳重点啊,你母亲的话你可要记住哦,

王夫人:是啊

贾宝玉:(不耐烦的)哎,我知道!

王夫人:宝玉(宝玉把王夫人扶上椅子坐好)

贾宝玉:林妹妹,虽然这红盖头,遮住你面如芙蓉眉如柳,却遮不住你心底春光往外透。(心里盘算着如何掀盖头,又假装看房间布置,众人放松警惕。宝玉冷不防冲到新娘面前,兴奋地掀开红盖头)(音乐、鼓点)

薛宝钗:啊(羞愧满面)(众人大惊失策)

贾宝玉:啊?(怕自己看错了,揉揉眼,又拿来灯来照,)啊?(王熙凤上前夺去宝玉的灯,丫环扶宝钗进内,宝玉看着一身新郎服的自己,犹似梦中)我在哪里啊?我在哪里啊?

袭   人:二爷

贾宝玉:(拉住袭人)袭人,你快来咬咬我的指头,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王熙凤:什么做梦不做梦的,老祖宗在这里坐着,老爷也在外面坐着呢。

贾宝玉:(重重的一甩水袖)哼!袭人,你告诉我,方才床上坐的那位美人儿是谁?

袭   人:是新娶的二奶奶。

贾宝玉:哎呀你真糊涂,新娶的二奶奶是谁?

袭   人:(看王熙凤,王熙凤一丢眼色)是宝姑娘。

贾宝玉:林姑娘呢?

袭   人:你怎么混说起林姑娘来了?老爷做主娶的是宝姑娘。

贾宝玉:啊?

王熙凤:是啊,你娶的是宝姑娘。

王夫人:宝玉,你娶的是宝姑娘阿

众   人:是啊,是宝姑娘……是啊,是宝姑娘……(众多声音围绕宝玉,宝玉只觉得天旋地转)

贾宝玉:不,方才我明明与林妹妹成的亲,雪雁还扶着她呢,怎么一霎时都变了?都变了?为什么?

王夫人:宝玉

贾宝玉: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祖宗:宝玉(人发晕,众人扶住)

王熙凤:老祖宗,老祖宗,船到桥头总会直的,你坐下,你坐下……

贾宝玉:(哭)林妹妹,林妹妹……(掀翻桌上一切)

众   人:宝玉!

袭   人:二爷

贾宝玉:我以为百年好事今宵定,为什么月老系错了红头绳?为什么梅园错把杏花栽?为什么鹊桥竟被鸠来侵?

众   人:宝玉

贾宝玉:莫不是老祖宗骗我假做亲?宝姐姐她赶走我的心上人啊……

老祖宗、王夫人:宝玉,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呀

贾宝玉:你们听,你们听,你们可听到林妹妹的哭声?你们可曾听到林妹妹的哭声?

袭   人:二爷

王夫人:宝玉,你听我讲,你听我讲(哭)

贾宝玉:(转向老祖宗)老祖宗,我要死了

老祖宗:宝玉,你怎么样?

贾宝玉:老祖宗,我要死了

老祖宗:你怎么样啊?

贾宝玉:老祖宗,我有句心里的话要说。

老祖宗:你说,你说。

贾宝玉:我和妹妹都有病,两个病原是一条根,望求你把我们放在一间屋,也好让同病相怜心连心,活着也能日相见,死了也可葬同坟。

老祖宗:你……

贾宝玉:老祖宗阿,我天下万物我无所求,只求与妹妹共死生!(白)老祖宗,老祖宗,你就依了我吧(磕头)

老祖宗:宝玉,(拍桌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竟病的这样,你好叫我心痛啊!(哭)

贾宝玉:你……(心灰意冷,失落的站起来)好,好,我知道求你们也没有用,我找林妹妹去

袭   人:二爷(阻拦,被宝玉推开)

王夫人:宝玉

贾宝玉:我找林妹妹去

王熙凤:宝兄弟(拉住宝玉,被宝玉愤力推开)啊!

老祖宗:(拦在门口)宝玉(拐杖往地上重重一顿)你……

贾宝玉:我找林妹妹去……(推开老祖宗,众人忙去扶老祖宗。宝钗从里面出来)

薛宝钗:宝玉

贾宝玉:(定住)

薛宝钗:林妹妹她,(众人摇手示意不可说)她,她已经死了……(哭)(音乐)

贾宝玉:林……林妹妹,林妹妹,林妹妹(奔出洞房)

众   人:宝玉

第十三场宝玉哭灵(场景:潇湘馆内林黛玉灵前)

(音乐)(一片素白的潇湘馆,紫鹃面对灵位哭泣,宝玉一身素衣急入,宝玉见黛玉灵位,泪流满面)

贾宝玉:林妹妹,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扑向灵台,跪在灵前,紫鹃一见宝玉,怨上心头,转身独向阴暗处,)

贾宝玉:金玉良缘将我骗,害妹妹魂归离恨天。到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空留下素烛白帷。林妹妹阿,林妹妹阿,(起身抱住黛玉灵位)如今是千呼万唤唤不归,上天入地难寻见。可叹我,生不能临别话几句,不能扶一扶七尺棺!(沉入回忆中)林妹妹,想当初,你是孤苦伶仃到我家来,只以为暖巢可栖孤零燕,(放好灵牌)我和你情深犹似亲兄妹,那时候两小无猜共枕眠,到后来我和妹妹都长大,共读西厢在花前,宝玉是剖腹掏心真情待,妹妹你心里早有你口不啊言,到如今无人共把西厢读啊,可怜我伤心不敢立花前。曾记得怡红院尝了闭门啊羹,你是日不安心夜不眠。妹妹呀,你为我是一往情深把病啊添,我为你是睡里梦里常想念。好容易盼到洞房花烛夜,总以为美满姻缘一线啊牵,想不到林妹妹变成姐姐啊,却原来,你被逼死我被骗!(紫鹃猛地转身)实指望,白头能偕恩和爱啊,谁知晓今日你黄土垅中独自眠!(白)妹妹……林妹妹啊,自从居住大观园,几年来,你心头愁结解不开,落花满地令你惊,冷遇敲窗你不成眠!你怕那,人世上风刀和霜剑,到如今,它果然逼你丧九泉!妹妹……(哭)

紫   鹃:宝二爷,天夜了,这里不便多留,你快回去吧

贾宝玉:紫娟,我知道妹妹恨我,你也恨我,我就是死了也是个屈死鬼。

紫   鹃:哼,这些话我已经听惯了,人已死了还说什么呢?

贾宝玉:妹妹临死时,她讲些什么?

紫   娟:只听她恨声呼"宝玉",这心酸的事儿我牢牢记。宝二爷,你来迟了,

贾宝玉:

紫   鹃:你来迟了,

贾宝玉:妹妹(哭)

紫   鹃:人死黄泉难扶起

贾宝玉:林妹妹,你不能怪我,这是父母做主,并不是我负心阿!

紫   娟:姑娘啊(哭)

贾宝玉:(突然触摸到鹦鹉的架子,想到了什么,看着冷清潇湘馆)(音乐)问紫娟,妹妹的诗稿今何在啊

紫   娟:如翩翩蝴蝶火中化

贾宝玉:问紫娟,妹妹的瑶琴今何在

紫   娟:琴弦已断你休提它

贾宝玉:问紫娟,妹妹的花锄今何在啊

紫   娟:花锄虽在谁葬花

贾宝玉:问紫娟,妹妹的鹦哥今何在啊

紫   娟: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身前的话呀

贾宝玉:那鹦哥也知情和义

紫   娟:哼,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贾宝玉:我……林妹妹,我被人骗了,我被人骗了,九州生铁铸大错,一根赤绳把终生误,天缺一角有女娲,心缺一块难再补,你已是无暇白玉遭泥馅,我岂能一股清流随俗波。(音乐)(远处传来钟声)

紫   鹃:宝二爷,你快回去吧。

贾宝玉:是,回去吧,回去?(若有所思,走向黛玉灵位深深一鞠躬,摘下通灵玉扔在潇湘馆)(钟声)

幕   后:抛却了莫失莫忘通灵玉,挣脱了不离不弃黄金锁,黄金锁。(贾宝玉走出潇湘馆向大门迈去)

幕   后:离开了苍蝇竞血肮脏地,撇开了黑蚁争穴富贵窠,富贵窠。贾宝玉走向舞台深处)

(全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